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兩個女人之間來回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5:34
A+ A- 關燈 聽書

從照片上,的確能看出,醫院長廊里,喬御琛的背影。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然平靜的將新聞關掉,起身來到餐桌邊。

一手端起米飯,一手拿起筷子夾菜,吃飯。

她吃的很香,本來菜是炒的兩人份的。

她一個人全都吃光了。

吃完,她就上樓洗澡,睡下了。

醫院這邊,安心經過搶救,脫離了危險。

病房裡,路月握著安心的手,一遍又一遍的勸著。

「心心,咱們凡事兒都要想開點兒,你不能這樣,再這樣下去,媽媽也活不下去了。」

安心的目光,一直落在一旁的喬御琛身上。

喬御琛第一次覺得,跟安心這樣面對面,壓力很大。

「心心,別看了,你休息一會兒,你睡一會兒好嗎?」

喬御琛轉身,看向安展堂:「安總,要不,我今天就先回去吧。」

「你別走,」安心終於出聲,聲音裡帶著哀求。

喬御琛走過去:「安心,我在這裡,你是不會休息的,我先離開,你也好好養身體。」

他說完,轉身就要離開。

安心嗚嗚的哭了起來:「別走,御琛……」

路月回身,喝了一聲:「喬御琛,你站住。」

喬御琛停住腳步,回頭望向這母女二人。

路月上前,眼神裡帶著凌厲:「你為什麼要這樣對心心,我家心心,到底做錯什麼了,她到底哪裡對不起你了,你要這樣傷害她,四年……她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切,甚至包括這四年的青春,她都給了你,可是你呢?你就是這樣對她的嗎?

你偷偷娶了安然,我們什麼也不說,因為我們知道,安然這孩子已經變了,你娶她的目的,也是為了救心心。可是現在,心心已經成功的接受了手術,安然對你來說,還有什麼別的利用價值,你為什麼還要跟她在一起。

安然已經明白的來家裡說過很多次了,她想跟你離婚,是你不願意的,我真的一直都想問問你,你這樣做,到底是為了折磨安然,還是懲罰心心?你難道不知道,心心一直在等你嗎?她在等你,回頭來找她。」

喬御琛看向路月,眉心染上了不悅:「難道沒有利用價值,就是可以拋棄一個人的理由嗎?」

他口氣清冷:「安夫人,我今天找你的目的,剛剛你應該已經知道了,我問你,安然這兩次被人算計,你知不知道,你說不知道,我倒想問問你,你為什麼要撒謊?」

路月愣了一下:「你在說什麼,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他從包里掏出一份文件,遞給她:「看到這些證據,你總該知道了吧。」

路月低頭看了一遍,臉色有些窘迫。

「這……喬總,你竟然幫那個女人調查我?」

病床上的安心坐起身,她想要下床,可卻差點兒摔倒。

安展堂上前扶了她一把:「心心,你別亂動。」

安心看向路月:「媽,那是什麼,給我看看。」

路月將手裡的幾張紙直接撕掉:「沒什麼。」

「御琛的話什麼意思,什麼叫然然被人算計了兩次,什麼叫你應該知道?媽,你是不是對然然做了什麼?」

路月看向喬御琛,咬牙:「我們出去談。」

「不行,」安心吼了一聲:「御琛,你不許出去,你和我媽當著我的面兒,把話給我說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安展堂也是一臉疑惑,可是他卻什麼也沒有問。

喬御琛看向路月,也沒有逼的太緊,只是在等她做選擇。

路月握拳:「老公,你照顧好心心,我跟喬總出去談。」

「你們要是出去談,你會失去我的,」安心臉上的淚無聲的滴落。

路月凝眉片刻,咬牙看向喬御琛:「沒錯,是我做的,是我找了那些混混去打了安然一頓,是我花錢僱人,讓她在你們公司里散步了安然坐過牢的消息,可那又如何呢?安然她活該。」

「媽……」安心怒吼一聲:「媽你在說什麼呀,你在說什麼呀。」

路月沒有回頭,眼神裡帶著氣憤:「喬總,我是一個母親,我有過兩個孩子,我的兒子,在很小的時候,因為家族遺傳病已經走了,現在,我只有心心,心心是我的一切,我沒有辦法看著心心受任何一點點的委屈。

安然回來了,沒錯,我們是想要安然的肝臟來就心心,可是為此,我們也把她從小供養到大,我們安家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她母親因病去世了,雖然沒有死在安家,可是她卻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卸到了安家人身上。那天,即便她母親不帶著她離家出走,她母親也會死的,這怎麼能怨在我們的頭上。

她明明知道,你是心心的男朋友,還去用籌碼要挾你娶她,知道你跟然然在一起的那段時間,心心整日以淚洗面,我多少次想去找你們理論,可這個傻孩子都不讓我去。

我心裡憋了好大一股子的怨氣,只是讓人打了她一頓,出出氣,我做錯了嗎?」

喬御琛臉上的表情清冷:「那時候,她也剛做完手術沒多久,你就沒有想過,你的行為,會讓她喪命嗎?當初答應娶她的人,是我,你何必非要遷怒於她,不管過程怎麼樣,結果是安心做了手術,安然無恙,這難道還不夠嗎?」

「在你眼裡,結果是這樣,可在我眼裡,結果是我女兒做完手術后,更痛苦了,看她每天活的像是丟了魂兒一樣,我難受。喬總,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這世上最傷人的利劍,就是感情。」

「所以,你讓人公開她坐過牢的事情?讓她接受別人的流言蜚語?四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不知道,但你們卻很清楚,安然是不是枉坐了四年的牢,你們心裡也很清楚,公開這件事兒,就只是為了羞辱她傷害她?」

「我看著心心一次次的去找她示好,她卻一次次的給心心冷臉看,心心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可她卻還是一副非要逼死心心的樣子,喬總,她想要的是我女兒的命,我只要她身敗名裂,過分嗎?」

喬御琛開口:「剛剛安心問我為什麼不阻止這件事兒,其實如果你不要這樣對待安然,不要那麼咄咄逼人,安然本來也沒想過要公開我們的婚姻,會走到今天這一步,怪不得別人。」

「可她也一樣……」

「媽……」安心哭著怒喊了一聲:「別說了,求你了,你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情,你為什麼……然然把她的肝臟都給了我,你還想怎麼樣。我也生氣,我也鬱悶,我也難過,我也想搶回御琛,可是,用傷害別人的這種方法,來達到自己的目的這種行為是不對的。

媽,你,爸爸,我,還有然然,我們不是一家人嗎?然然也是你看著長大的孩子,你怎麼能……我對你太失望了,比御琛傷我的失望要更甚。」

路月心痛的上前,「心心,媽媽錯了,媽媽只是想要出口氣,我也想把然然當成曾經的好孩子來對待,可是她出獄的這幾個月,就像是瘋了一樣報復著我們,她做的實在是太過分了,讓我人根本就無法原諒。

如果我是她的親生母親,我可以給她兩個耳光,讓她清醒一下,可是我不是啊,我也是人,我也要發泄心中的不滿。心心,媽媽錯了,你不要對媽媽失望,以後,媽媽聽你的,你說不讓媽媽針對她,媽媽就不針對了,好嗎?」

「我不能原諒你,我不能,媽,你走,我不想看見你。」

「心心……」

喬御琛聽著這母女倆的哭聲,滿腦子裡想的卻都是,安然有沒有回家,有沒有在等他。

他看向安展堂:「安總,今天已經不早了,我就先告辭了。」

安展堂愧疚的望向喬御琛,點了點頭:「我送送你。」

「御琛,」安心忽然喊住他。

喬御琛回頭。

安心哽咽:「我不想留在這裡,你帶我一起走。」

安展堂眉心帶著一絲心疼:「好了心心,今晚,讓喬總和你媽都走,爸爸留在來陪你。」

安心望著喬御琛,一雙眼裡儘是楚楚可憐。

可喬御琛終究還是轉身離開了。

安展堂道:「喬總,抱歉,讓你看笑話了。」

「這不是笑話,安總,我希望以後你能管好夫人,類似的事情,我不會再允許它發生。」

安展堂點頭:「好,我會的,然然那裡……」

「她現在是我的妻子,我會負責的。」

安展堂沒有再說什麼,看著喬御琛轉身離開。

他回到病房的時候,剛好看到路月和安心母女倆之間遞了一個眼色。

他心中微微嘆息,其實他都明白,這是一齣戲。

喬御琛一路開車回到家門口。

已經十一點多了,別墅的燈全都熄滅了。

他進來后,看了一眼餐桌,是空的。

他上樓,推開房門進了房間,脫了衣服,輕聲來到床邊,靠近她,從身後擁住她。

安然的聲音,悠悠的響起。

「喬御琛。」

「還沒睡?」

「你不累嗎?」

「什麼?」

「我說,你在兩個女人之間來回周旋,不累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