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本王對你,甚是喜愛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16:27
A+ A- 關燈 聽書

第88章本王對你,甚是喜愛

皇后的話哽在嗓子眼,如果責備容離擅自起身,便證明剛剛故意裝睡晾著容離,若順了她的話音兒接下去,沒的錯過敲打她的時機。

容離笑盈盈的看著皇后,皇家人尤其女人最是要臉面的,暗地為難拐著彎罵人,這種事情她們幹得出來,若是將自己的本意明晃晃的呈現在人前,怕是打死她們也不會那麼做。

果然,皇后只微微頓了一頓,便秀氣的打了個哈欠,「人老了,覺也多了,你這孩子,來了也不叫醒母后,咱們婆媳間哪兒那麼多規矩。」

「臣妾知錯。」容離順桿下坡,反正人家也就客氣客氣。

「來人,賜座。」皇后吩咐道。

兩個宮女抬著一個綉墩上來放在容離身後,容離謝過後坐下,心裡對皇后的賜坐可沒有半分感激,如果可以選擇她寧願繼續站著,坐下之後不但會讓本來就處於下方的人更加矮了一頭,還嚴重影響視角。

「你身子不好不常進宮,咱們好久沒說說話了,今兒得了空,可得好好跟母后聊聊。」帶著鏨花雕護甲套的手執起茶盞,撇了撇上面的浮沫,細細吹著冒出的熱氣。

「是。」容離身側的桌案上,自有人擺放好瓜果茶點,之後便跟背景板似的立於大殿兩側。

「銜兒來本宮這兒請安,總提起你,誇你聰明伶俐,又大度賢良,將王府後院治理的井井有條,本宮聽了很是欣慰。」皇后笑的慈祥,在外人看來,她對容離甚是滿意。

容離滿頭黑線,是皇后睜著眼睛說瞎話,還是夏侯銜睜著眼睛說瞎話?

說的哪一點和自己沾邊?

王府後院,明明是慕雪柔在管,夏侯銜能放心將他家眷交給她嗎?

皇後到底什麼意思?一會兒歹一會兒好的,莫不是古代有地位的人,多少都有些精神分裂?

「母后謬讚。」容離在沒看透皇后的目的前,只能採取中間戰術,不承認也不否認。

皇后臉色一僵,容離接話接的很有水準,她鬧不準容離到底是承認了還是沒承認。

「你也不能總是操心,顧好自己的身子才要緊,每次宮宴都生病這可如何是好,本宮還指望你早日誕下麟兒,為銜兒開枝散葉呢。」皇后拐著彎想引出話題。

「是。」容離應聲,不過開枝散葉的重任還是交給小柔兒吧。

「本宮閑來無事,翻了翻女訓,若說這女子,出嫁后便應以夫為天,事事順應夫君才是,照顧好夫君更是自己的本分,可不能起了旁的心思,讓他為難,離兒覺得,書里說的可有道理?」皇后緩緩說道。

容離覺得頭頂有烏鴉飛過。

皇後有病吧?

閑著沒事,看女訓?

看完了覺得過癮是嗎?

不過,她大概知道皇后今兒唱的是哪出了,左右逃不開休書一事,怪不得今日下馬威接連上演,敢情在這等著她呢。

「極為有理,」容離重重的點著頭,「夫君不喜的人或事,不能要不能做不能碰。」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說完,露出八顆牙,笑的很標準。

「那…」皇后還沒說完,突然住了口,她發現問出口,好像就掉進容離挖好的坑裡了。

如果問她,那你還逼著銜兒給你寫休書。

那容離可以冠冕堂皇的回,正因為夏侯銜不喜歡她,她才索要休書的。

畢竟,之前兩人的事情,所有人都清楚。

皇后突然發現,底下坐著的容離,好像不一樣了,往日那個乖巧容易糊弄的小姑娘,變得極難對付。

思路清晰,不給自己留下把柄。

迂迴,大概行不通。

「你們都退下吧。」皇后溫和的笑容倏地收起,神色威嚴命令所有人下去。

「是。」所有人整齊劃一的應到,小桃頗為擔心的看了容離一眼。

容離輕輕點點頭,示意小桃先隨眾人下去,她自己應付的來。

宮門關起,皇后目光如刀般盯著容離。

容離淡然的看了回去,神色平靜,無一絲慌亂之色。

靜靜的大殿里,兩人均看向對方,如果是一男一女大概要擦出些火花,可對象變成兩個女人而且是婆媳之時,大概只會硝煙瀰漫……

「本宮聽銜兒說,你要自請下堂?」皇后眼睛瞪的都有些酸澀,奈何容離依舊不懼怕,好以整暇的看著她,目光不躲不閃,她知道兜圈子沒用,容離比她還油滑,不如直接了當的明說。

「是。」容離也沒藏著掖著,事實本就是如此,夏侯銜不都告訴皇后了嗎,說出來丟的又不是她的人。

『啪』皇后一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容氏,你可知你在說什麼?」

「自然。」容離點頭。

「當初你愛慕銜兒,想方設法嫁入王府,現如今卻要自請下堂,容氏,皇家可不是你玩鬧的地方,你也是大家閨秀出身,女訓女則也都讀過,不明白什麼是三從四德嗎?」皇后動了怒,容離竟然不將銜兒放在眼裡,真真氣煞她也。

有哪家女子是自請下堂的?

若是銜兒想要休了她,她都得讓銜兒顧念著容離身後的娘家,三思而後行,可現在竟然是容離主動提出的,她怎麼可能同意,這事根本沒商量。

「臣女自是知曉三從四德的道理,可也知道不孝有三無後為大,臣女自知配不上端王爺,不如自請下堂,好騰出位置給更適合的人選,再說,端王每每見到臣女都不甚厭煩,臣女如此做,也是為了端爺著想。」容離乾脆連自稱都變了。

這母子倆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都覺得別人應該圍著他們轉,當然人家也是有資本。

不過她容離並不是任人拿捏的主,反正她打定主意要離開端王府了,這事天王老子來了都不管用。

「誰說本王厭煩你?」夏侯銜邁步進來,顯然是聽到了二人的對話,一步步走向容離,在她面前站定,深深的看著容離開口,「本王對你,甚是喜愛。」

容離抖了一抖,雞皮疙瘩掉一地,這種深情告白的戲碼,她實在接受不了,更何況對面是入不了她眼的人。

她穩坐釣魚台巋然不動,並翻了個大大的白眼,「王爺,撒謊是要遭雷劈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