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抗癌有效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4:28
A+ A- 關燈 聽書

席湛是我唯一的救命稻草。

哪怕我這條命只剩下半條。

我無措的爬向他,在眾人錯愕震驚的目光中,我敞開手甜甜的喊著他。

我怕他拒絕,所以我在討好他。

席湛身上乾乾淨淨的,他走到我面前垂眸望著我,眸光里儘是考究和深思。

我忽而想起他說的那句,「我有潔癖。」

我身上髒的要命,他會抱我就見了鬼了。

就在我想要收回雙手的時候,他忽而彎下腰將我打橫抱在懷裡,輕聲喊著,「允兒。」

他的嗓音很低,充滿磁性。

我哭的委屈道:「我好難過。」

我在席湛的懷裡像個小貓似的蜷縮在一塊,手指緊緊的抓住他的衣服不肯鬆開。

他摟緊我,抬眼看向面前的眾人。

那些人都是權勢之人。

可此刻臉上都浮現著震驚。

而顧霆琛神情略有些恍惚。

葉老爺子看見席湛,他忙過來喊著,「席先生,你怎麼有時間親自來參加小女的婚禮?」

葉老爺子精明,懂得攀關係。

席湛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嗓音透著冰冷無情道:「我為允兒而來,既然她不願意看見你們結婚,那這場婚便就此打住。」

席湛沒有帶著商量的語氣,而是直接通知,葉老爺子一怔,此刻也不敢說什麼。

他驚異問:「允兒是?」

席湛語調毫無溫度道:「時笙。」

我驚訝的望著他,原來他是知道我身份的,他今天怎麼恰好出現在這兒?!

難不成他一直知道我的行蹤?

葉老爺子奉承道:「是,席先生。」

我不了解席湛,僅僅了解的一點都是聽傅溪和助理說的,還沒有見過他的真本事。

可現在僅僅是他站在這兒眾人便如臨大敵,即便是德高望重的葉老爺子也低聲下氣的應承。

他這個男人究竟有多厲害?

聞言葉挽著急道:「爸,憑什麼!」

葉老爺子見葉挽一點兒也沒有眼見力,他趕緊呵斥道:「閉嘴,有事下來說。」

席湛抱著我就要離開,楚行喊住了他,「席先生,請問你和笙兒是什麼關係?」

楚家是因為席湛才發展壯大的,楚行對席湛應該有一定的敬佩,所以語氣很是客氣。

席湛淡漠的目光看向他,終究沒有回答他那個問題,而是直接轉身離開。

徒留給眾人一個冷清的背影。

……

席湛抱著我的,尹助理又給他撐著傘的,我沒有再淋雨,但身體一直發著冷。

席湛抱著我進車裡,我透過窗戶望出去看見顧霆琛神色怔怔的站在教堂門口,而葉挽正輕輕的挽著他的手臂。

哀莫大於心死。

我收回目光,不再去瞧他們。

我的身體發著抖,席湛拿過自己的大衣裹在我身上,低聲安撫道:「我帶你離開。」

我的意識有點模糊,我手指輕輕的抓住席湛的衣領,低聲的說:「我得了癌症,我可能活不了了,我的病已經惡化……」

尹助理突然打斷我,「席先生,剛剛有個女孩找過來,她說她能醫治時小姐。」

我猛的抓緊席湛的衣領,他低著腦袋望著我,我軟在他的懷裡懇求道:「我不要她救我。」

席湛嗯了一聲,吩咐道:「開車。」

席湛直接帶我離開了那個磅礴大雨的城市去到了桐城,而我的意識一直都很模糊。

期間我醒了很多次,不清楚自己的處境,但總覺得緊緊的抓住身邊的人就有了依靠。

席湛好像帶我去了醫院。

再然後我徹底失去了意識。

我做了一個夢。

一個很長的夢。

夢裡只有我自己。

而我身處一片虛無的空間。

在這裡我擁有一個很健康的身體且不知憂愁,像是回到了很小很小的時候。

我快樂的在這個虛無里奔跑,跑到不知什麼地方遇見一個背影挺拔堅毅的男人。

我停下好奇問他,「你是誰?」

他偏過眸,身後的虛無突然變成萬千星辰,他眼裡浩瀚無垠閃著耀眼的光芒。

他不可方物,特別的英俊,是我見過的最英俊的男人,猶如天神般的存在,可是我一點兒也不喜歡。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因為我是凡人。

我喜歡的是有血有肉的凡人。

我笑著問:「你是誰?」

他低聲的喊著我,「允兒。」

允兒……

他喊我允兒的嗓音毫無溫度。

真是一個冷漠的男人。

我糾正他說:「我叫時笙。」

他揚唇,沉默不語。

他這是笑了嗎?

……

我醒來時在醫院裡,身側只有尹助理,我彷徨的問他,「我是在桐城嗎?」

他恭敬道:「是,時小姐。」

我起身問:「我昏迷多久了?」

「加上今天正好九天。」

我驚訝的起身,「我沒死?」

我的身體差成那樣還能活下來?!

見我驚訝的模樣,助理耐心的解釋說:「時小姐那天的身體狀況很差,席先生聽從醫生的意見安排人給你做了手術,而且很幸運的是時小姐需要的葯我們席家剛好存的有資源。」

我懵逼的望著他問:「什麼意思?」

尹助理笑著說:「恭喜你時小姐,你的病通過手術和藥物治療已經好了大半,如果後期身體調養的好應該沒什麼大問題。」

我震驚問:「我的癌症……」

「時小姐,那天攔著我們的車說有辦法救你的那位女孩……正不巧,她的老師是我們席家養著的科學家,她有的葯我們席家正巧有的。」

我欣喜若狂,不知道該用什麼語言表達自己的心情,我不確定問:「你說的是真的?」

尹助理確定道:「是,時小姐。」

什麼叫否極泰來?!

我的癌症竟然有希望痊癒!

而且不用依靠小五!

小五……

想起小五我就想起顧霆琛。

我垂下眼眸,尹助理髮現我情緒不對勁,他擔憂的問我,「時小姐你心裡難過嗎?」

我搖搖頭否認問:「席湛呢?」

「席先生在外做生意。」

那就是沒在桐城了。

我心裡倒沒覺得失望,就是後面有一大堆的糟心事等著我,此刻我很抗拒回梧城。

助理將真正能抗癌的葯交給我,叮囑我說:「時小姐切記要按時用藥。」

我收下感激說:「謝謝你。」

「時小姐剛做完手術要修養一陣子,席先生那邊雖然沒特別叮囑,但還是希望你能在醫院裡。」

席湛出現的突然,消失的隨意,

從始至終他都很少與我交流。

但他待我是極好的。

我好奇的問尹助理,「尹助理,那天你們怎麼會在教堂?」

我頓住,抿了抿唇問:「席湛他是為了我去的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