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7章 我喜歡這樣照顧你

發佈時間: 2021-08-17 21:22:51
A+ A- 關燈 聽書

林若禾剛走開,赫連蘭澤就低頭對雲箏說道,

「你別聽她胡說!」

「人家又沒說什麼。」雲箏笑道。

「反正不管她說什麼,你都不要聽!」赫連蘭澤補充到。

「我還挺喜歡林小姐的。」雲箏感嘆到。

「她一個潑婦,有什麼好喜歡的。」赫連蘭澤吐槽到。

「蘭澤,我不准你這樣攻擊一個女性朋友,這樣有失風度!」雲箏抬起頭看向赫連蘭澤邠說道。

「好吧,我道歉。」赫連蘭澤妥協到,但心裡還是忍不住嘀咕著補充了一句——

林若禾本來就是個潑婦!

赫連蘭澤陪著雲箏繼續逛著,雲箏看到可愛的布偶,有點心動。

「雲箏,我很喜歡這個,你買來送我吧!」赫連蘭澤拿過雲箏喜歡的那個布偶,並說道。

「你一個大男人,喜歡什麼布偶啊!」雲箏笑道,話雖然這樣說,但已經決定買下來。

「你就當我保有童心。這個買了。」

「你是真喜歡,還是假的啊?」

「當然喜歡,何況還是你送的。」

雲箏最後拿赫連蘭澤沒有辦法,還是買下那個布偶。

一路上赫連蘭澤抱著那個布偶,還真是惹人注目。

本來赫連蘭澤就長得一張禍國傾城的容顏,這會兒抱著一個抱枕,更加顯眼了。

雲箏都有點衝動,跟他保持距離了,偏偏赫連蘭澤一手抱著布偶,一手牽著她的手,讓她躲也無可躲的。

「蘭澤,我們找個地方吃東西吧,我有點餓了。」

「我剛才就想說了。」赫連蘭澤說完,環顧了一下四周,然後低頭看向雲箏,「你想吃什麼?」

「吃一品軒吧!」雲箏看了一下應道。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好!」赫連蘭澤沒有意見。

兩個人進了中餐廳,赫連蘭澤要了個包廂,雲箏說不用吧,他們吃完就走了。

「還是包廂安靜一些。」赫連蘭澤堅持到。

最後雲箏還是妥協了,畢竟赫連蘭澤的身份跟她不一樣,還是不希望被打擾。

進了包廂,點了菜后,赫連蘭澤給雲箏倒了一杯茶,提醒了一句,

「有點燙。」

雲箏應了一聲,拿起茶杯,吹了吹,喝了一小口。

今天逛得很開心,她覺得自己中午可以多吃一碗米飯。

菜陸續送上來,都是按照雙人的分量上的菜。

雲箏的胃口確實很好,基本上一道菜來,一道吃光,將光碟行動貫徹到底。

赫連蘭澤不時幫雲箏夾菜,剝蝦。

雲箏說她自己來就好,讓赫連蘭澤多吃點,不用一直遷就她。

「我喜歡這樣照顧你。」赫連蘭澤應道。

雲箏有些哭笑不得起來。

赫連蘭澤現在的行為,就好像將她當成了生活不能自理的小朋友,但偶爾享受一下自己愛人的照顧,也無可厚非。

雲箏沒有再說什麼,任由赫連蘭澤照顧著。

吃飽了,休息一會兒,買單后,他們走出了餐廳。

沒想到迎面正好遇到了顧妍和她的朋友。

顧妍看到雲箏的時候愣了一下,然後視線落在雲箏隆起的腹部上。

雲箏禮貌性地點頭示意一下,挽著赫連蘭澤的手,朝前走去。

顧妍收回視線,跟著朋友進了餐廳。

「顧妍,剛才那個人你認識啊?」朋友問到。

因為注意到顧妍一直看著對方。

「認識,男的就是赫連集團總裁赫連蘭澤。」顧妍回應道。

「赫連集團總裁!你剛才怎麼不跟他們打招呼啊?」朋友頓時訝異地問道。

「不要打擾別人了,我認識他,他未必認識我。他旁邊那個女的,就是墨沉前女友。」顧妍應到。

「墨沉前女友,你不早點說,我都沒主意到。」朋友遺憾地感嘆到。

「你眼睛就一直盯著赫連蘭澤,哪裡還會注意到他身邊的女人。」顧妍調侃到。

「說得我好像色女一般。」

「本來就是。」

「你剛才說那個女的是墨沉前女友,現在跟赫連蘭澤在一起嗎?」

「嗯,你沒看到肚子都那麼大了嗎?差點忘了,你剛才根本就只顧著看赫連蘭澤而已。」

「被這樣笑我嘛,你要是早點說,我就多看那個女的兩眼,到底是有什麼魔力,能夠將墨沉迷多的團團轉,又能夠跟赫連蘭澤在一起。」

「是啊,人家就是有這樣的魅力!算了,我們別聊他們了,點點好吃的。」顧妍轉移著話題。

她現在看到雲箏跟赫連蘭澤在一起,很煩躁,特別是看到雲箏肚子又那麼大了更煩躁了。

她跟墨沉已經辦理了離婚手續,現在他們已經是沒有關係的人了。

她有時候希望墨沉能夠重新追回雲箏,去彌補他丟失的過去,但有時候又很恨,希望墨沉永遠都得不到雲箏,以後孤獨終老。

而現在看到雲箏大著肚子跟赫連蘭澤在一起,已成定局了。

林墨沉這輩子都沒有指望能夠重新追問雲箏了,她又覺得難過,替林墨沉,又或者是替自己求而不得的愛情。

「剛才那個人是誰?」赫連蘭澤這時候問了一句。

「哪個人?」雲箏不解地問道。

「餐廳門口遇到的。」

「哦,你說顧妍啊,你以前在宮梓家也見過她,忘記了嗎?」

「我對除了你之外的任何女人都記不住。」

「別這麼肉麻好不!」雲箏笑罵了一句,然後才解釋到,「她是我大學同學,後來跟墨沉在一起了,是墨沉的太太。」

「也就會你的情敵?」

「可以這樣說吧,曾經的情敵!」

「林墨沉的眼光太差了,居然為了那個女人,放棄你。不過也還好他放棄你了,不然我也沒機會。」赫連蘭澤說完,又得意起來。

雲箏看著赫連蘭澤,覺得他又開始變得幼稚起來了。

「都已經過去了,我跟他們早就沒有交集了。」

「是的,都已經過去了,寶貝,也不要去留念過去。你現在應該全身心想的是我跟兒子。」赫連蘭澤伸手擁著雲箏,頭靠在她的肩上並感慨到。

「你別鬧啦,專心開車。」雲箏輕拍了赫連蘭澤一下,抗議了一句。

赫連蘭澤笑著坐正了身子,綁好了安全帶,然後等雲箏都弄好后,才發動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