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8章 彼此保重各自安好

發佈時間: 2021-08-17 21:19:59
A+ A- 關燈 聽書

「可能在當時我們覺得猶如天塌下來完全無法承受的事,後來再回首就會發覺,哪怕不接受,也改變不了現實。

我聽顧妍說,你放棄治療。這是你的選擇,別人也無法替你決定。

只要未來的某個日子,你回首起現在,不會覺得遺憾就好。畢竟唯一無法改變的就是時光無法倒流。

而我現在對你已經不在怨恨了,我更希望,下次遇見你的時候,我會露出會心的一笑,因為曾經的美好。然後繼續走我的路,過我自己的生活,你不要來打擾我,而我也不回去打擾你,我們彼此各自安好。我祝福你,也希望你自己保重!」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雲箏,如果你願意留下,我就接受治療,積極康健。我已經跟顧妍在辦理離婚手續了。不管未來會發生什麼樣,我都會陪著你走下去,我們一定會很幸福的!」林墨沉有些心急地伸手想要拉住雲箏,但云箏避開了,他的手撲了個空。

「墨沉,你誤會了,我過來不是勸你接受治療的,我是來跟你告別,跟過去告別的。

不管你以後是什麼樣的,我都不會跟你一起的。你應該有你自己的生活要過,而我也有我自己的,我們之間不會再有交集了。

墨沉,你多保重,我走了。」雲箏說完,轉身朝著門口走去。

「雲箏——」

雲箏聽到林墨沉撕心裂肺的呼喚,她沒有回頭,她知道自己只要一回頭,之前所做到的一切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雲箏打開病房的門,走了出去,沒有回頭,沒有停留,也沒有遲疑地帶上了門。

顧妍就站在門口,等著她,看著她,表情有些不安又焦慮。

「我以後不會再來了,你們也別再給我打電話了。

你跟林墨沉的事跟我沒有關係,你們不要再來打擾我的生活!

我們還是各自安好就好!」雲箏一口氣說完,然後朝著電梯走去。

顧妍怔怔地看在這雲箏的背影。

雲箏走到電梯口,正好電梯到了,她走進電梯,一樣沒有回頭,一樣沒有停留。

雲箏不知道自己走出醫院后,又沿著人行道走了多久,然後坐在一把橫椅上,撕心裂肺地哭了起來。

當年,她知道林墨沉跟顧妍的事的時候,一時之間接受不了,還有些麻木和茫然的感覺,她還沒這樣哭過。後來林墨沉跟她提出分手,她一樣不能接受,幾乎只差跪下來求他不要走了,依然沒有這樣絕望地哭過。最後,林墨沉和顧妍都休學了,他們一起飛往異國他鄉。她一次次來到林墨沉宿舍樓下,大喊林墨沉你下來,不停地打他的手機,都是關機的提醒,再後來變成了空號。

她像個傻子,像個瘋子一樣,一次次的想要留住那個人,留住過去的時光。

直到家裡破產,父母被逼債,她才意識到自己已經沒有做夢的資格,更沒逃避和軟弱的資格。

不到兩個月時間,家裡的東西,稍微值錢的都被搬走了。

她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什麼家徒四壁,但這還不是最慘的,更慘的是家裡的氛圍,那種濃濃揮之不去的絕望和無助的氛圍。

父母有一次憐愛地看著她,跟她道歉,說對不起她這個女兒。

她那時候才真正感受到絕望,不是因為家裡破產了,而是因為父母居然要跟道歉。

沒多久,父母就在一次被債主追債的時候,心焦開快車釀成了車禍,雙雙走了,她一夜之間變成了孤兒。

她總是留不住最愛的人,不管是父母,林墨沉還是赫連蘭澤。

只要她愛的人,她都留不住。

這樣的感受太痛了,痛得讓她連呼吸都覺得痛,如果可以的話,沒有七情六欲,該有多好,這樣她就感覺不到痛苦了,哪怕也感覺不到快樂。

有什麼東西伸到她面前,她哭得視線有些模糊,好一會兒才看清那是一方手帕。

她有些茫然地抬起頭,同樣是花了點時間,才看清楚身旁站的高大男子是蕭忘書。

雲箏有些窘迫,有些慌亂無措地站起身來,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蕭忘書將手帕遞到她面前,雲箏還是接了過去,低聲道謝。

「你住哪?我送你回去。」蕭忘書就好像沒有看到雲箏的眼淚一般,面無表情地問道。

「不用,我自己打的回去就好,謝謝你!」雲箏應道。

「或者需要我幫你聯繫蘭澤?」蕭忘書繼續說道。

「不用,不用!」雲箏更是搖頭如撥浪鼓地拒絕到。

「上車!」蕭忘書顯然耐心已經用完了,不想再跟雲箏在那裡磨蹭,就直接將雲箏拉到副駕駛座旁,打開車門,讓她上車。

雲箏有些懵,但還是上車了,剛才還傷心絕望的心情,被蕭忘書這不按常理出牌的方式,給整得有點懵了。

腦海里一閃而過的念頭居然是——

蕭忘書這種男人會有女朋友嗎?

雲箏上了車后,蕭忘書關上車門,繞到駕駛座,就驅車離開了。

他剛下班,經過這裡鬼使神差地看到在路邊哭的那個女孩像是雲箏,為此他開過去了,還又前面調頭,再次經過這裡,才確認是她。

剛才如果沒有調頭回來,不管是不是雲箏,都可以心安理得地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但現在確認了,反而難辦了,他不得不下車,看看是怎麼回事。

雲箏上了蕭忘書的車,也許是因為蕭忘書在身邊,她不好意思再像剛才那樣肆無忌憚地哭了,更或許是因為之前情緒失控,管不了那麼多了,現在恢復了理智,她就沒有辦法那樣沒臉沒皮地哭了。

她也不好意思用蕭忘書的手絹,就有些不好意思問著,

「有面巾紙嗎?」

蕭忘書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只是打開置物格,將面巾紙盒遞給雲箏。

「謝謝!」雲箏接過紙盒,抽了面巾紙,擦了眼淚和鼻涕。

後來,蕭忘書並沒有直接送雲箏回去,而是來到一家餐廳外,停下車,轉頭對雲箏說道,

「先吃飯,晚點再送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