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我是老闆,我說了算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5:18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看著譚正楠,給他使了個眼色,輕輕的搖了搖頭。

「譚秘書,勞煩你上去謝謝喬總的美意,我就不去吃飯了,我自己……」

「喬總在等您,安小姐,請吧。」

譚正楠一板一眼的樣子,讓安然實在是沒有辦法再拒絕。

安然咬了咬牙,走出了辦公室。

他們前腳離開,辦公室里後腳立刻炸鍋。

憋了一上午的八卦者們,終於能肆無忌憚的討論這個話題了。

安然跟譚正楠上了電梯,有些納悶的問道:「譚秘書,你家BOSS是不是腦子燒壞掉了,幹嘛要讓你下來叫我去吃飯,你可是秘書,又不是給他跑腿的。」

譚正楠淡淡的扯了扯嘴角:「這也是我的工作職責之一,安小姐不必有負擔。」

安然無語,沒有負擔才怪吧。

現在大家還不知道把這事兒議論出了多少個版本呢。

兩人上樓,譚正楠敲了敲門,推開門,將安然請了進去。

他自己則主動退出了房間。

安然走到喬御琛的辦公桌前。

「喬御琛,你發的哪門子瘋啊,幹嘛把我叫到樓上來吃飯。」

「叫你上樓來吃飯就叫發瘋?那喬御仁天天去你辦公室找你吃飯,他就不是發瘋了?」

安然不屑:「他也是瘋子,所以,你們喬家是盛產瘋子的地方嗎?兄弟倆怎麼能一個德性呢。」

喬御琛將筆往桌子上一拍:「別拿我跟他比,我們沒有可比性。」

安然在他對面坐下,抱懷,氣鼓鼓的:「是你先提起他的。」

「在我這裡,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巧了,我也不是百姓,」安然翻了個白眼。

「沒錯,我喬御琛的女人,怎麼可能是個平凡的百姓呢,你是州官夫人。」

安然瞅著他,他這是在跟自己開玩笑?

「總之,以後不要再讓人下樓去找我上來吃飯了。」

「這麼說來,你中午可以陪喬御仁一起吃飯,卻不能陪我?你看人還真是兩套標準。」

「你看人不也兩套標準嗎?在你眼裡,我做什麼都不對,可是有些人,即便把全世界的壞事都做絕了,你也會為對方找理由,找借口。」

「你不用含沙射影。」

「那你也就別對號入座了,」安然挑眉,抱懷。

喬御琛看著她,連工作的心思都沒有了。

安然不爽:「不是要吃飯嗎,去哪兒吃。」

「我讓正楠訂好了,一會兒就會送過來。」

「那你讓我這麼早上來做什麼?陪你吵架?」

喬御琛遞給她一張空白的A4紙,「把你喜歡吃的菜名寫下來。」

「寫這個幹什麼?」

「今天點餐,我有些為難,因為不知道你愛吃什麼,你寫下來,明天就好點了。」

「你不會是打算以後每天都讓我上樓來吃飯吧?」

「我們的關係已經公開了,難道這不是應該的嗎?還是,你在期待每天中午可以跟喬御仁一起吃飯?我告訴你,這一點,你想也別想了,既然婚姻關係公開了,你若再跟別的男人走到一起,就是給我戴綠帽子,到那時候……我可饒不了你。」

安然接過A4紙,撇嘴:「以後不要再讓人去樓下叫我了,給我打電話。」

喬御琛勾唇:「看我心情。」

安然白了他一眼:「你還真是不把給別人添麻煩當回事兒。」

「我是老闆,我說了算。」

安然決定了,不跟他說話了,因為會容易氣急攻心。

午餐送來的時候,安然等了足有半個小時。

而他也忙了半個小時。

吃飯的時候,她安靜的快速吃著午餐。

喬御琛則是吃的優雅。

他給安然夾了菜:「不用這麼狼吞虎咽,慢慢吃。」

安然看著碗里的菜,有些納悶。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凝眉看向他:「喬御琛,你到底想幹嘛?」

「幹嘛?」他挑眉:「你覺得呢?」

「我是公開了我們的關係,可你若生氣,大可以說我,反對我,你沒必要這麼折磨我吧。」

「我折磨你?」喬御琛悶悶的看向她:「我給你夾菜,就算是折磨你了?」

「難道不是嗎?」

「安然,你一直這麼不識好歹嗎?夫妻坐在一起吃個飯,還非要說出什麼所以然?」

「不需要說所以然的,那是正常夫妻,我跟你是嗎?」她望向他,心中發悶:「我跟你根本就不是啊。」

「既然不是,你發布希么結婚消息?」

安然不屑一笑:「看吧,還是因為我公開了這個消息,所以你在生氣。」

「安然,」喬御琛將筷子放下,音量不自覺的提高了幾個分貝:「是不是只要與我喬御琛有關的事情,你都非要往壞處想?」

安然望了他片刻:「那你告訴我,你給我夾菜的理由。」

他嘆氣,夾個菜還需要理由:「我知道你想早點兒吃完早點兒離開這裡,所以才狼吞虎咽的,可是吃飯快了,對身體沒好處,我只是想要讓你慢點吃,沒有別的意思。」

安然握著筷子的手緊了幾分,將他夾進碗里的菜吃掉:「知道了,我會慢慢吃的。」

喬御琛重新拿起筷子,吃了兩口:「今晚,回家吃飯吧。」

安然聳肩:「好。」

她先一步吃飯,放下筷子。

「今天上午……安心沒有找你?」

「沒。」

安然凝眉:「真的?」

喬御琛將自己的手機遞給她:「自己看,通話記錄。」

安然驚訝,沒接手機。

「怎麼,不敢看?」

「不是,男人不是都不喜歡讓女人看自己的手機嗎?」

「那是心虛的,我沒有心虛,為什麼要害怕被你看?」

安然挑眉:「那我就不看了。」

「你確定?」

安然笑:「確定,反正安心給不給你打電話,都無所謂,我知道,她心裡一定懊糟死了。」

喬御琛沒有作聲。

安然抱懷,身子向後靠去:「她苦苦守了四年的男人,最後卻變成了我丈夫,這件事兒還人盡皆知,她不瘋才怪呢。喬御琛,其實有個問題,我很好奇。」

「好奇就問。」

「你跟她在一起四年,為什麼卻沒有結婚?」

「不結婚,需要理由嗎?」

安然挑眉想了想:「可以不需要,那你為什麼當初只跟我見了一面,就敢答應娶我?」

喬御琛勾唇:「腦子進水了。」

安然瞪他,她本來是很認真的在問,結果他竟然……

「那我得多謝你了,你那時候腦子裡進的水,都是未來安心眼睛里流的淚,我實在是覺得,太高興了。」

喬御琛放下筷子,沒有再繼續跟她聊這個話題。

安然站起身:「你也吃飽了吧,那我就不陪你了,我下樓去了。」

「離下班時間還早,你下去做什麼?」

「睡覺啊。」

「睡覺?在樓下?怎麼睡?」

「趴在桌子上睡,不然你以為呢?」

喬御琛凝眉:「那樣太難受,休息不好,以後你就到樓上來休息。」

他說著,起身走到他辦公室內的休息室門口,推開門。

安然往裡看了一眼,簡直就是個總統套呀。

她走進去,努嘴:「資本家,到底是比較會享受。」

「你不噁心我,會死嗎?」

安然笑了笑,走進去,「我在這裡休息的話,你呢?」

「這張床,睡不開我們兩個人?」

喬御琛挑眉。

安然一聽,立刻轉身要往外走。

可喬御琛已經快一步將門關上。

他邪魅的勾唇一笑:「現在想跑,來不及了,一起睡。」

安然努嘴,他還以為她在怕呢?

都睡過多久了,誰還在乎似的。

她脫掉鞋子,踩著地毯上了床躺下。

喬御琛抿唇,也走過去,在她身邊環著她的腰,靠著她睡下。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一向不喜歡跟女人親近的他,習慣上了以這樣的姿勢摟著她睡。

習慣,真是件可怕的事情。

而此刻,安家別墅里。

蘇溪端正的坐在客廳的沙發里,手裡握著白瓷茶杯,看向斜對面的安展堂和路月。

安展堂面色帶著冷峻:「你讓我務必回來一趟,就是來看你擺臉色的?」

路月的火幾乎已經要從頭頂躥出去了。

「她讓你回來你就回來,安展堂,她是你什麼人?啊?」

她吼完,又望向蘇溪:「你以為你還是二十歲出頭的少女?還想來勾引安展堂是不是?」

安展堂看向路月:「行了,都這把年紀了,還有必要爭風吃醋嗎?蘇溪,你說吧,你叫我回來,到底是要幹什麼。」

蘇溪放下茶杯,堅定的看向兩人:「安夫人,我自己知道自己已經不是二十歲的少女了,我也不會來跟你爭男人,我這次來,是為瞭然然。」

安展堂和路月臉色都冷了幾分,安展堂聲音清冷:「如果是為了那個孽女,那你就什麼都不必再說了。」

「孽女?安總,你別忘了,那個孩子,救了你寶貝女兒的命,還有,她會走到今天,難道不是被你們逼的嗎?」

路月站起身:「蘇溪,你算老幾,竟然敢來教訓我們。」

蘇溪也站起身,臉色高傲的凌厲了些許:「我答應過江雪,會幫她照顧然然,所以現在,然然就是我的女兒,我今天來,就是要告訴你們夫妻倆,以後,請你們不要再針對然然,不然……我會把安家的秘密,公注於眾。」。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