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可以隨便放火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5:25
A+ A- 關燈 聽書

路月一聽,起身上前就甩了蘇溪一耳光。

「你這個吃裡扒外的賤人,竟然敢威脅我們?我看你是忘了,你現在吃的用的住的都是誰的,你也忘了你兒子如果離開了安氏集團,就什麼都不是了,是嗎?」

蘇溪握拳,並沒有還手,只是眼神依然倔強。

她看向安展堂:「你們說的這一切,我都知道,我也知道,我兒子還在安氏集團做牛做馬,你們不用提醒我。我今天來,只是為了安然,只要你們不再針對那個孩子,我也願意息事寧人。」

路月抱懷冷聲一笑:「以前我只知道江雪那個賤人難纏,現在我才發現,你比那個江雪,分毫不差。」

她看向安展堂:「你閉著嘴幹什麼,這個女人這樣威脅我們,你就不想說點兒什麼嗎?」

安展堂沉聲:「蘇溪,這次是安然針對我們,我們沒有針對她。」

「沒有?」蘇溪抿唇:「你們讓人在公司里泄露她坐過牢的事情,你們知道這對一個女孩子來說,是怎樣的傷害嗎?安總,別人不知道,難道你也不知道,四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嗎?你真的覺得,安然有理由承受那份牢獄之災嗎?那時候,她才19歲。」

安展堂凝眉,望向路月:「這事兒是你做的?」

路月冷哼一聲,抱懷:「是又如何。」

安展堂憤怒拍桌:「我說呢,今天安然為什麼要公布她跟喬御琛的婚姻,原來是因為你……,路月,你還有沒有點兒腦子,安氏集團現在正在風口浪尖上,你還逼安然做出這樣的抉擇。

從前,我安展堂出去了,別人還會因為我是喬御琛未來的准岳丈這事兒,多給我幾分薄面,你現在……你是打算毀了安氏集團嗎?」

路月凝眉:「我……我也沒想到那個賤女人會出去公布這件事兒。」

「你閉嘴,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一旁,蘇溪忙道:「你現在,依然是喬御琛的岳丈。」

路月瞪了蘇溪一眼:「蘇溪,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你想讓我們公布安然是安家的女兒的事情吧,你做夢。」

蘇溪沒有再做聲,提示已到,剩下的,她左右不了。

安展堂的目光里,多了幾分算計。

蘇溪道:「安總,安夫人,今天我來的的確有些冒昧,我想說的話已經說完,先告辭了。」

她轉身離去。

安展堂抱懷,坐在原地,路月回頭看向他:「你不會是打算,要對外宣布安然的身份吧。」

他冷眼看向她:「不然你還有別的辦法嗎?」

「安展堂,你沒瘋吧,你答應過我的,安氏集團未來是要留給我們心心的,你若公布了安然的身份,她以後勢必要跟安心來分一杯羹,她現在已經有喬御琛做後台了,你……」

「就因為她有喬御琛做後台,我才會想要這麼做,如果心心夠爭氣,也不會被人搶走了男人。」

「你說什麼?」路月伸手指向他:「安展堂,你若是敢這麼做,我一定會讓安氏不得安寧。」

安展堂眼神裡帶著氣憤:「你也不想想,這兩次的事情,都是如何發生的,如果你那個好兄弟,不要亂來,會被安然抓住把柄嗎?如果你不要亂針對安然,她會公布她跟喬御琛的婚姻嗎?你已經把安氏攪的不得安寧了,也不怕更差了。」

他起身往書房走去。

路月上前拉住他:「你要是真的這樣做了,會害死心心的。」

安展堂往樓上看去,目光微微蹙起。

自打看到新聞,那個孩子已經在屋裡躺了整整一天了,不吃飯,不喝水。

路月眼神中帶著一抹哀求:「我只剩下心心了。」

安展堂無奈,點頭:「我知道了,不到逼不得已那天,我不會這麼做的。」

路月鬆開了握著他手腕的手:「那我就相信你了。」

安然一覺醒來,發現喬御琛不在身邊。

她懶洋洋的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時間。

見已經三點了,她整個人猛的就從床上彈了起來。

快速穿上鞋子出去。

見喬御琛一本正經的坐在辦公桌前處理文件。

她急道:「你怎麼不叫我呀,都三點了。」

喬御琛勾唇:「看你睡的香。」

「三點了,我遲到了。」

「州官夫人可以隨便放火,遲到了就遲到了,誰能說什麼?」

安然無語,這男人……

她可是清楚的記得,她來公司之前,他說過的話。

那時候,他說在公司里不會給別人機會搞特殊。

然而,他剛剛卻說她遲到了就遲到了?

她無語,這男人絕對是故意想看她丟人的。

她拉開門小跑回了辦公室。

她進去的時候,辦公室里本來還有說有笑的,有鬧哄聲。

她進去后,裡面立刻安靜了下來。

大家都各自回到座位上,好好工作去了。

安然抿了抿唇,知道他們這是在針對自己。

她看向郝正的座位,見他的辦公桌上沒人。

她掏出手機,給他打電話。

「師傅,你在哪兒。」

「我在市場上呢。」

「啊,抱歉,我今天下午遲到了。」

「沒事兒沒事兒,我給你打電話的時候,喬總接的,他告訴我了,說你今天下午有事兒,會遲到一些,讓我自己出來。」

安然驚訝:「喬總接的電話?」

「是啊,你放心吧,楊主管那裡我已經幫你請好假了。」

安然點了點頭:「好……好的,謝謝你啊師傅。」

「客氣了,那我先忙。」

掛了電話,安然握著手機納悶了一下。

喬御琛這是鬧的哪一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下午下班時間一到,她就先下班回家了。

路上,她接到了喬御琛的電話。

「在哪兒。」

「回家的路上。」

「我可能會稍微晚一點,你等我一起吃飯。」

安然努了努嘴:「好。」

掛了電話,安然聳肩,這是要讓她做飯的意思?

喬御琛將手機放到了一旁,開車來到了安家。

進門后,路月臉色有些不太好:「御琛,過來啦。」

喬御琛對她點了點頭。

「心心在樓上呢,已經一天沒有下來吃過東西了,你快上去看看她吧,再這樣下去,我真擔心……」

路月說著,側過頭偷偷抹起了眼淚。

喬御琛往樓上看了一眼,這才道:「我今天是來找安夫人的。」

安展堂和路月對望一眼,安展堂指了指沙發上:「喬總,那就先請坐吧。」

路月側身對阿姨輕聲道:「你上去告訴心心,就說御琛來了,讓她下來。」

路月吩咐完,走過去坐下。

安展堂問道:「今天喬總特地過來,是有什麼事吧。」

「對,我今天來,的確是有些事情想要問一下夫人的。」

路月點頭:「御琛,你有什麼問題,就只管問吧。」

「之前僱人在海邊毆打安然的事情,你知情嗎?」

路月搖頭:「我不知情啊。」

「那這次,我們公司里散布的,關於安然坐過牢的傳聞這事兒,你聽說過嗎?」

路月一派淡定:「還有這種事兒?」

正這是,安心從樓上跑了下來。

她穿著潔白的睡衣,頭髮凌亂,臉色有些慘白。

來到喬御琛面前,她雙眸裡帶著霧氣:「你怎麼過來了。」

「我來有點事情。」

「你跟安然結婚的消息,是安然告訴記者的吧。」

喬御琛沉聲,未語。

「御琛,你為什麼不阻止,你明明可以阻止的,為什麼沒有這麼做。」

安心近乎傷心欲絕的看向他:「全世界的人,都以為我跟你才是一對,可現在因為你們結婚的傳言,我一下子就變成了笑話。」

喬御琛嘆息:「這件事情,畢竟是事實,我的確結婚了,阻止也改變不了什麼。」

「那你就什麼都不做了嗎?喬御琛,我跟了你四年,這整整四年的時間,我心無旁騖,只信你,只追隨你,可是你給我的,就是這樣的回報嗎?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你要這樣對我。」

路月上前,扶住安心:「心心,你別激動,這件事情,御琛或許是有苦衷的,你看,他今天不是特地來找你了嗎?」

喬御琛愣了一下,看向路月。

路月對他搖了搖頭。

安心捂著肝臟的位置,慢慢的倚靠著路月,蹲下。

「嗚嗚嗚嗚……媽,我好痛苦,好痛苦,我……」

她說著說著,頭微微靠近路月的懷裡,人也暈了過去。

路月驚呼一聲:「心心,心心你醒醒。」

安展堂快步走過去看了一眼,立刻喊道:「快備車,去醫院。」

路月對喬御琛招了招手:「御琛,快來搭把手,幫忙啊。」

喬御琛上前,將安心抱起,出門上了車,跟著一起出發去了醫院。

八點,安然看著牆上的時間,手裡的遙控器又換了一個台。

不是說晚點兒嗎,這是一點兒嗎?

她心裡不爽,覺得喬御琛是不是故意為了報復她上次晚歸的事情,才讓她等這麼久的。

她撇嘴,將電視關上,遙控器丟到一旁,拿起手機看起了新聞。

手指撥到關於安家的新聞時,安然沒有什麼猶豫的,點開。

新聞內容是,安家大小姐因情變傷心過度入院,帝豪集團總裁寸步不離陪伴左右。。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