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自然是…圓房嘍

A+ A- 關燈 聽書

第89章自然是…圓房嘍

皇后和夏侯銜皆是一怔。

而後夏侯銜眼裡的痛色顯而易見,他緊緊盯著容離,「離兒,就這般怨恨本王?」

容離奇怪的看著夏侯銜,「什麼怨恨?咱們之間沒有感情,何談怨恨?還有,麻煩王爺叫我容離就行。」

他們倆不熟。

「沒有感情?若是沒有感情,你當初怎會百般設計嫁入王府,如今招惹了本王,竟跟本王說你我之間沒有感情?」夏侯銜高聲質問,他受不了容離對他這般淡然的姿態,曾經她,很愛他的不是嗎?

「王爺不是一直想休了我嗎?又何必計較那麼多?若是我沒記錯的話,在王府王爺已經提了三次有餘。」容離好笑的看著夏侯銜傷痛的表情。

怎麼,當初原主那麼愛他,他肆意踐踏百般不願,現在她不過如了他的意,他反倒裝起深情了?

真是好笑!

「那你當日為何…為何壞了聲譽也要嫁給本王?」夏侯銜胸廓起伏,似在隱忍。

「當日?我可說不清楚,王爺就當我年少無知,瞎了心吧。」容離不欲和夏侯銜糾纏,兩人關係已經這樣了,說再多有用嗎?

「放肆!」皇后重重的拍了桌子,「容氏,你怎麼說話的?」

容離她本沒打算將皇后牽扯進來,誰承想人家上趕著往上撞呢?

她看著皇后,緩緩一笑,「皇後娘娘,當日之事到底如何,您再清楚不過,需要臣女說清楚嗎?」

「你!」皇后沒想到容離會這麼說,「簡直荒唐!容離,你如此猖狂是不將本宮放在眼裡?」

皇后怒氣衝天,想不到容離竟這麼乖張!

「臣女只是陳述事實,並沒有挑釁娘娘的意思,」容離不卑不亢,她又沒說什麼,「王爺原本便不喜我,又何必強留著我,倒不如早日將我休了,好和相愛的人雙宿雙飛,豈不更好?」

「呵呵呵…」夏侯銜看著容離突然笑了。

容離皺了皺眉,吃什麼髒東西了?

「離兒,可是在吃味?」夏侯銜覺得自己想明白了,容離幾次三番提到之前要休她,又提了慕雪柔,很明顯她是在意自己喜愛慕雪柔。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本王保證,回去便和你圓房,再也不會忽略你了,好不好?」夏侯銜眼睛含笑,看著容離,他總算想明白了其中的關竅,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容離剛想反駁,沒想到高位上的皇后嗓門先提高了八度。

「什麼?!銜兒,你們成親到現在,還沒圓房?」她簡直不可置信,他們倆成親將近一年,竟連夫妻之實都沒有?

說出去,誰相信?!

「此事都怪兒臣,」夏侯銜鬱結的心思已經開解,連話音都帶著笑,「母后要責怪就責怪兒臣吧,離兒,不是有意如此的。」

說完還寵溺的看了看容離。

容離覺得渾身雞皮疙瘩都立起來了,神經病啊!她不要面子的啊!

「你啊…」皇后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罷了,你們小兩口之間的事情自己去解決吧,本宮也乏了。」

「不過,容氏以後萬不可再這般胡鬧,知道了嗎?」

皇后擺擺手,她當多大的事情,容離背後的娘家可是銜兒的助力,若是輕易放走了,以後銜兒繼位少不得要麻煩幾分,現在事情鬧清楚了,她也不用再管。

就是說嘛,容離那麼愛銜兒,怎麼可能自請下堂,原來不過是欲擒故縱的小把戲,女子就是如此麻煩。

還有容離這乖張的性子,她得敲打敲打,今日竟敢這麼和她說話,真是不懂規矩!

容離轉了轉眼珠,她再多費口舌也沒用,這母子二人又不是皇上金口玉言,說怎樣就怎樣,再糾纏下去,根本沒有結果,還不如從慕雪柔那裡入手來的實在。

「是。」容離面無表情的應了一聲。

這聲是聽在夏侯銜耳朵里簡直就是天籟,代表著容離承認他之前所說是在吃味,看來他果然沒有猜錯,容離怎麼會不喜歡他?

女兒家的心思罷了,夏侯銜心思微動,看著容離柔和美麗的側顏和脖頸優美的曲線,心下一片火熱。

夏侯銜心情愉快的想要攙扶容離,但被容離巧妙的避過。

他自動理解為容離在害羞。

若是容離知道,大概會說…害羞你妹啊害羞!

二人出了大殿,外面的宮娥太監跪地行禮,小桃跑回容離身邊,擔心的看了看她,見她無異樣,這才鬆了口氣,自動自覺的跟在容離身後。

馬車等在宮門外,容離還像來時鑽進馬車,誰知她剛坐穩,夏侯銜便也跟著進來了。

容離乾脆閉上雙眼,根本不理睬他。

夏侯銜強大的心裡素質,愣是曲解為,容離起的太早又進宮請安,累的不想動。

「離兒累了便眯一會兒,回到府里再好好睡一覺。」夏侯銜用自認溫柔的聲音說道。

當然,他是要陪睡的。

溫柔這種東西,若是對的人表達,女子自然感覺甜蜜;可像夏侯銜這樣的人來說,容離除了覺得反胃,再沒有其他感覺。

腦海中不自覺的閃現出一個人的身影,唔,她是累的不輕都開始臆想了。

小桃坐在容離身邊,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心裡卻在琢磨,王爺和主子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平日都是主子追著王爺跑,怎麼現如今倒是反過來了,從前幾日在府里如此,今日進了皇宮后,她感覺更加明顯。

她偷偷瞟了眼閉目養神的主子,主子現在對王爺,到底是如何想的?

一路上,小桃一直在糾結這個問題。

很快到了王府,夏侯銜率先跳下馬車,轉過身又要接容離下車。

容離心裡的火噌噌直冒,夏侯銜這廝簡直蹬鼻子上臉。

本想從一旁跳下去,可當她的餘光瞟到角落處一個粉色裙角之時,她唇角微微挑了挑,不著痕迹的改變了想要下車的路線,將手放在夏侯銜手裡,羞羞嗒嗒的說了句,「有勞王爺。」

眉眼間,一派少女的嬌羞。

小桃在容離身後抖了抖,主子這是咋了?

夏侯銜自是開心不已,終於又看到以前容離的影子,他笑的一臉溫柔,「你我夫妻,何談謝字。」

很好,裙角晃了晃。

容離下了馬車,一路上被夏侯銜牽著手,慢慢向沐芙院走去,速度保證某人能跟的上。

在路過昕雪苑之時,容離說想要和夏侯銜單獨逛逛,夏侯銜自然樂得和容離獨處,立即遣退下人,攜容離進了昕雪苑。

容離沒走多遠便停下,笑盈盈的看向夏侯銜。

夏侯銜見她停了,先是一愣,接著見容離含情脈脈(容離:你丫眼瞎吧?!)的看著他,他也一瞬不瞬的看著容離,「離兒,你真美。」

說完盯著容離的唇,便要吻下。

容離後退了一步,笑著說道,「王爺在母後宮中說的話,可當真?」

夏侯銜沒聽明白,「什麼話?」

「自然是…圓房嘍。」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