第81章 你擔心我?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5:04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開車離開安家,漫無目的的開了有十幾分鐘。

手機再次響起,她看了一眼,是喬御琛,她沒有接。

因為不想接。

她將手機扣下,鈴聲消失。

車子在前方路口掉頭,她一路開到了郊外的一棟不大的二層別墅門口。

下車的時候,雨幾乎已經停了,就是一點點零星的毛毛細雨。

她走到別墅門口,按門鈴。

別墅門很快打開,安諾晨從裡面撐著雨傘小跑了出來。

「然然,你怎麼過來了?」

他將雨傘舉到了她頭頂。

「哎呀哥,都不用打傘了,哪裡還有雨嗎,」她將他的傘合上:「蘇阿姨在屋裡嗎?我來蹭飯。」

她正說著,門再次打開,一個中年女子從裡面走了出來。

看到安然,她臉上露出了慈和的笑:「然然,阿姨太歡迎你了。」

安然看到對方,展露笑容,上前,跟她擁抱:「蘇阿姨,好久不見,我好想你。」

「你這孩子,也不經常來看看我,我也想你的很。」

「媽,走走,快進屋去,別都在門口淋雨了,小雨也是雨。」

安諾晨推著兩個女人進了別墅。

他對阿姨道:「阿姨,再添兩個菜。」

安然擺手:「不用,我就是來吃家常便飯的,不用特地麻煩了。」

蘇溪道:「諾晨,你帶你妹妹去客廳里坐會兒,這菜呀,我來做。」

「蘇阿姨,真不用麻煩了,咱們隨便吃點吧。」

「那可不行,你都多久沒來了,你乖,跟你二哥呆會兒,我很快的。」

蘇溪說著,臉上已經帶著滿滿的笑容,進了廚房。

安諾晨拉著安然走到客廳里坐下。

他看了一眼廚房的方向,隨即問她:「然然,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安然搖了搖頭,「沒有啊。」

「沒有的話,你會跑到這裡來?」

安然努嘴,白了他一眼:「我就不能來這裡跟蘇阿姨一起吃頓飯了啊。」

安諾晨納悶的看著她:「你這丫頭,我跟你說,有事兒一定要告訴我,我雖然能力不足,但我會盡全力的保護你的。」

安然笑:「知道了。」

蘇溪很快就炒好了兩道菜。

因為已經快七點半了,蘇溪怕安然肚子餓,所以就先端了出來。

「來,然然,先吃飯,時間倉促,下次阿姨給你做更好的。」

「阿姨,你做的所有東西,我都愛吃,這都是最好的。」

蘇溪暖心一笑,拍了拍她的手:「到底還是得養女兒啊,女兒暖心。」

「才不是呢,兒子才比較有用,像我這樣的女兒,都沒什麼用處。」

「別瞎說,」蘇溪笑:「阿姨知道,你是世界上最棒的女兒。」

安然抿唇,「有了阿姨的誇獎,我打算吃兩碗飯。」

安諾晨看了安然一眼,直覺安然肯定是有什麼事兒。

吃過飯,安然肚子都覺得有些撐。

她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蘇溪拍了拍安諾晨的肩膀:「你不是有事兒要忙嗎,去忙你的。」

「我陪然然坐會兒。」

「不用,我們娘兒倆有悄悄話要說,你去吧。」

安諾晨不禁一笑,對安然道:「看到沒,你呀,可比我討人喜歡多了,那行吧,你們聊,我進屋去。」

安然手舉的高高的,跟他擺了擺手。

安諾晨笑著進了書房。

蘇溪在安然身邊坐下,握著她的手:「然然,安家人又給你什麼委屈受了?」

安然抿唇,搖了搖頭:「沒事,阿姨,這些事情,你就別管了,我能應付得了。」

「然然,你媽讓我照顧你,我不能只答應了她,卻什麼都不做,」蘇溪臉上滿是慈愛:「我把你當親生女兒對待,將來我若不在了,你跟你哥,就是這世上彼此最親近的人,知道嗎?」

安然點頭:「嗯,我知道的蘇阿姨。」

「所以,有什麼事兒,你跟阿姨說說,即便阿姨幫不了你什麼,你說出來,起碼心裡不會那麼委屈了,你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窩在心裡,這樣會悶出病來的。」

安然猶豫片刻:「那對母女,在我們公司里找人把我坐過牢的事情宣揚了出去,我覺得很累。」

她說著,嘆口氣:「我不怕別人知道我坐過牢,可我不喜歡別人帶著有色眼鏡看我,我也想過那種簡簡單單的生活,可是……以後恐怕很難了,不過我走到哪兒,別人都會戳我的脊梁骨,阿姨,我心很痛。」

蘇溪伸手,將她抱進了懷裡:「路月的惡毒,我是領教過的,然然,我真的希望你能避開她們,開始你的新生活,我相信,你母親也不會希望你報仇的。」

「阿姨,我真的做不到,我也想把雙眼遮住,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我也想好好的過日子,想象我媽沒有走,她只是出去旅行了。可是每當我閉上眼睛,每當遇到這樣的下雨天,每當看到聽到別人叫媽媽,我總能想起,我媽一個人躺在雨水中,在冰冷的橋下結束了這一生的畫面,我沒法原諒我自己,更沒法兒原諒安家那群人,所以……」

「別說了,」蘇溪撫摸著她的後背:「好孩子,別說了,我懂,我不會再勸你什麼了,你哥哥會好好幫你的,如果你再有什麼心事,可以來跟阿姨說,阿姨願意分擔你的痛苦。」

安然點了點頭。

蘇溪鬆開她,輕輕的揉了揉她的臉:「然然,你答應阿姨一件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阿姨你說。」

「你太瘦了,好好的吃飯,把自己的身體養的棒棒的,知道嗎?」

安然笑,點頭:「知道了,放心吧。」

門口忽然想起門鈴聲。

蘇溪納悶了一下,「這個時間,怎麼還會有人呢。」

安然起身,「我去看看。」

「阿姨過去了,你不用管了。」

沒多會兒,阿姨過來:「夫人,外面來了一位姓喬的先生,他說要找安小姐。」

安然愣了一下,起身來到了門邊看了一眼顯示器。

果然是喬御琛。

她有些納悶,他怎麼找到自己的。

蘇溪跟了過來:「這位就是喬御琛吧。」

安然默默的點了點頭,她看向蘇溪:「嗯,阿姨,我今天就先走了。」

蘇溪看著她,有些擔心:「然然,阿姨還要跟你說一句話。」

「嗯,阿姨,你說。」

「如果不打算走到最後,那從一開始,就不要對一個人投入過多的感情,投入的多了,以後怕是很難再收回了。」

安然看著蘇溪,有些沒想明白。

蘇溪拍了拍她的手:「沒事的,我就是看這個喬先生,自身條件很不錯,很容易讓女人為之動心,所以想提醒你一句,還是要保管好自己的心,別把它弄丟了。」

安然不禁一笑:「阿姨,我對他,沒有別的感情,我沒忘記他給我的這些傷痛,放心吧。」

蘇溪嘆口氣,伸手撫摸了一下她的臉頰。

安然笑了笑:「你就別出來了,我不想讓他認識你,你是我自己一個人的阿姨。」

蘇溪笑:「好。」

安然拉開門,穿過不大的庭院走了出去。

來到門口,喬御琛站在那裡,上下打量著她。

「不是說好了回家的嗎?」

「這裡也是我的家。」

「有我的地方,才是你的家,以後要記住了,別弄混淆了。」

安然看著他,沉默了片刻:「你怎麼找到這裡的。」

「在這個城市,想要找到你,很容易。」

他說著,攤開手掌心:「車鑰匙給我。」

「我想自己開回去。」

「我的車讓司機開回去了,你是想讓我走回去?」

安然挑眉:「聽起來,你是要搭我的順風車。」

「你都是我的,你的車還會成為別人的嗎?」

他轉身往她車邊走去,安然呼口氣。

她走過去,將車鑰匙丟給他。

有個免費的司機,用。

兩人一起離開別墅。

安然側頭看向窗外,一直都很安靜。

「以後你若是要去別的地方,告訴我一聲。」

「我去哪裡有什麼所謂,跟你並沒有什麼關係。」

喬御琛看了她一眼。

「我在家裡等了你很久,給你打電話你也不接,你這樣,我會擔心。」

她看他:「你擔心我?」

「你覺得我不會擔心你?」

她隨性一笑:「會不會的,我不怎麼在乎。」

喬御琛蹙眉,難道,這就是一個人心死的模樣嗎?

「今天你與那個朱芳柔談的如何?知道誰是幕後指使她的人了嗎?」

安然閉目:「不知道。」

「她不肯說?」

「說了,不過跟沒說一樣,這個朱芳柔,以後會怎麼樣?」

「我已經讓人力資源部開除了她。」

「開除嗎?」

「對,她已經不是第一次害你了,正楠調查到,你剛來公司的時候,動了你文件,修改了數據的人也是那個女人。」

安然凝眉,呵,看起來,安心這棋下的很早,她倒是小瞧那個女人了。

「以後公司里若再有人議論這件事,也會被開除,所以你放心吧,這件事不會再有人提起了。」

安然看著窗外,良久。

「喬御琛。」

「嗯。」

「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說吧。」

「明天,我會做一件大事,希望你不要用你的手段去阻止。」

「什麼事?」

「明天你就會知道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