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她希望我活著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3:39
A+ A- 關燈 聽書

電話里的季暖特別的恐懼,

我從未見過她這樣!

她剛剛說了孩子。

什麼孩子?!

季暖沒有說清,電話里還傳來嘈雜聲然後被迫掛斷了,我趕緊給助理打電話讓他幫我查季暖的下落。

曾經為了以防萬一,助理將我和季暖的手機都設置的有定位追蹤。

不過我的手機都換了幾個,但季暖一直用的是曾經那個,助理很快查到位置。

我和助理匆匆趕到的時候只見季暖躺在地上,她的下面是一塊血色,而地上到處都是破碎的玻璃,我心底一痛趕緊過去抱著她。

感受到溫熱的體溫,季暖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她的眸子深處是一片沉沉的死寂。

似乎剛經歷過生死之劫。

我心裡難受的抱著她,她抓住我的衣袖,喃喃道:「他沒了,他永遠的離開了我。」

我下意識問:「什麼?」

「孩子,陳楚的孩子。」

就在這時門外闊步走進來一個神情漠然的男人,他從我手中抱過季暖離開了房間。

我趕緊起身跟在了他後面。

在去醫院的路上,我望著前面那輛車問助理,「陳深那個男人剛剛是心疼季暖了嗎?」

剛剛跟在他們後面,我聽見陳深在季暖耳側輕輕的說著,「別怕暖暖,我在你身邊。」

別怕暖暖,我在你身邊。

多麼甜的情話啊。

助理答:「至少目前是。」

我和助理到醫院時季暖已經在手術室里了,等了大概三個小時她才從裡面被醫生推出來,她肚子里的孩子終究沒保住。

我都不知道她是什麼時候懷孕的,這是陳楚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血脈,可還是沒保住。

我覺得季暖醒來後會崩潰。

我心裡難受的要命,感覺所有的事都堆積在了一塊兒,我心裡特別心疼她。

她的命真的比我好不到哪兒去。

「時總,需要去調查這件事嗎?」

我望著那個守在季暖身側的男人,搖搖頭道:「他會解決的,我們先離開吧。」

我現在要去和時騁匯合。

我在醫院門口給時騁發了消息。

他回我,「在門口等我。」

時騁開著車過來時已經晚上七點鐘了,不知道小五什麼時候到梧城。

但我知道她會一直等我們,就像曾經那般在時家門口等著我和時騁。

我和時騁畢竟是時家的孩子,經常出去參加一些聚會,而小五就經常在別墅門口等我們回家,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直到她離開時家。

她真的特別好,善解人意。

我和時騁都特別愛跟她在一起。

可是……

時過境遷,物是人非。

我們三人變化最小的便是時騁。

他依舊是那麼的我行我素。

而我和小五都在生死邊緣徘徊。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和時騁到機場時已經八點鐘了,我和他在機場里找了許久才在一個角落裡找到小五。

當我和他看見小五時都怔住了。

瘦瘦小小的一個女孩蹲在那兒,身邊放著一個很大的行李箱,眼眸有些無措的打量著四周,當看見我們時她忽而綻開了笑容。

小五,她還是印象中的模樣。

除了個子高挑了。

她起身拉著行李箱向我們走來,我無法將眼前這個穿著白T恤和牛仔褲的女孩跟那個口口聲聲要顧霆琛娶她的那個女孩聯繫在一塊兒。

我紅著眼圈說:「歡迎回梧城。」

小五伸出雙手輕問:「可以抱抱嗎?」

我們三個像曾經那般抱在了一起,可我們心底都清楚我們各自的心裡都有一條界線。

我們很難再回到曾經。

時騁紅了眼,畢竟眼前這個是他喜歡的女孩,他帶著我們去吃了小五最喜歡的大排檔。

小五腎衰竭,吃不了太辛辣的東西,而我和她都喝不了酒,一頓飯下來索然無味。

吃完飯後時騁問:「小五你住哪兒?」

小五笑說:「我在梧城有家。」

小五是時家從福利院領養的孩子,我不知道她口中所說的那個家是哪兒,但按照她說的地址我和時騁帶著她去了梧城的城中村。

是一個很破舊的地方,但小五走的很小心翼翼,似乎這兒是她記憶里最重要的東西,她帶著我們去了最裡面。

一個很破舊的老屋。

她取出包里的鑰匙打開,裡面有一顆枯老的梨樹,她嗓音輕輕的解釋說:「這裡是我去福利院之前生活的地方!曾經我是有父母的,可惜他們出了車禍。」

時騁的手搭上她的肩膀,嗓音略低的喊著小五,並勸慰道:「我是你的家人。」

時騁用了我字。

他把我排除在外了。

其實他這樣做沒有錯。

她客套疏離道:「謝謝你,時騁。」

時騁:「……」

這裡又臟又破其實沒法住人,但小五堅持要住這兒,時騁沒辦法帶著她的行李進去收拾,而我陪著她去市區里置辦東西。

我和小五都沒有提曾經,沉浸於買東西中,我原本想替她付錢但被她拒絕了。

我和小五往回走的時候,我覺得車裡太過沉默,隨意開口問她,「這些年過的怎麼樣?」

「挺好的,沒想過要回這裡。」

我偏過看了眼小五,她的臉色異常蒼白,與我一樣是病態的蒼白,眼睛還略微浮腫。

她的病情與我一樣不太樂觀。

她偏頭看向窗外道:「我從沒想過回這裡,但我的腎撐不住我未來的生命。時笙,我這次回來的目的只是你,我們互相交換吧。」

互相交換……

她替我治病。

我給她捐腎。

可我不需要她替我治病。

我總感覺事情沒那麼簡單。

我平靜的說道:「我沒剩什麼時間了,等我去世之後我會寫遺囑把腎給你。」

「時笙,你捨得去世嗎?」

小五問我捨得嗎……

捨不得又如何?!

小五忽而偏頭看向我,輕輕的語氣道:「顧霆琛很愛你,我幫你試探過了,他寧願跟我結婚都願意救你,他是真的很愛你。」

她說什麼?!

她說她替我試探顧霆琛?

她並不是為了報復我而嫁給顧霆琛?

她是想知曉顧霆琛對我的情意?

我錯愕的目光盯著小五,她提醒我說:「你好好開車,我還想好好活著。」

我收回目光看著前面的道路,小五的聲音又傳來道:「時笙,我希望你好好的活著。」

小五希望我好好的活著。

我心裡一時之間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我寧願她怨我恨我,都不要這樣無私的待我,她應該是恨我的,她不該是這樣的!

那我之前都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我壓抑不住喉嚨間的哭意,小五清脆的聲音忽而又說道:「我在進福利院前遇到一個少年,即使在所有人的眼裡他是混世魔王,可他在我的心裡特別完美,因為他會像個英雄一樣保護我免受其他孩子的欺負,他是我生命里的一束光,照進了我最孤寂的地方令我欣喜若狂。」

小五的語氣無悲無喜。

似乎在陳訴他人的故事。

她笑了笑,輕輕說道:「我暗戀他多年都不敢告訴他,因為那時我寄人籬下,我沒有勇氣說出那份愛,以至於到現在都沒有機會說出口。時笙,我這輩子都不會告訴他我愛他,都不會與他有過多糾纏。」

混世魔王?

寄人籬下?!

我驚訝的問:「是時……」

小五打斷我依舊笑的平和道:「是時騁,我暗戀他多年,在國外的這些年……」

小五忽而打住,道:「我不配被人愛,即使你捐給我一顆腎我也是個廢人。」

我喃喃問:「為什麼?」

「因為我沒有生育能力。」

我此刻特別想告訴小五時騁喜歡她的事,可是我又不能擅作主張。

因為現在時騁的身側是有其他女人的,我不能這樣自私的破壞別人的幸福。

我忐忑問:「因為時家的關係嗎?」

小五坦然道:「嗯,我沒了那顆腎後身體一直很差,病情反反覆復還帶出了很多病,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學醫,為什麼要去研究子.宮癌的藥物嗎?」

我大致猜到了原因。

我捂住唇,心裡愧疚的要命。

「抱歉,小五。」

「你的道歉於我而言並不重要。」

……

我和小五回去后時騁已經把老屋收拾的很乾凈,我們幫她裝了被褥才離開的。

在車上我猶豫很久終究沒有將我和小五的話說給時騁,我不願意破壞他現在的生活。

在分開時我問時騁,「你喜歡她嗎?」

時騁反問我,「你討厭嗎?」

我搖搖頭說:「我怕。」

時騁笑道:「我也是。」

他也是什麼?

時騁也怕小五嗎?

等時騁走後我去了一趟醫院,季暖在休息,我想了想打車回到了時家別墅。

別墅里燈光璀璨。

我站在門口很猶豫,正想離開的時候二樓的落地窗被人打開了,男人淡淡的目光望過來,嗓音低低的問:「時笙,想去哪兒?」

「顧霆琛,你真把我家當你家了?」

他哄著我道:「乖,你進來。」

我終究踏進了別墅。

我在客廳里站了一會兒上樓,剛推開門身體就被人擁住,男人淺淺的呼吸落在了耳邊。

我推開他道:「別這樣。」

「笙兒,我們都沒分手呢。」

我腦海里忽而想起小五說的話。

她是在替我試探顧霆琛。

我清楚顧霆琛對我的愛,壓根就不用她去試探,反而讓我們心裡生了隔閡。

這個隔閡我很難去掉。

再加上現在身體狀況很差。

導致我無法勇敢的和他再言歸於好,我心裡起了怯意,想離開他一個人的等待死亡,我不想讓他眼睜睜的看著我離開。

是的,我這時還是拒絕小五的交換。

我不需要她給我醫治。

我覺得她沒那麼簡單原諒我。

我不想帶著愧疚活著。

顧霆琛親了親我耳朵,我覺得癢偏過頭躲開他提醒他說:「小五已經回國了。」

顧霆琛面色詫異,「已經回來了嗎?」

我冷笑問:「你不是要去機場接她嗎?」

聞言顧霆琛摟著我的身體將我抱在床上坐著,不悅道:「別拿這事戳我的心,你清楚的,我只是希望你能好起來。」

「可我不願意再跟你和好。」

聞言顧霆琛的胳膊收緊我的身體,特別不解的問我,「你為何怎麼如此固執?」

我不是固執。

我只是剩的時間不多了。

我剛想開口敷衍他,但心裡一直泛著噁心,我忍不住的咳嗽起來,見我這樣顧霆琛趕緊伸手拍著我的背部,另一隻手掌毫無嫌棄的撐在我唇邊。

我吐了口東西,全都是血。

顧霆琛看見掌心的紅色臉色特別難看,他拉著我的手腕起身,「我們去醫院。」

我身體有些難受,我笑了笑平靜的語氣說:「這就是我拒絕你的理由。」

「你以為我這樣就會離開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