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愛上她了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5:55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本來想反抗,可是聽到他的話,她的心卻是沒來由的一緊,放棄了反抗。

只是跟她,呼吸對著呼吸,視線對著視線,彼此看著對方。

不知道為什麼,她好像一眼就看穿了他眼底的傷……

「安然,回答我。」

安然閉目:「放手。」

她的聲音並不大。

「如果我不放呢?」

「那你到底想幹什麼?就這樣跟我在這裡站到天長地久嗎?」

喬御琛忽然就將她摟進懷裡:「我要你面對我的時候,摘了那副有色眼鏡。過去是過去,現在是現在,人都在改變,你可以恨過去的我,但不要一味的遷怒於現在的我。」

安然凝眉:「如果在我眼裡的你,都是一樣的呢?」

「那你就從現在開始,試著改變自己的想法,用心看看你眼前的我,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安然拳心微微握緊,竟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喬御琛擁抱了她良久,才緩緩鬆開她。

「會煮醒酒湯嗎?」

安然看著他,片刻後點頭。

「我頭疼的厲害,你幫我去煮一碗醒酒湯,好嗎?」

她正好也想靜靜心,聽了他的話,她立刻轉身,拉開門出去。

喬御琛走到床邊坐下,揉了揉眉心后,側身躺在了那裡。

昨晚,他從家裡離開后,心裡氣兒不順。

十二點的時候,給霍謹之打電話,讓他出來陪自己喝酒。

霍謹之看到他的態度,問了他一句話,讓他半天都沒能反應過來。

他說:「老喬,你就從來沒有想過,你為什麼會因為這個女人而這樣沉悶嗎?」

喬御琛沉默良久,一句話也不說。

他一直在喝悶酒。

「你看你這個悶葫蘆,你讓我出來陪你喝酒,開導你,結果你卻在這裡給我喝悶酒,你這樣可不是解決問題的方式。」

「我不是沒想過,是沒敢想。」

「怎麼,你也怕自己會被你那個弟弟一語成讖?說中了結果?你因為害怕面對痛苦,所以才想要逃避?」

喬御琛沉聲:「老霍,我這一生,面對女人,從來沒有像面對這個女人這般迫切,我頭一次知道,在乎一個人,原來是這種感覺,我可以感受到她眼底的悲傷和心底的痛苦,我想溫暖她,這大概就是愛情了,可是……我傷害過她。

她的心死了,根本就不給人彌補的機會。我怕我明明知道自己愛上了她,可卻不管怎麼做,都得不到她的心。」

他糾結的嘆了口氣,愛情這件事,於他而言,本來是可有可無的,從前,他認為自己一定會跟安心結婚,可是自從跟安然走到了一起,雖然是以懲罰為名開始的,可他卻越來越控制不了自己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有種……搬起石頭砸斷了自己腳骨的感覺。

霍謹之笑了起來,「你知道嗎,你以前可是從來沒有這樣過,起碼在你跟安心交往的這四年中,你從來就沒有失過態。

以前,你說你或許會跟安心結婚的時候,我覺得你實在是可憐,一個男人,若沒有透徹心扉的愛過一個人,不管是三十歲,還是五十歲,都不能稱之為成功。

但是最近一段時間,我覺得你成功了,因為你眼神里讓我看到了希望,與掙錢機器不同,你因為那個女人,也變成了有血有肉有脾氣的人。做為朋友,我覺得安然比安心更適合你,你這婚,算是歪打正著的結對了。」

喬御琛淡淡的扯了扯嘴角,「如果我愛了,但對方卻並不愛我呢?」

霍謹之這下倒也無語了,「這個問題,我也沒有答案,我也沒有比你好太多,你拿不下安然,我又何嘗不是呢?對於黎穗,我也是無能為力。

有的時候,我都覺得納悶,我明明擁有了一切,為什麼,卻連個女人的心也搞不定呢。

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只要我不放手,黎穗就沒有辦法逃離我的掌心,我或許自私,明知道她跟在我身邊不幸福,卻也不會撒手。而且,我比你多了一道籌碼,我跟黎穗,有孩子。」

孩子……喬御琛凝了凝眉。

安然很喜歡孩子,如果他們之間也有了屬於他們的孩子,那他是不是也……

門口,安然的腳步聲擾亂了他的回憶。

她推門進來,端著一碗醒酒湯。

喬御琛坐起身,揉著眉心,安然將醒酒湯放在床頭櫃邊。

「很燙,你等會兒再喝吧。」

「好。」

安然要走,喬御琛拉住她手腕:「你去哪兒?」

「公司,我只請了半天假。」

「不用去了,我不太舒服,你在家裡陪我。」

「不舒服就找醫生來吧,」她是認真的。

「你在這裡陪著我就足夠了,我沒病,就是酒喝的太多,頭疼。」

安然翻了個白眼:「活該你難受。」

喬御琛瞥她一記:「你是不是覺得我喝成這樣,你很解氣?」

安然勾扯了一下嘴角,沒有做聲。

他看她的表情,也能猜出她的心思了。

說起來,也是笑話,他這輩子從來沒有為一個女人,喝的酩酊大醉,可是這次,為了安然,他還真是……打破了所有的不可能。

安然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我再陪你一個小時就出發了。」

喬御琛拿出手機,給譚正楠打電話。

「正楠,給行政部打個電話,就說安然今天不去公司了。」

「知道了喬總。」

喬御琛將手機放到了一旁:「現在可以陪我了。」

安然凝眉:「喬御琛,你這是幹什麼,你不是說,不喜歡在公司里給人行方便的嗎,你這樣給自己啪啪打臉,真的好嗎?」

「你不是別人,所以不算打臉,而且我現在,的確需要人照顧。」

他說著,人已經躺到了床上:「我很虛弱。」

「我從來沒見過哪個虛弱的男人,力氣大的像一頭牛,可以撲倒一個女人折磨一個小時的。」

「哦?做那種事情的時候,你還給我掐了時間?只有一個小時嗎?那你以後可要給我好好補補身體了,畢竟你還年輕。」

安然臉一紅:「誰跟你聊這個了,我是說……算了算了,我不跟你說了,我發現,我跟你根本就說不通話。」

安然走到一旁,拿起一本書,坐在沙發上看了起來。

喬御琛半躺在那裡,正好能把安然的樣子盡收眼底。

看著她,他淡淡的勾起唇角。

歲月靜好。

她總能給他這樣的感覺。

而他也喜歡這種感覺。

過了十幾分鐘,安然抬起頭,本來要跟他說話的,結果卻正好看到了他在打量她的眼神。

她臉色窘了一下:「湯應該可以喝了。」

喬御琛嘆口氣:「沒什麼力氣,你喂我喝吧。」

安然眉心裡寫滿了不爽:「你要找茬兒吧。」

「剛剛跟你運動的時候,可能用力過度了,我現在是真的沒有力氣。」

喬御琛說著躺平:「喂我喝口湯,應該不是那麼困難的事情吧。」

安然走過去,端起湯,遞到他面前:「坐起來,咕咚咕咚灌下去。」

「我又不是牛。」

「那你就別喝了。」

她剛要放下的時候,喬御琛不爽的道:「如果現在躺在這裡的人是喬御仁,你也會這麼粗魯嗎?」

「自己願意去喝酒,還不論酒量胡喝海塞到頭疼的,這種人,喝死一個少一個,我管他是不是喬御仁呢。」

喬御琛瞪她:「行,要是葉知秋呢,你也會這樣說是嗎?」

「我會再給他灌兩瓶酒,讓他早死早超生,省得看他又喊頭疼,又說沒力氣,連喝個醒酒湯,都要別人喂的,折磨無辜的人,禍害。」

喬御琛算是看出來了,她現在就是盼他死呢。

他坐起身,一把將醒酒湯接過,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

安然勾唇,「不是說沒力氣嗎?」

「我就不折磨你了。」

安然轉身回到沙發上,重新坐下,翹起二郎腿。

喬御琛躺下,正閉上眼睛,想要平靜平靜的時候,樓下傳來了門鈴聲。

安然納悶,出門去看。

喬御琛也睜開眼,這個時候,還會有人來串門嗎?

安然下樓后,半天都沒有上來。

喬御琛納悶,起身出門,也跟著下了樓。

走到廳里,才看到,安然站在客廳台階邊,正看著提著行李,站在玄關里的安心。

兩個女人都在沉默著。

看到喬御琛,安心抿了抿唇:「御琛,我去過公司,聽說你們兩個都沒去上班,所以才直接過來的。」

喬御琛走到安然身側,看向安心:「你這是……」

「我離家出走了,你們能收留我幾天嗎?」

安心說著,可憐兮兮的看向安然。

喬御琛眉心帶著不悅:「離家出走?」

「是啊,為瞭然然。」

安然挑眉,這又是鬧的哪一出呢?

安心鬆開握著行李的手,走上前來忽然就抱住了安然。

「然然,對不起,如果不是御琛昨天去家裡找我媽,我還不知道我媽竟然對你做了那麼多錯事,讓你受了那麼多的傷害,真的對不起,我沒有想到,我媽竟然會找人打你,也沒有想過,她會在你們公司散布那些對你不利的消息,對不起,然然,讓你受委屈了。」

安然將安心從自己身邊推開,轉頭看向喬御琛。

所以,他昨晚去安家,不是找安心,而是為了她,去找路月的?

那她不是誤會了他嗎?他怎麼沒解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