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不問過往,不問原因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5:00
A+ A- 關燈 聽書

席湛突然清醒嚇了我一大跳,我訕笑的收回目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解釋道:「我睡不著剛醒,天好像亮了,我去樓下做早餐。」

說完我就急匆匆的下床離開。

在樓下我一直用手拍著自己發燙的臉,想著今晚即使睡沙發也不要回房間。

我在沙發上坐了一個小時才起身去廚房,我不太會做飯就熬了一鍋白米粥。

我喝了一碗后就坐在沙發上出神,後面席湛從樓上下來了,仍舊一身黑色西裝。

他白天沒有出門,一直坐在沙發上翻閱書籍,中午他自己去廚房做的飯。

女傭沒來,我蹭著席湛的午飯。

下午席湛待在書房的,快到晚上的時候我推開門進去問他,「二哥晚上要吃什麼?」

當時席湛正握著毛筆寫字,白色的宣紙上面密密麻麻的寫了一段楷書,聞言他擱下毛筆淡漠的語調問我,「你晚上想吃什麼?」

我只會煮泡麵和白粥。

我想了想道:「我還不餓。」

我說我不餓是想讓席湛去做飯。

窗外下著微微細雨,我進去站在書桌旁看見他抄寫的是沈從文的《湘行散記》,是很經典的一部文學作品。

席湛的字寫的非常的漂亮,與牆上掛著的那些有點像一個人出品。

難道牆上掛的這些都是他寫的嗎?

我毫不吝嗇的誇道:「你的書法很漂亮,運筆穩實,行筆流暢,一看就是大師級別。」

聞言席湛挑眉問我,「你會寫?」

我爸寫毛筆字特別厲害,在我很小的時候他就從這方面培養我,但我真沒那個才能,我寫的大字總是一塌糊塗。

後面我爸直接放棄了我。

我尷尬的笑道:「小時候練過,但寫的很糟糕,不過我看的明白,一看二哥就是大師!」

席湛沒有接我的阿諛奉承,他稍微向後側過身子吩咐我道:「你來寫。」

我想拒絕席湛,可當他那淡淡的眼眸瞧過來的時候我沒敢開口。

我規規矩矩的過去站在他的身側拿起毛筆在雪白的宣紙上方停住。

席湛嗓音沉呤問:「為何不寫?」

我咬了咬牙下筆寫了一個笙字。

猶如孩童剛學畫那般稚嫩。

糟糕的一塌糊塗。

席湛沒評價我寫的垃圾,他忽而抬手握住我的手背,一筆一劃的寫著笙字。

他的呼吸落在我耳側令我心尖痒痒的,他的氣息充斥著我的全身令我的血液沸騰。

我想躲開他,可身體僵硬在原地。

不知怎麼的,從他手底下寫出來的那個笙特別漂亮,如他這個人似的漂亮的不可方物。

我像是受了魅惑道:「二哥真英俊。」

聞言席湛快速的鬆開了我的手,他冰涼的掌心撤走,我有些發懵的望向他,抬眼的那一瞬間撞進他冰冷且殘虐的雙眸。

我聽見他一字一句的警告我道:「允兒,我不是你能惦記的。」

他依舊稱呼我為允兒。

我怔住,他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我搖搖腦袋說:「我就是誇你帥而已。」

席湛沒有接我的話,他直接轉身離開了房間,我坐在書房裡盯著他寫的那個笙有些懵。

他剛剛是在警惕我嗎?

讓我不要打他的主意。

可我心底從沒想過與他有什麼牽扯。

我就僅僅覺得他英俊而已。

忽而之間我有些理解我勸季暖的那些話了——即使我對席湛沒意思,但他畢竟是一個優秀到破壞遊戲規則的人,不讓人心動很難。

當我意識到這點時我覺得我要離開。

離開這裡回到梧城。

我從書房裡離開下樓時看見席湛在廚房做飯,很簡單的飯菜,都是清淡的。

我自己進去找到碗盛了一碗白米飯,然後夾了一些菜就坐在沙發上開始吃起來,等我吃完洗完我的那個碗,我對還沒有吃飯的席湛平靜的語氣說道:「二哥,我想明天就回梧城。」

席湛無波無瀾的聲線道:「嗯。」

「謝謝你那天救了我,更謝謝你治好了我的癌症,以後我的這條命是你的。」

我這樣的口頭表達貌似沒有誠意。

我思索一番誠懇的說道:「無論何時、無論何地、無論我當時在做什麼,只要二哥你找我,我便放下所有的人和事到你的身邊。」

我望著神色淡漠的席湛,笑說:「或許你不需要,但這是我的全部!二哥,你是這輩子待我第二好的人,真的很謝謝你。」

只要席湛需要,我會把命還給他。

「嗯,一路順風。」

我表達了這麼多,席湛就淡淡的一句一路順風,他這個男人像是一個沒有感情的殺手!

我心裡特別鬱悶的上樓,那天晚上席湛最終沒有進房間睡覺。

我想他應該是在防備我占他的便宜。

第二天我醒的時候下樓看見他精神充沛的坐在沙發上很是悠閑的翻閱書籍。

我沒說具體什麼點離開,他亦沒有問我,似乎我從這裡想什麼時候離開就什麼時候離開,無需告訴他,回來的時候亦是一樣。

我喝了碗昨天的剩粥當早飯上樓。

因為要離開,我還是想化妝。

我化了一個特別精緻的妝容,塗著褐色的眼影,還夾卷了長發換了身長裙。

我下樓時瞧見席湛仍舊是那個姿勢,我走到門口喊了聲二哥道:「我要回梧城了。」

席湛抬眸望過來,眼底有一閃而過的驚艷,他輕輕的眯著眼道:「路上小心。」

我點點頭,突然看見他手掌邊有個很清晰的牙印,應該是我之前咬的,沒想到留了痕迹,而且還在那麼漂亮的手掌上。

我離開席家后打車去找了傅溪。

他見我在桐城很驚訝,忙問我視頻上的人是不是我,我好奇的問他,「什麼視頻?」

傅溪打開手機視頻遞給我。

是那天我在教堂門口淋著雨卑微的求著顧霆琛回家的視頻,而且還小心翼翼的跪在他的面前,視頻里的他還殘忍的說:「時笙,我遲早要結婚生子的,我不可能在你這兒斷了一輩子!你比誰都清楚,你壓根就生不出來孩子!」

是啊,我比誰都清楚我生不了孩子。

我把手機還給傅溪問:「你眼瞎嗎?」

視頻拍的這麼清楚,肯定是我啊!

他還故意問我專門讓我糟心!

傅溪嘆口氣喊著我,「你這段時間去哪兒了?我打電話也聯繫不上你。」

這段時間有很多人打電話給我,但我都沒有接,微信也沒看,懶得糟心。

尹助理還說這樣挺好的,適合養病。

我安撫他說:「沒事的,我待會要回梧城,我的勞斯萊斯呢?你把車鑰匙給我。」

傅溪皺眉問:「這麼著急著走?」

我笑著問:「不走等你前女友打我?」

傅溪:「……」

我開著車回梧城,期間堵在了高速路上,我把手放在方向盤上一直想著剛剛那個視頻。

我卑微的懇求顧霆琛回家的模樣是那般的狼狽,像是堵上了我這輩子所有的尊嚴卻換來他那句,「你壓根就生不出來孩子!」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時笙生不出來孩子,甚至沒有尊嚴的大鬧別人的婚禮,現在這事全國人民都知道了!

此刻心裡猶如一塊千斤石給壓著。

我知道,我是躲不開這些事的。

我清楚,我終究要回去面對。

可從始至終席湛都沒有問我這件事。

他沒有問我發生了什麼。

沒有關懷我的曾經。

甚至我對他隱瞞身份的事他都沒有責怪我,仍舊用冰冷的嗓音稱著我為允兒。

好似外面無論發生什麼腥風血雨、動蕩不安,席湛都能在原地堅如磐石的守著,守著我隨時回他的家。

不問過往,不問原因。

無論我犯什麼錯,無論我喜歡誰,無論我受怎樣的傷都沒關係,他都會守著我,好似這輩子他都不會離我而去!

席湛他真給我這樣的錯覺!

這種錯覺會讓人覺得他喜歡我。

甚至我都這樣懷疑!

可他那句,「允兒,我不是你能惦記的。」狠狠地敲醒了我,這話透露出我的低微。

我不是你能惦記的,換個話說我不配惦記,如果是這樣,那他守著我的原因是什麼?

就因為那天晚上我救了他一命?

可那晚真正算起來我沒幫上什麼忙。

我想不通,索性不再想這事。

……

因著高速路堵路,我回到梧城已很晚了,我沒有回時家別墅而是去了公寓。

回家的太晚,我全身感到疲倦的躺在床上,休息沒一會兒就起身喝葯。

醫生說過,我再堅持喝一個月的葯就能停了,以後我就是一個健健康康的人。

喝完葯后我躺回到了床上猶豫了許久給席湛發了一個簡訊,「二哥,我平安到家。」

他回我,「嗯。」

一個冰冷的嗯字好似帶了溫度。

因為他回應了我。

我原本想放下手機睡覺的,但想到已經回了梧城所以慢騰騰的點進了微信。

一大堆的消息。

唯獨沒有顧霆琛的。

這些消息都在找我。

都在詢問我的蹤跡。

我群發了一個消息,「已回梧城,勿念。」

我又點進了簡訊,看見了顧瀾之的。

「小姑娘,可安好?」

——

作者有話說:嗯,我每天都在努力更新,至少這個月結束之前我每天都會一萬字更新,除非特別急事少寫一點,一萬字更新相當於五章的內容!我就是因為懶,懶得分章節,所以每天都是兩三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