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5章 我一定要好好疼你

發佈時間: 2021-08-17 21:22:35
A+ A- 關燈 聽書

「阿馳,不會是跟你有關吧?」葉舒儀覺得自己越聽越糊塗了,轉頭看向自己丈夫,有些驚悸地問道。

「事情並不是你們聽到的那樣表面。當時我確實是跟雲博談好了,要一起投資房地產行業,前期資金我也投入了一部分,但後來我發現這很可能張泰和設的陷阱,我就撤資了。果然那塊地買下沒多久,就被證實地質鬆軟,根本不能蓋商品房。」赫連馳解釋到。

「張泰和?」赫連蘭澤沒聽說這個名字。

「就是雲博的妹夫,當初也是因為他的牽線,我才會認識雲博。雲博說他手頭上有閑置資金,暫時還不知道投資什麼合適,當時我又因為不能直接投資房地產的關係,就想通過雲博這邊,間接進軍房地產。我們兩個一拍即合,很快就達成協議,註冊了公司。

後來雲博以所謂的撿漏價收購了之前一個開發商所謂非常優質資源的地塊。當時我人在國外,大部分事務都是交給雲博這邊去處理,雲博輕信了他妹夫的話,毫不猶豫買下這塊地。

我一開始也確實疏忽了,沒有詳細了解,也就沒有異議,後來發現不對勁的時候,想阻止已經來不及,那塊地已經被雲博買下。

蘭澤,你很清楚,商場如戰場,如果明知道是失敗,這麼及時止損是最佳保全方式,所以我後期就撤出了投資。

事實上,哪怕我不撤資,那一次的投資也是註定虧損,雲博資金量斷裂也是早晚的事情,他早就在是別人的瓮中鱉了,就看漁夫什麼時候收網而已。」赫連馳說道。

赫連蘭澤皺着眉,沒有直接評價什麼,因為他不是當事人,他不了解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誰說的才是事實,但這會兒單聽父親的說辭,他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

商場如戰場,沒有那麼多道理和人情可講。

「你想了解當年事情的話,我還有一些資料應該能找得到,回頭拿給你。

如果雲箏是因為這件事,記恨於我,牽連到你,不願意跟你結婚,你可以放心地去跟她說,當年的事情,如果她一定要怪,我最多負個次要責任,要負主要責任的人是張泰和還有她自己的父親雲博。她的父親性格太過婦人之仁,太容易輕信身邊的人了,最後導致這樣的結果。」赫連馳表情冷淡地應道。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葉舒儀因為從不過問丈夫商場上的事,對於他們父子說的這些事,她也聽不懂,所以從剛才到現在,她是聽得稀里糊塗的。只是有一點聽出來了,就是雲箏父母的過世,跟自己丈夫赫連馳有些關係,這導致雲箏不願意跟蘭澤結婚,不願意進他們家的門。如果是這樣,她其實也是可以理解雲箏的心情!

後來,赫連蘭澤因為要照顧雲箏,跟父母聊完之後,就回別墅了。

雲箏這會兒還在織襪子,赫連蘭澤走過去,在她身旁落座。

「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雲箏轉頭看了赫連蘭澤一眼並問道。

「事情解決了,就回來了。」赫連蘭澤應道,然後伸手摟着雲箏,下巴輕輕地靠在她的肩頭。

雲箏笑着問了一句,

「你幹嘛啊?」

「雲箏,以後我一定要好好疼你,不讓你再受一丁點苦。」赫連蘭澤柔聲說道。

「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感性啊!」雲箏笑着搖頭。

「你以前受太多苦了,我現在想起來都心疼,以後一定要幫你加倍補償回來。」

「你別以為跟我使用糖衣炮彈,我就會被你迷惑,同意結婚的。」

「我知道,我想過了,如果你實在不願意跟我結婚,那我們就這樣過着吧,也沒有什麼不好。我還以為繼續做黃金單身漢!」赫連蘭澤應道。

「不知道誰前一秒還說要好好疼我,這一秒花花腸子的本性就顯露無疑了。」雲箏調侃到。

「我是黃金單身漢,是因為我未婚的身份,但這並不影響我疼你,你還是我赫連蘭澤手心裏捧著的寶貝!」

「我才不會相信你的甜言蜜語,快去洗澡吧,我這點毛線織完,也要休息了。」雲箏轉移著話題說道。

「好!」赫連蘭澤應道,也沒有繼續這個話題。

赫連蘭澤上樓去洗澡了,雲箏繼續織著襪子,心情卻是有些複雜。

她知道剛才赫連蘭澤跟她說的那些話,並不是哄他,從這段時間他怎樣對她,就可以看得出來了。

只是她還沒有辦法跨過自己心裏的那道坎,無法接受赫連蘭澤的求婚。

她跟赫連蘭澤結婚了,意味着赫連馳就是她的公公了,她沒有辦法坦然面對他。

雖然說她現在懷着赫連蘭澤的孩子,也是赫連馳的孫子或孫女,依然是跟他有關係。

這是她以前始料不及的意外,她沒有控制好,但她的婚姻,卻是她自己能決定的。

或許某一天她為了孩子,還是會妥協,但暫時她還是就這樣過着吧。

也許她是鴕鳥,只想着得過且過,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不去想太多,這樣日子就能一天天過下去了,想太多了,反而沒有辦法過了。

就像她跟赫連蘭澤現在狀態一般,不去想太多,他們倆住在一起,跟普通夫妻也沒有什麼區別。但如果她要去糾結和計較,那她真的連這裏都沒有辦法住,更沒辦法面對赫連蘭澤和他的家人。

赫連蘭澤上樓后,打了個電話,讓人調查當年雲家的事件,他要了解整個事件,他才知道怎麼去解開雲箏的心結。

不然雲箏哪怕被迫跟他結婚了,也會有心理負擔,他們在一起也不會真正快樂,更沒辦法帶給孩子真正的家庭溫暖,所以他只能從源頭去了解整件事,才好做出判斷並相處應對的辦法。

雖然父親這邊跟他解釋了當年的事情,聽起來似乎責任不在父親,而在於那個叫張泰和的人身上,但偏聽則暗,兼聽則明,他只能站在中立的角度,先了解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才好做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