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時騁回梧城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3:55
A+ A- 關燈 聽書

顧霆琛強制性的帶我去了醫院,檢查下來的結果的確惡化,需要化療維持病情。

我拒絕化療,顧霆琛沉著臉教訓我道:「時笙,身體最重要,頭髮沒了可以再長。」

他以為我是怕頭髮掉了丑。

我身體無力的依偎在他懷裡,輕聲細語的說道:「我的病情惡化到這種程度已經沒救了,我不想我的餘生都躺在病床上。」

他濕潤著眼眶看我,「就等死嗎?」

顧霆琛的面色瞧著很難過,我抬手緊緊的握住他的手掌疲倦道:「其實活著挺累的。」

他抱著我的手臂一緊,「笙兒。」

說不怕死是假的,但我不想他心裡太難受,我心底也清楚他走投無路時會去找小五。

我警告他道:「我和小五之間有無法化解的東西,你要是敢找她我就敢在你面前自殺。」

無論如何我都不需要小五醫治我。

顧霆琛吐出兩個字,「固執。」

我笑,「你不懂。」

顧霆琛萬分無奈的抱著我回了時家別墅,我在他懷裡睡的暈暈沉沉的。

第二天醒來時精神狀態好了不少,身側的男人還在睡夢中。

他似乎睡的很不安穩,輕輕的皺著眉沒有片刻的舒展過,我抬手替他撫平起了身。

我進了浴室泡澡,出來時顧霆琛仍在睡覺,我過去親了親他的臉頰輕道:「謝謝。」

謝謝他待我的溫柔。

我和他兩人之間經歷了太多的磨難,現在好不容易敞開心扉在一起卻又輸給了病魔。

雖然這場癌症是他賜的,但我不願再去怪他,哪怕我心裡還是惦記那個逝去的孩子。

假如他沒有打掉我肚子里的孩子,現在的我是健康的,而且還有一個健康的寶貝兒。

但生活沒有那麼多假如。

我是真佩服自己,能夠一而再再而三的原諒他,可能是我終究沒有抵過現實的溫暖。

我屈從於他的愛,他給予的溫暖。

想到這我便為自己感到悲涼,這輩子過的太過孤寂,所以有一丁點溫暖就想抓住。

牢牢的抓住,不肯鬆開。

顧霆琛,我這輩子最大的痛是你給的,我這輩子最深的愛亦是你給的,我說不清是要怨你還是要恨你,但這輩子我終究選了你,未來的路還是要依仗你。

望你別再做讓我傷心的事了。

或許是我驚擾到了他,顧霆琛醒了。

我的唇瓣還貼在他臉頰上的,他睡眼朦朧的睜開眼,伸出手摟著我的肩膀就帶進了懷裡。

床上很軟,我和他裹在一起是那麼的親密,他的手掌下意識的放在了我胸口。

我覺得癢,躲開了他的掌心。

顧霆琛親昵的蹭著我的臉,低聲問我,「我們要回S市嗎?我昨晚問過楚行,要是再做一次手術應該可以穩定病情,而且他們研製的新葯已經有新方向了,再過幾個月應該就能成功。」

顧霆琛用的最多的詞就是應該。

他的嗓音里還透著絲微恐懼。

我抱著他的脖子問:「成功率呢?」

他抿了抿唇,艱難道:「五。」

成功率百分之五,如果失敗了我就從手術台上下不來,我應該去賭這次機會的。

但手術成功又能怎麼樣?

我的病無法根治,最多拖幾個月。

而顧霆琛口中的新葯一看就很困難,短期幾個月又如何能研發成功呢?

最終的希望還是在小五那兒。

我低聲道:「我不想做手術。」

「嗯,那我們不做。」

我驚訝,沒想到顧霆琛這麼好說話。

那時我並不知道他已經下定決心。

我和顧霆琛在床上賴了一會兒,他捨不得起來但還是要起身去公司。

待他離開后我換了衣服開車去醫院,到的時候我看見病房裡面空蕩蕩的。

我問了房間里收拾床鋪的護士。

護士說她早上就轉院了。

我取出手機給季暖發消息問她在哪兒。

她快速回我道:「陳深的公寓。」

季暖與陳深在一起我沒什麼好操心的,我開車回了公司,沒多久葉輓聯繫到我。

我壓根不想接她的電話,但想到她這個點打給我應該是葉老爺子對她懲戒過什麼,猶豫了一會兒我決定落井下石。

我接通電話擱在耳邊問:「何事?」

電話里的葉挽氣急敗壞,她指責我道:「時笙,我們之間的私人恩怨你給我爸說有意思嗎?你這樣跟在外面受了欺負回家找大人告狀的小破孩有什麼區別?你幼稚、輸不起還惱羞成怒。」

我諷刺的笑了笑,提醒她說:「你是用葉家的名義邀請我的怎麼能算私人恩怨?」

葉挽氣急,「你不要臉!」

「葉挽,真正的輸贏不在爭一時口快,而是兵不血刃的解決對方!你瞧瞧你,除了潑我一臉紅酒你能贏得什麼?失去葉時兩家負責人的資格你在葉家怕是寸步難行,畢竟葉家還有其他的股東,你雖然是葉家的繼承人但防不住有心人的打壓,你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或許說到心坎里,葉挽惱羞成怒道:「你閉嘴!你以為我怕你?你不過是早得勢罷了,等我接過葉家我一定要讓你輸的一敗塗地!」

我反問:「你有機會拿下葉家?」

葉挽:「……」

我無奈的再次提醒她說:「葉挽,你這人就是分不清形勢,我之前就對你說過了,無論是S市楚家還是桐城傅家更或者是梧城時顧兩家,只要有一家抵制你們葉家,你們就很難立足,更何況這些家族目前都掌握在我手中。」

葉挽發怔的語氣問我,「你以為你真能讓那些男人為了你不顧所有利益與葉家作對?你以為顧霆琛會為了你與自己的姑姑反目成仇?」

她到現在都還看不清形勢。

我反問她,「我不是說過我漂亮嗎?哪個男人不愛漂亮的女人?誰讓你長的沒我好看呢?」

「時笙,你真的是忒不要臉。」

葉挽翻來覆去都是這幾句話。

我覺得無趣,語氣惡劣道:「你可以試試,葉挽,葉老爺子罷免你負責人的資格說明他怕我,他知道識時務者為俊傑,你可別再糟蹋他的葉家,我勸你以後最好夾起尾巴做人!」

「時笙,你真是不可理喻!」

葉挽氣沖沖的掛斷了電話,我一臉懵逼的想著她說的那句話,到底是誰不可理喻?

我直接將葉挽拉入黑名單。

我放下手機處理文件,到中午撐不下去的時候時騁給我打了電話。

他直言道:「我要回梧城。」

我驚訝問:「怎麼突然想回梧城?」

「時笙,我想盯著她。」

時騁口中的她指的小五。

時騁願意回梧城我自然欣喜萬分,趕緊說道:「那行,我待會開車過來接你。」

「嗯,我還要租房子。」

我原本想說我這裡有房子,但想著時騁對時家的排斥就趕緊把這句話堵在了喉嚨里。

我拿起車鑰匙就去鎮上,開車三四個小時,到的時候看見時騁已經收拾完行李。

而他的身側站著一個臉色蒼白的女人,那個女人滿眼委屈的望著他,似乎捨不得他。

難道這女人不跟著他回梧城嗎?

其實我能理解時騁的現狀,一個是長的像小五的女人,一個是真正的小五。

他心裡也面臨選擇的困難邊界,不過我認為不該辜負這個一直陪在他身邊的女人。

但我認為只是我認為,在他們的感情當中我沒有資格說什麼,全看他們自己的選擇。

時騁將行李搬上後備箱,在要走的時候那個女人弱弱的說了一句,「阿騁,一路平安。」

她沒有卑微的挽留。

她放手放的坦坦蕩蕩。

但她通紅的雙眼告訴我她愛眼前這個男人,我有點於心不忍,偏過眼不去看她。

時騁有些不耐煩道:「嗯,你進去吧。」

她搖搖頭說:「你走吧,我看著你走,等你走了我也就走了,祝你未來幸福安康。」

時騁找的這個女人很懂事。

懂事的令人心裡難受。

我開著車緩慢的離開,從後視鏡里看見她一直都站在原地的,身形瘦小削弱,直到我們拐過路口再也看不見她的身影。

我好奇問時騁,「你們分手了?」

「你管老子的。」

時騁情緒低落,我懶得再去觸霉頭,我把他接回梧城還陪他去租了一套一室一廳的房子,當時他沒想到梧城的房租這麼貴,沉默了許久向我開口道:「你先給老子借三千塊。」

時騁身上只有一萬塊,我從微信里給他轉了五千塊問:「你要在梧城找工作嗎?」

他皺眉道:「你多給我轉了兩千。」

我輕聲道:「到時一起還吧。」

時騁租了房子身上就沒錢了,但他還要在偌大的梧城活著,所以我多給他轉了兩千塊。

我之前從沒想過時騁的生活過的這麼不如意,全身上下就只有一萬塊。

但即便是他這麼窮又愛惹是生非,那個女人曾經都願陪在他身邊!

租完房子后時騁要去找工作,不願意我跟著他,索性我開車回了公司,剛到公司見到坐在我位置上的那個男人時我有些無措。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乖巧的垂著腦袋,他站起身向我走過來,嗓音冷漠的問:「忘記我說的話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