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陪你一輩子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6:11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看著喬御琛反常的模樣,凝眸。

「你看著我笑什麼?喬御琛,能夠跟安心住一起,你是不是已經樂瘋了?」

喬御琛嘴角的笑容並未斂去,他抱懷:「安然,你這麼生氣,可別是吃醋了吧。」

安然無語的呼口氣:「我吃安心的醋?因為你?你以為你自己是天上的神仙下凡,能迷倒所有女人是嗎?我就算是吃路邊小狗的醋,都不會吃安心的醋,你沒那麼迷人。

為了讓你不要再繼續這麼自戀,我清楚的告訴你,你聽清楚了,我不是吃安心的醋,我是討厭她出現在我的地盤,那房子,是我的,我要說多少遍,你才能記住,那房子的主人,叫安然,你沒有資格做主。」

「我是沒有資格做那個房子的主,但你是我的,我有資格替你說話,我已經決定了,讓安心借住在那兒,你跟我回我那兒住。」

安然愣了一下。

不等她說話,喬御琛道:「我簡單的收拾了一些行李,再缺什麼,你去了我那邊臨時再添置。」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看他,好半響才瞪他:「憑什麼?憑什麼我的房子要我讓步。」

「因為這樣,你就可以眼不見為凈了。」

安然看他,為了她?

「好了,我肚子真的餓了,走了,吃飯去。」

喬御琛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將她帶進了總裁直梯。

這霸道又帥氣的模樣,讓一種在屋裡偷看的女人們,心花怒放。

雖然她們聽不到兩人在聊什麼,可就單憑這些個動作。

在喬御琛和安然吃了個飯的功夫,整個公司上下,已經傳出了十八個版本的故事。

而故事的主題,無非就是霸道總裁和醜小鴨。

當然,這一切,餐廳里的兩人並不知情。

安然看著眼前優雅的切著牛排的男人,眉心都皺出了皺紋。

喬御琛切完牛排,將牛排推到了她面前:「吃吧。」

「喬御琛,你知道你有的時候這樣,真的很煩人嗎?」

「我給你切牛排,你有什麼好煩的?」

「我會覺得這是黃鼠狼給雞拜年。」

安然抱懷,沒有動刀叉:「你到底有什麼目的,能不能明白的說?」

喬御琛挑眉:「沒什麼目的,我呢,就是覺得你把我跟你的關係已經公開了,做為夫妻,我們應該恩愛,你不覺得,現在有很多的鏡頭都在對著我們兩個人嗎?」

安然眉眼微挑,原來是要做戲。

她抿唇一笑,拿起刀叉,「有道理。」

看她開始享受他給她切的牛排,他勾唇:「怎麼樣,老公切的牛排,好吃嗎?」

「是牛排本身好吃,跟是誰切的,沒多大關係。」

「你怎麼這麼會掃興。」

安然聳肩:「我已經這麼虛偽的在笑了,要是再不隨心所欲的說話,會憋死。」

喬御琛看著她的臉,總有一天,她會讓他在自己面前,真心的笑。

安然吃了兩口,想到之前,安心在家裡說的那番話。

她眉心凝了凝:「你昨晚為什麼沒有告訴我,你去安家,是為了找路月的?」

「我說過了,我不是去找安心的,可是你不信。」

「那你為什麼沒有明說,你是去找路月的?」

「你以為只有你會傲嬌,做了什麼都藏在心裡?我也會。」

安然白了他一眼:「喬御琛,你可真夠矯情的。你什麼時候知道,路月對我做了這些事情的,我記得上次我說這事兒是安家人乾的,你還不相信。」

「本來我也一直在讓正楠留意這件事兒,這次剛好因為朱芳柔散布消息的事情,機緣巧合之下,就查到了。」

喬御琛看她:「那你呢,你又是如何斷定那件事兒,就是安家人做的?僅憑直覺?」

「我說過了,這世上,只有安家人才會那麼迫切的希望我去死,不需要直覺。」

「你還是不願意告訴我,四年前,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喬御琛淡然的看向她:「現在你應該知道,有問題不說清楚,會讓彼此產生怎麼樣的誤會了吧。」

「我們之間能有什麼誤會?即便有誤會,也沒有什麼感情可以被傷害,了不起就是契約婚姻破裂,我無所謂。」

她說完,又吃了一口牛排。

喬御琛看著她此刻的樣子,心裡隱隱的有些發澀。

如果你面對的是一塊冰,你可以把它捂化了。

如果你面對的是一塊石頭,那你可以用耐性把它磨圓了。

可如果……你面對是一個永遠不可能對你動心的女人呢?

他忽然就想起了昨晚霍謹之的話。

在這樣兩個人的博弈戰中,誰先動心,誰就會一敗塗地。

他喬御琛,這輩子還真沒嘗過失敗的滋味,難道這次,就註定要栽在這個女人手裡了嗎?

飯還沒吃完,譚正楠就打來了電話。

說是新聞又有了新動態。

喬御琛打開手機看了一眼,就看到中午的時候,安然抹著眼淚從家裡出來,開車離開的畫面。

他看了她一眼,嘴角冷冷的勾起,將手機放到了桌子上。

安然看他的表情,像是忽然間變臉一般,有些納悶。

喬御琛問道:「你中午離開家的時候很傷心?」

安然眉眼轉動片刻:「怎麼了?」

「我覺得你應該已經想到了。」

安然想了想,掏出手機看了一眼,隨即勾唇,將手機塞回了包里。

「怎麼樣,我演技是不是還不錯?」

「安然,我有的時候實在是看不懂你。」

「沒人要你看懂我,所以不必看,因為我沒那麼簡單。」

安然說完這話,自己都有些想笑了

其實她能有多難懂,她想要的,無非就只是報仇而已。

懂你的人,怎麼都懂,不懂你的人,怎樣都看不明白。

「有些事情,就算是安家人對不起你,可你為何就一定要處處針對安心呢?安心為了你,一直在做讓步,你是真的看不出來,還是故意裝作沒有看到?」

「我只看到,如果我的演技可以拿金雞獎,那她的演技,就足以撐起一整個好萊塢。」

「你對安心有偏見。」

「那是因為你太護著她了,」安然絲毫不肯讓步。

她放下刀叉,也不管有沒有人在拍了。

「喬御琛,你說你看不懂我,其實我也一樣,從來就看不透你,你時而對我像朋友,時而像仇人,你既想在我這裡演好丈夫,又想在安心面前演好男人,這個人設,你不覺得自己很累嗎?」

喬御琛沉默。

安然抿唇:「你就繼續愛你的安心,別試圖感化我,在我的世界里,只有兩種人,安心那邊的人,和我這邊的人,而你,從來就不是站在我這邊的。」

喬御琛側頭冷笑,「那是你壓根兒就沒有真心想過要了解我。」

「不是我沒有,是我根本就不想,就如同,你從來沒有試圖去理解過我是一個道理。」

安然表情淡淡的:「我不妨跟你說實話好了,我的演技不如她,但我卻比她有更完全的意志力,我也比她懂得堅持。

小時候,為了長大能夠順利擺脫安家的這個夢想,我明明不那麼愛讀書,可卻死逼著自己,一年四季不論寒暑都拚命的學習。

在監獄里的時候,為了能夠熬到出獄報仇的這一天,不管是她們冬天剝光我用冰涼的水噴我,還是夏天用鞭子抽打我,我都咬牙堅持住了。

那麼多次,每當我想死了就一了百了的時候,我都會鞭策自己,地獄都去過了,難道還怕進不了輪迴嗎?我不怕。

所以,不要試圖勸我,只要我活著,我跟安心,都不可能和好,我不光會恨她一輩子,我還會詛咒她,讓她早點兒去死。」

她的話,讓喬御琛心疼,很疼。

安然說完,莞爾一笑,笑的很美。

「如果是這樣,當初你為什麼要救她,為什麼要賠上自己的一半肝臟?」

「你不知道嗎?你給了饑渴的人一口水,再把她渴死,她會死的更慘,更難看。」

她嘴角帶笑,可是眼神卻是冰冷。

他根本就不可能知道,那時候她的處境,別無選擇,因為那時候的她,逃不過安家人的天羅地網。

她也從沒打算告訴過他這些,說了,又如何?於事無補。

安然重新拿起刀叉,悠哉的吃了起來。

這下倒是換喬御琛食不下咽了。

安然今天中午這一招,真是漂亮。

網上有人說,安心是世上最狂拽的小三兒,前男友結婚了,她還拖著行李箱登堂入室,逼走了正室。

安心是被人唾罵了,可是安然就一定覺得幸福了嗎?

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安然並不快樂。

這樣的安然很讓人心疼。

如果復仇並不能讓她真正的快樂起來。

那他難道還要繼續眼睜睜的看著她,越陷越深,直至自己也無法自拔嗎?

「安然。」

安然抬眼看向他。

「我會陪你一輩子。」

安然眉心一緊,握著叉子的手緊了幾分,懵懵的看向他。

他這話……又是什麼意思?

「直到我死的那一天,我都會陪在你左右,但你答應我,從此以後,放棄心裡的怨念,不要再動心思去報復誰,好好的,過屬於你自己的生活。」。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