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3章 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發佈時間: 2021-08-17 21:19:18
A+ A- 關燈 聽書

即使赫連蘭澤曾經跟某個女孩子求過婚,那個女孩也不是她。

雲箏笑着搖了搖頭,自己的想像力真是越來越豐富了,赫連蘭澤不管跟誰求婚,都跟她沒關係。更準確的說,從一開始就跟她沒關係,畢竟他們從一開始就不是正式在交往,她在這裏胡思亂想些什麼。

而且赫連蘭澤早晚是要結婚的,那個女孩或許已經出現了,或許還沒有,但不管是有還是沒有,跟她也無關,她過好自己的日子就夠了。

雲箏關了電視,正要回卧室休息,看到她之前買那束百合,很多花苞都開花了,包括她之前不小心弄折的那個花苞,她順手插在一邊,這會兒也開了。

雲箏有些不敢置信,走過去端詳著那支被她掰折的百合花,只見它已經綻開到一半,欲開未開的樣子,猶如半遮面的小姐。

這真是她見過最有生命力的一株花了。本以為折了的花苞,沒有營養的供給,不會開花了,但又捨不得丟掉,就隨意地插在花瓶里,沒想到現在開始綻放,露出了花心。或許僅存的花枝里的那些原本積累的營養,給它這次綻放輸送了最後的養料,所以在生命盡頭,做出最後的絢麗和燦爛,開出了屬於它的美,展現它頑強的生命力,哪怕已經折了。這完全超出了她的認知。

如果人也能夠跟百合一樣,平時養精蓄銳厚積薄發,那麼哪怕是離開了枝頭,也能綻放出屬於她的美。

雲箏想到這裏,忍不住苦笑一下,自己應該沒有這樣的生命力和韌勁。

她現在的生活,更像是單純為了活着而活着,而不是因為生命的過程和快樂。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經歷了太多,看過太多,歷盡千帆歸來,看似已經看透,平靜了。

雲箏關了燈,回到卧室,她明天還要上班,哪怕這會兒沒有睡意,也要早點休息,才能養足精神。

這一天,雲箏像往常那樣,在前台忙碌著。

赫連蘭澤走進公司的時候,她有些閃神,就那樣看着他,甚至連招呼東都忘記打了。

還是琴姐跟赫連蘭澤打招呼,雲箏才猛然回過神來,有些窘迫跟着附和到。

「早!」

赫連蘭澤倒是平靜地回應道,朝着辦公室的方向走去。

雲箏坐回位置,因為剛才自己的反應,讓她覺得有些尷尬。

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抬起頭看到赫連蘭澤的時候,就有些怔愣住了,似乎連他都不認識了,更不用說怎麼打招呼了。

「雲箏,你怎麼了?今天總是有些魂不守舍的樣子。」琴姐問道。

「沒事,可能是昨晚沒休息好。」雲箏應道。

她今天確實是有些不在狀態,不然剛才也不會有那麼遲鈍的反應。

中午,雲箏沒有在員工餐廳用餐,而是走出寫字樓,到附近的一家小吃店,吃小吃。

她突然很想吃這家小吃店的雲吞面,就過來吃了。

要了一份大蝦雲吞面,坐在一旁,拿着筷子,耐心地等著老闆將雲吞面端上桌,然後她就可以心滿意足地美餐一頓了。

赫連蘭澤跟着助理一起到員工餐廳用午餐,沒有看到雲箏,只看到琴姐和人事行政部的幾個同事一起,剛才他經過前台的時候,也沒有看到雲箏。

他眉宇微皺,不知道雲箏是沒下樓用餐,還是去忙什麼了,只是這會兒他也沒有身份給她打電話問問。

吃完了午飯後,赫連蘭澤讓助理先上樓,他下樓買包煙,就搭電梯下樓去了。

赫連蘭澤朝着附近的商超走去,走着走着,就看到雲箏她抱着著一杯檸檬金桔喝着,不知道在想什麼,就站在那裏低着頭專心地喝着,就好像一個迷路的小孩。

過了一會兒,雲箏抬起頭朝前走,突然停住了腳步,在看到赫連蘭澤后。

耳根突然紅了起來,連忙放下冷飲,然後笑得有些僵硬地朝着赫連蘭這邊走來,卻是腦抽地說了一句,

「蘭總,喝冷飲嗎?」

「好——」赫連蘭澤應道,然後拉起雲箏拿着冷飲的那隻手,低頭喝了一口檸檬金桔。

雲箏頓時怔愣在原地了,因為她沒想到赫連蘭澤會直接喝她喝過的這杯。

「這冷飲沒有你做的好喝。」赫連蘭澤還評價了一句。

「還……還好。」雲箏不知道是被嚇到,還是呆住了,半天憋出了這麼一句。

「你在心疼你的冷飲嗎?」赫連蘭澤低頭凝視着雲箏並說道。

「沒有,怎麼會呢!」雲箏抬起頭擠出一抹笑說道。

「看你快哭了的樣子,我還以為你在心疼被我喝了的冷飲。」

「我是那麼小氣的人嗎?蘭總不嫌棄的話,買一杯請你都行。」雲箏笑了。

「好啊!」赫連蘭澤應道。

雲箏沒想到赫連蘭澤還當真了,只好問道,

「你想喝什麼口味的?」

「你幫我決定好了。」赫連蘭澤隨意地應道。

雲箏很想來一句,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這麼沒主見。

但理智還是戰勝了衝動,因為就怕她真的說出口,赫連蘭澤回應一句更流氓的話——

我是不是男人,你還不清楚嗎?

她就卡殼了。

雲箏還是認命地轉身朝着那家冷飲店走去,赫連蘭澤站在原地等她。

雲箏幫赫連蘭澤點了一杯祛火的羅漢果涼茶。付了錢,接過羅漢果涼茶,插上吸管,朝着赫連蘭澤走來,然後將涼茶遞給了他,並說道,

「羅漢果降火氣。」

「確實是應該降降火。」赫連蘭澤接過涼茶,附和了一句。

也不知道為什麼,雲箏耳根紅了,也只能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默默朝着公司的反向走去。

「什麼時候有空?」赫連蘭澤走到她身邊,問到。

雲箏抬起頭看了前面呢一眼,然後應道,

「最近都挺忙的,有事嗎?」

「在忙什麼?考試不是已經結束了嗎?」赫連蘭澤問道。

雲箏這下連找自己要複習的借口都沒了,只能硬著頭皮扯到,

「我姑和我姑丈最近在鬧離婚,我晚上得去陪我姑姑,多開導開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