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住進席家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4:43
A+ A- 關燈 聽書

尹助理沒有給我解釋原因,他只是輕言說道:「席先生什麼心思我們做下屬的不好去揣摩,時小姐要是有什麼問題可以直接問他。」

我:「……」

我不過是想知道他們為什麼在那裡而已。

尹助理離開之後我一直躺在病床上想事,小五那天說的話直戳人心,我伸手摸上自己腎臟的位置,心裡有無法言語的痛楚。

倘若我這裡真是小五的腎臟,我現在活著比死都難受,想著自己正在醫院,我找醫生做了腎臟檢查,他道:「你十二年前的確做過腎移植手術,而且恢復的還很不錯,跟正常人是沒有一點兒區別的。」

聽到這些話時我心裡有一瞬間的恍惚,我腦海里忽而想起小五那張蒼白浮腫的臉,她這種病入膏肓的模樣是因為我用了她的腎臟。

而且是沒通過她允許在她未成年沒有資格捐腎的情況下強制性拿的,一想到這我心裡就泛著密密麻麻的痛,像是被螞蟻撕咬一般。

如今我的身體有望健康,而她卻在生死臨危之際……

我艱難的開口問醫生,「是不是我無法再給他人捐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醫生奇怪的目光看向我,解釋道:「你只有一顆腎你怎麼捐?而且腎移植成功並不是完全無憂的,腎存活的時間大概就十幾年到三十年之間!不過我說的這個只是概率,具體還是看你腎的工作狀態!一旦你的腎出了問題再想二次移植先不說有沒有腎源,首先成功率很低!」

醫生的話如同晴天霹靂,我的腎只能存活十幾年到三十年之間……

可我如今做過腎移植手術已有十二年,但現在的我不過二十三歲。

倘若真如醫生說的,那我生命的期限很短。

我也忽而明白小五的意思,她要我的腎,要我僅有的一顆腎,她是想治好我的癌症再讓我死的,這讓我直接去死有什麼分別?!

治好我再讓我去死不過是多折磨我一遍!

小五對我的恨真的是比想象中還深吶。

見我面色惆悵,醫生放低語氣寬慰我道:「我說的只是一個概率,你的腎臟工作狀態很完美,活到五六十歲應該沒太大的問題。」

現在於我而言活著的時間都是多得的,我擔心的並不是生命長短的問題。

我只是不知道後面怎麼面對小五,不知道該不該還她這顆腎!!

我難受的回到病房,接下來的兩個月我都在醫院裡療養身體。

那段時間只有尹助理來看望我,待我快出院的時候我便知道自己要回梧城處理之前的那些糟心事,可我心底壓根就不願回梧城。

尹助理善解人意,在我還沒有說要回梧城的時候,他率先問我,「時小姐,要先回席家嗎?等身體完全好了葯停了再回梧城。」

尹助理的語氣就像席家是我的家一樣,我想什麼時候回去就回去,想什麼時候離開就離開,可那明明是席湛的地盤。

我想拒絕,可說不出口。

在席家總比回梧城強。

我妥協道:「嗯,我還要給席湛道謝呢。」

我還沒謝他那天救我出火海之中。

尹助理替我拿著東西帶我回席家。

席家在比較偏僻的位置,前兩次去的時候很匆匆且都在晚上,離開的時候心不在焉也就沒關注周圍,現在坐在車裡透過車窗望過去竟發現沿途都栽種著洋桔梗。

花朵小巧精緻,顏色各異,有純白色,清新綠以及淡粉色,還有紫白相間的,白色的花瓣上透著淡淡的紫。

沿途延綿百里都是洋桔梗,一看就是被人精心呵護的,到席家別墅外面也能到處看見這種花,我忍不住好奇問尹助理,「這是誰栽種的?」

尹助理順著我的目光看過去,微笑的解釋說:「這是席先生吩咐的,這種桔梗花期長,好打理,時小姐也喜歡洋桔梗嗎?」

我過去摘下一朵粉色的桔梗花笑說:「瞧著挺漂亮的。」

助理忽而道:「是,花語挺美好的。」

桔梗花的花語是什麼來著?!

我一時沒想起來,助理帶我進席家,偌大的別墅空蕩蕩的,連我之前見過的那個女傭都沒在了,我多嘴的問了助理。

助理耐心解釋道:「席先生喜歡安靜,所以別墅里一直沒有伺候的人,上次有個女傭是席先生特意吩咐為時小姐準備的。」

助理頓住,看了眼腕錶道:「她待會就到。」

我哦了一聲,助理帶著我去了樓上,還是之前那個房間,那件我穿過的白色襯衣被掛起來了,我睡過的床單也換成了一套新的。

助理拿著我的東西進去解釋道:「這是席先生的房間,但他因為常年在外面奔走所以很少住,時小姐就住在這裡吧。」

席湛的房間……

那件寬大的襯衣是他的……

我竟然穿著他的襯衣在他的面前晃蕩,現在想來竟覺得羞愧。

我說了聲謝謝,助理笑說:「時小姐不必這麼客氣。」

助理把我安排完就離開了,我在房間里逛了逛,發現冷色調的房間里突兀的放著一個白色的梳妝台,我過去看見上面放了很多昂貴的化妝品,打開抽屜里還有各色的口紅,什麼型號都有,特別的齊全。

這肯定是助理準備的,想到這我趕緊去打開衣櫃,果不其然,裡面有很多款式的衣服,衣裙都佔了大半個衣櫃。

我原本想化妝遮掩臉上的疤痕,但一想到在席家我就不用過的那麼疲倦。

習慣精緻的我在席湛這裡貌似沒有那麼太過的苛刻自己。

我挑選了一件款式簡單的衣裙穿在身上,在鏡子面前轉了一個圈的我才發現衣櫃里還清一色的掛著黑色的西裝和白色的襯衣。

我見過的那個男人似乎只穿黑西裝白襯衫,特別嚴謹以及一絲不苟。

我換好衣服光著腳下樓,女傭已經到了,她正在廚房裡忙碌,我悄悄地過去問她,「小姑娘,你準備做什麼吃的呢?」

女傭嚇了一跳,她轉過身驚訝的喊著,「時小姐。」

見她心有餘悸的模樣我笑說:「我又不嚇人。」

「是我容易受驚,時小姐的心情看上去似乎很不錯。」

我反問:「是嗎?」

我自己都不知道在開心什麼!

或許是病好了,或許是暫時不用回梧城我可以暫時的像個鴕鳥似的將自己埋在沙子里。

女傭笑說:「是啊,時小姐瞧上去精神狀態很好。」

我解釋說:「或許是大病初癒吧。」

「時小姐晚上想吃什麼?」

我笑道:「隨意吧,我不挑食。」

「好咧,我煮點補身體的。」

我出別墅感受到夏日的陽光,挺毒辣的,我待了沒一會兒回到房間玩手機。

這兩個月我都沒有點進微信,裡面的消息九十九加,我不清楚具體是誰發給我的,反正我暫時不想理會那些人和事。

我看了一下娛樂頭條,實在覺得沒意思便去了席湛的書房想找兩本書閱讀。

我推開門進去一眼看見牆上掛了很多副書法以及山水畫。

畫上還有字詞,字跡清俊險峭。

我是來過他書房的,但那時緊張沒細看,現在他沒在我可以落落大方的觀賞。

我發現書畫上面蓋章的地方都刻著席字,我猜應該是席湛家裡長輩寫的。

席湛書房裡的書都很老派,具有年代感,我實在找不到什麼好看的就隨意的抽了一本林薇因的《你是人間的四月天》回房間。

我看了沒多久女傭上樓喊我吃飯,我放下書下樓看見她做的很豐盛。

我開口讓她坐下與我一塊吃,她不肯,無論我怎麼勸說她都不肯!

小姑娘急的快哭了道:「時小姐,你放過我吧。」

我凝眉問:「怎麼啦?」

「席家的規矩……」

提起席家的規矩女傭忽而頓住,她想了想解釋說:「我是老宅那邊過來的,席家那邊的規矩很嚴格,像我們永遠都不能以上犯下。」

一起吃頓飯就是以上犯下嗎?!

再說我又不是席家的人。

我記得助理說過席家是一個特殊的家族,究竟特殊在哪裡我目前是不知情的,但規矩嚴是真的。

我沒有再為難小姑娘,待我吃了飯她收拾完廚房就離開了。

偌大的席家瞬間只剩下我一個人,突然之間我覺得略微有些孤獨。

後面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索性起身拿了花瓶去了別墅外面。

公路兩側的桔梗開的異常的美艷,清新綠和淡粉色最為漂亮。

席家別墅門口的路燈頗暗,我蹲在路邊統共摘了三十朵,全部都插在了花瓶里,白色居多,清新綠和淡粉的花瓣起.點綴作用。

我滿意的抱著花瓶起身,剛轉過身子看見身後的人一怔。

昏暗的燈光落在他身上顯得他整個人陰沉、黑暗不少,我突然想起兩個月前他出現在眾人面前一言不發的抱著我起身,嗓音低低沉沉喊著我允兒時的模樣。

雖然他的面色依舊是那麼的冰冷,但卻異常的溫暖人心。

因為他帶我逃離了我的不堪、狼狽以及卑微。

我笑著說:「謝謝你。」

席湛聰明,自然明白我在感謝他什麼,他冷漠的嗯了一聲問:「身體如何?」

我趕緊說:「醫生說再修養幾個月就沒什麼問題了。」

「嗯,這麼晚了怎麼還不休息?」

我抱著花瓶向他走近,瞧見他猶如刀刻般精緻的面孔淡淡的,我從花瓶里抽出一支白桔梗遞給他解釋道:「我見著它漂亮想帶回房間。」

席湛垂眸望著那支白色的桔梗,靜默片刻終究沒有接在手裡。

就像兩個月前楚行問他和我的關係時他終究沒說。

他這人懶得說話,懶得與人解釋,懶得逼自己做不願意的事,所以一直很隨性,這樣的隨性讓他看上去格外高冷。

似乎天生無所畏懼。

按照席湛的資本的確可以無所畏懼。

我收回桔梗花,給自己找了個台階說:「我們進去吧。」

我沒有等他回我直接繞過他進別墅,走到門口時看見他就跟隨在我的身後。

我推開門進去把花瓶放在桌上,偏頭問他,「吃了飯嗎?」

他從喉嚨深處滾出一個嗯字。

我:「……」

我不再問他,而是打了招呼回房間。

回到房間后我才想起自己睡的他的房間,我睡這兒那他睡哪兒的?!

我起身在房間里猶豫了許久才打開門,出去站在樓梯口看見席湛正合眼坐在沙發上的,背脊微微的靠著沙發。

我輕輕地出聲問他,「二哥你要不要回房間休息?」

聽見聲音席湛睜開眼望向我,他的眼眸深邃,透著難以言喻的冰冷。

我心底有些無措的說道:「躺床上舒服一點。」

席湛拒絕說道:「別墅里只有一間卧室。」

我下意識脫口說:「床很大,我們一人睡一半。」

說完我就想打自己的嘴巴子,但說出口的話像潑出去的水收都收不回來。

席湛怔了怔道:「嗯,你先去休息。」

我的臉非常的燙,火辣辣的。

我趕緊轉身跑回房間,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想換一件保守的睡衣但又怕席湛發現覺得我在防備他。

我起身打量了眼床鋪,的確大的可怕,心裡瞬間平靜了不少。

約摸二十分鐘后席湛才進了房間,他沒有立即上.床,而是拿了黑色的睡袍去浴室,出來后他安靜的躺在了我的身邊。

席湛從進門到現在都沒有說話,他的確寡言,即使現在這種情況他也心安理得,我忽而覺得自己想的太多,偏過腦袋沒多久就睡著了。

在睡夢中我覺得自己抱著的東西很硬,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看見自己摟著的男人時嚇了一跳,趕緊鬆開他往後退了很多米保持著安全距離。

席湛仍在睡夢中,他規規矩矩的躺在床上很安份。

我拿起手機看了時間,凌晨六點鐘,我偏眼看向窗外,外面下起了微微細雨。

我放下手機看向席湛,他的側臉對著我,輪廓線條很鋒銳完美。

這樣的男人天生就是贏家,何況又是令人聞風喪膽的存在?!

我嘆息,忽而聽見男人嗓音冰冷無度的問:「你要看我到什麼時候?」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