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缺一個孩子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6:19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冷笑一聲,到頭來,還不是要幫安心嗎。

為了安心,他竟然可以犧牲自己一生的自由。

她從來沒有發現,他竟是這樣痴情的男人。

「那我是不是得給你頒個獎,24孝好男友獎。你這番話若是被安心聽到,說不準又是怎樣的感天動地呢。」

她的聲音里極盡諷刺,眼神也是不屑。

「安然,你的人生還長,難道你真的打算把餘生浪費在去恨別人上?」

「我發現你真的很喜歡說教。」

「我不是為了要跟你說教才跟你說這些的,我是希望,你能夠像個正常人一樣的生活,再這樣下去,你還能控制得了你自己的心嗎?」

安然冷笑:「這都是我的事情。」

「你就從來沒有想過,我們已經結婚了,我們是利益共同體,有些事情,你是可以依靠我的嗎?」

「我不會依靠一個,不管什麼時候,都把我的仇人當成好人的男人。」

她將刀叉放下,手握著包:「我看你也沒有什麼食慾了,既然這樣,我們就走吧。」

她說完起身,往外走去。

喬御琛看著她的背影,微微嘆息。

刺蝟。

她回到公司,剛一進辦公室,就看到喬御仁坐在她的座位上。

她退後兩步,正要離開的時候,喬御仁順著別人的目光回頭,就看到了要逃跑的安然。

見他看到了自己,安然尷尬的咧了咧唇角。

喬御仁起身,快步來到她身側:「我們談談。」

安然點頭:「好。」

談吧,逃得了一時,逃不了一世。

兩人一起來到樓梯間。

安然背靠在牆壁上,看向他。

「我去找我大哥,他說,是你公布了這個消息。」

安然點頭:「嗯,是我。」

「為什麼。」

安然垂眸:「沒有為什麼啊,只是希望別人都知道,我是喬家的大夫人。」

「安然,你不是這樣的人,你是為了利用他,報復安家人的,對吧。」

安然沉默。

「安心住院了,多半也是跟這件事有關,對吧。」

安然笑:「你到底是想跟我談什麼?」

他明明心裡什麼都知道,還要來跟她談什麼?

「讓我親口告訴你答案,你就會覺得開心了?」

「我其實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來找你。看到你跟我哥結婚的消息公布的那一刻,我就想見你,可是我不敢。聽我哥說這件事兒是你說的,我又想來找你,可我沒有勇氣。

其實我明知道,你這樣做的目的,可是一想到,現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是我哥的女人了,我就會沒來由的覺得……慌,我怕我若再介入,會讓你為難。

可是……我又控制不了我自己,我沒日沒夜的想你,像是生了一場無藥可救的重病。今天大家都在議論我哥來找你,對你多麼寵愛有加,可我卻不信。他不愛你,你不愛他,哪兒來的寵愛。」

安然的腳尖輕輕踢著地面,聽他這樣說,也覺得挺心酸的。

「然然。」

「嗯?」

「我想通了,我不糾纏你了。」

安然抬眼看向他,心裡也說不清是什麼滋味,更多的……是慶幸吧。

他能放手,才能去追尋新的幸福。

「這樣挺好的。」

「我還沒說完,」喬御仁凝眉:「我等你。」

安然凝眉:「什麼?」

「我等你,等你報完仇,做完你想做的一切,你一定要回頭看看,我還站在這裡等著你。在這段時間,我會把自己變的更好,我會讓自己變強大,強大到,足以可以站在你身邊,守護你。」

安然雙手交疊在身後,輕輕摩挲著自己的指尖。

「你別等我,我……」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等你,這是我自己心甘情願的事情。」

「你這樣,我會愧疚,我說過很多次了,我們不可能了。」

「知秋說,這四年,你一直在等我去看你,可是我卻一次次的讓你失望,我不知道你這四年是如何煎熬過來的,就當是我懲罰自己,你別管我,就讓我安安靜靜的,守在你身後吧。」

安然看著他,雙眸裡帶著糾結和無奈。

她不能答應,可是她也知道,他單方面下的決定,她反對無效。

到了下班時間,安然並沒有離開的打算。

她在辦公室坐到六點,才起身離開。

來到地下停車場,遠遠的就看到喬御琛站在她的車旁。

他抱懷看著她:「怎麼這麼晚才下來。」

安然看他:「有事嗎?」

「帶你回家。」

「你回你自己那裡去吧,我回到御香海苑后,會讓安心去找你的。」

「讓安心去找我幹什麼?」喬御琛不悅:「讓我發展婚外情?」

「這不是你最想要的嗎?」

「我最想要的是你能變聰明點,」他走到安然身邊,從她手裡搶過鑰匙:「上車。」

路上,兩人之間幾乎沒有什麼交流。

回到金沙灣別墅門口,安然往裡看了看,心裡有幾分抵觸。

「非要住這裡嗎?」

「酒店,還是這裡,你自己選,反正住哪兒,我都無所謂。」

安然看了他一眼,這是她住哪兒,他就要跟到哪兒的節奏呀。

索性,她就跟他一起進了別墅。

別墅里,整齊劃一的傭人和園丁一起出來迎接兩人。

老管家上前:「少爺,安小姐,你們回來啦。」

喬御琛挑眉:「以後在這院子里,所有人稱呼安小姐一聲夫人。」

林管家點頭:「好的少爺。」

喬御琛看向安然:「這位是林管家,是我們安家的老人兒了,大家都叫他一聲劉叔,以後有什麼事情,就找林管家幫你。」

安然點頭,「嗯,林管家,這段時間我可能會給大家添些麻煩,請大家多多包涵。」

林管家恭敬如初:「夫人客氣了。」

喬御琛讓人帶安然上樓去熟悉環境,他則叫林管家一起進了書房。

他坐下,林管家給他遞了一杯茶:「少爺,請喝茶。」

喬御琛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最近老爺子沒有打電話過來嗎?」

「今天上午還打過,老太爺問少爺最近怎麼樣,我說您一切都好。」

「他就沒問別的什麼?」

「老太爺還問了一下網上傳出的關於您的婚事。」

「你怎麼回答的?」

「我說,這件事兒您沒有跟我談過,所以我不太清楚,老太爺讓我留意一下。」

喬御琛點頭:「我帶安然回家來住的這件事兒,就不必驚動老爺子了。」

「我明白了。」

「還有,他若再問起我的婚事,你就告訴他,我心裡都有數,讓他不必擔心我的事情。」

「好的。」

喬御琛放下茶杯,起身:「讓人準備晚餐吧。」

「大少爺,您以後是打算帶著夫人在家裡住下了嗎?」

「暫時會這樣,你讓大家不必拘束,安然人還是很好相處的。」

「好的。」

他上樓去,來到卧室,安然還穿著今天下午那身衣服,坐在床邊,臉上的表情凝重。

喬御琛走過去:「怎麼了?也不換衣服。」

安然搖頭:「沒事。」

「有什麼事情就說出來。」

她起身:「都說了沒事了,剛剛的阿姨說,快要開飯了,走吧,下樓去吃飯。」

喬御琛雙手握住她的肩膀,阻住她的腳步。

「是不是今天下午,喬御仁跟你說了什麼?」

「你怎麼什麼事情都能扯到御仁的身上呢。」

「那你告訴我,他找你做什麼?」

「沒什麼。」

「沒什麼沒什麼,我問你話的時候,你永遠都會告訴我沒什麼,安然,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好打發?」

安然看向他,覺得他好像是生氣了。

「本來就是沒什麼,我為什麼非要告訴你?」

「因為我很在意,別忘了,你是喬御仁的大嫂,如果他繼續這樣不知死活的勾引你,那我就只能用我的手段去對付他了。」

安然凝眉,他要對付御仁?

「他今天找我,是為了告訴我,以後不會再糾纏我了,這算勾引嗎?如果這也算的話,那我就只能無話可說了。」

他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怎麼,他以後不會再糾纏你了,這事兒讓你覺得很失望?難道你還希望,他繼續像個哈巴狗一樣,在你的人生里進進出出?」

「什麼叫哈巴狗,你能別把話說的那麼難聽嗎。」

「那種不要臉的人,說他是哈巴狗也是抬舉了他。」

安然冷著臉,睥睨著他:「喬御琛,他可是跟你有血緣關係的弟弟,如果他是狗,那你是什麼?」

喬御琛冷眸,將她向後環去,推倒在床上。

安然掙扎兩下,卻被他控制的更緊。

她瞪向他:「喬御琛,你幹嘛。」

喬御琛挑眉:「我要告訴你,不管我是什麼,你都是被我上過的同類。」

安然抬腿踢她,腿卻被他順勢分開。

他邪魅一笑:「我說過,我最討厭我的女人一天到晚的惦記別的男人,既然喬御仁說以後不會在糾纏你,讓你覺得這麼失落,那正好,我來安撫一下你這失落的身心。」

她反抗:「我不要。」

「反抗,無效,以後,我只睡你,所以,你也要好好的配合我,這是我對你,唯一的要求。」

他說罷,垂眸,吻住她的唇。

他腦海里再次響起那晚霍謹之的話,「我跟黎穗之間,有孩子維繫感情。」

他現在最缺的,就是一個孩子。

有了孩子,她插翅也別想再逃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