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我們要個孩子吧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6:27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費力掙扎了半天,才將自己的唇移開。

「喬御琛,你混蛋。」

「那你就當我是混蛋好了,反正不管我怎麼做,你都會恨我,那我又何必還要忍來忍去的,讓自己也跟著一起痛苦。在你眼中的我,多一條罪,少一條罪,對我來說已經無所謂了,我說了,我要你。」

兩人的戰爭還在繼續。

門口卻忽然傳來敲門聲。

安然聽到聲音,被嚇的瑟縮了一下,生怕有人推門進來。

這就是她不喜歡家裡人太多的原因。

喬御琛聲音暗啞,不悅的對著門口喝道:「誰。」

「大少爺,剛剛您說用餐,我……」

「先擺著,所有人全都下樓去,沒有我的吩咐,不許上來。」

「是,」劉管家發現了什麼秘密,連忙帶著幾個人下樓。

安然吁了口氣,似是忽然放鬆一般。

喬御琛在她耳畔道:「樓下人很多,你若真的不願意,就拚命的叫好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然剜了他一記,這個男人,就是個混蛋。

樓下的人都是他的人,她就算叫了,也不會有人上來救她。

他這麼說,分明就是耍她。

他側頭在她右側唇角親吻了一下,安然閉目。

忍,一定要忍,有他後悔的那一天。

見她不再反抗,他放肆的為所欲為了起來。

安然一開始真的不配合,故意像是木頭一樣,挺著。

可是後來……她被徹底攻陷。

她不停的安慰著自己,不是她不要臉。

只是,她也是成年女人,也有需求。

一遍又一遍的,默念的多了,心裡自然也坦然了許多。

結束后,喬御琛右手支著腦袋,側身躺在她身邊。

看著她一臉的憤然,他邪魅一笑,左手食指在她臉頰上戳了一下。

「又生氣了?」

安然白了他一眼,翻身背對著他。

喬御琛順勢就從後面環住她。

一臉的滿足。

「我們要個孩子吧。」

安然身子僵硬了一下:「你說什麼?」

喬御琛笑,明明聽清楚了。

「我說,我們要個孩子吧,家裡多個孩子,可能會熱鬧一點。」

安然感覺自己的心都在顫抖。

喬御琛感覺到她的反常,身子靈巧的從她身上翻到她對面,跟她面對面。

「你不是說你喜歡孩子的嗎,我們生一個屬於我們自己的孩子,把我們的小家庭搞起來,以後就好好過我們的日子。」

安然冷眼,聲音帶著顫慄:「然後呢?又要讓我忘記仇恨,忘記一切嗎?喬御琛,你為了幫安家那群人脫責,真的是不遺餘力啊。」

喬御琛看到她的反應,身子往前湊去,擁抱她。

「怎麼又把這事兒跟安家扯上關係了,我說的是我跟你之間的事情,是我們家的事情,與安家無關。」

「如果與安家無關,你就不會說出這種話,喬御琛,你的母親去世了,你可以隨心所欲的把責任推卸在喬御仁和他母親的身上,恨他們。我的母親冤死,我就要放下一切,做心存善念的好女人?這世上的道理,難道都要被你們這些敗類給敗光嗎?」

安然說話的聲音很是激動。

她用力的將他推開,坐起身:「我告訴你,喬御琛,不管你有多心疼那個女人,以後都不要再在我的面前說這種話,你在我心裡,也沒比安家人好太多,你別太高估你自己。」

她說完,一手捂著胸前的被子,彎身,一手去撿地上的衣服。

喬御琛反手將她重新鎖在床上:「我知道你的仇恨比天還大,可是不是只要是我說出來的話,你都要反對一二?我說要個孩子,只是想平平靜靜的過日子。」

「平靜?我這該死的人生,還去哪兒找平靜,」安然閉目,呼口氣。

「從你開口說要我給你生孩子的時候,就該知道,這是個天大的笑話,我是你一手打造出來的魔鬼,你現在竟然讓我生孩子?

退一萬步講,就算我真的是傻瓜,可以不計前嫌的為你生下一個孩子,那以後呢?孩子長大了,難道要讓他跟我一起被戳脊梁骨嗎?難道要他從小就聽著『你媽坐過牢』這種話長大嗎?

你有這種決心,你有這樣的勇氣,我佩服你,但對不起,我沒有,我不需要孩子,這輩子,我都不會生孩子。」

她從他懷裡掙脫,披上衣服下床,走進了洗手間。

喬御琛眼神里儘是沉悶。

愛上一個人意味著什麼?

當你願意放下身段,放下驕傲,去努力的迎合對方時,才會發現,有的時候,你所做的努力,對方根本就不屑一顧。

這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無關生死,只在於一道牢不可破的鎖。

你的心門打開,可她的心門依然緊鎖,那你即便前進了一百步,也無法推開那道門,無法真正的靠近彼此。

霍謹之說,一個男人若不經歷一次愛情,就不算成功,他是越來越深有體會了。

之所以有那麼多人,沒有成功,是因為這血淋淋的過程,讓人恐懼。

不過……革命尚未成功,他就仍需努力。

他就不信,他開不了她的鎖。

日子平平靜靜的過了兩天。

記者拍到,安心自打進了安然的別墅后,就沒有再出來過。

而喬御琛和安然一直生活在金沙灣的事情也被曝光。

關於他們三個人的故事依然在別人口中口口相傳,還大有劇情細節化,精彩化的趨勢。

可是三個當事人,卻誰也不出來做解釋。

周五上午,公司里下達了一個新通知。

各科室組織員工進行一年一度的秋遊。

上午通知一出來,大家就開始了瘋狂的議論,各自說著自己想要去哪兒玩兒。

安然就在喧囂的環境里聽著大家的聲音,自己忙著自己的。

十點半的時候,她的手機嗡嗡的響了起來

見是雷雅音的號碼,她拿起手機來到辦公室外接起:「喂。」

「安然,我是雷雅音。」

「我知道。」

「我想見見你。」

雷雅音的情緒並不高,安然聽的出來。

安然點頭:「好,你在哪兒。」

「我在你們公司門口。」

「嗯,等我一會兒吧,我跟領導請個假。」

安然來到公司門口的時候,雷雅音穿著一件長長的格子裙,背對著大門,站在台階邊眺望遠處。

她走了過去,雷雅音側頭看了她一眼。

安然問道:「找我什麼事?」

「上次的事情,解決了嗎?」

安然點頭:「抱歉,我還沒有去找你說一聲對不起,上次因為我,讓你受了冤枉和委屈。」

雷雅音撇嘴:「沒想到你倒是挺敢作敢當的嗎。」

「難不成你以為我會推卸責任?」安然白她一記:「我沒有那麼卑鄙。」

雷雅音難得的抿唇笑了笑:「解決了就好。」

「你今天來找我,就是要說這個的?」

「不是的,」雷雅音搖了搖頭:「我本來前幾天就想來找你了,可是最近,你的新聞太多,我怕我來的不是時候,挑釁失敗了。這幾天新聞消停點了,所以我就來了。」

「挑釁?」

「是啊,我決定要跟你公平競爭了。」

安然納悶,望向她,打算聽她把話說完。

「我要跟你爭御仁。」

安然無語一笑:「他本來就是你的,我說過了,我跟他已經沒有什麼關係了。」

「你是這樣想的,可是他卻不是這樣想的,你現在依然還是他心頭的硃砂痣,我要把你從他心頭點掉,只有這樣,他才能真正的算是我的。」

雷雅音說這話的時候,眼波裡帶著一股自信。

安然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你很看不起我這樣的對手?」

「我笑你太高看我了,我都說了,我現在是喬御仁的嫂子,你跟我競爭什麼?」

「道理大家都懂,喬御仁應該也明白,自己跟你回不去了,可那個混蛋,就是不撞南牆心不死,他總覺得,你將來一定會跟御琛大哥離婚,覺得自己還有機會。」

「那你還跟著他一起胡鬧?說什麼公平競爭呢,你是他未婚妻,你有資格帶他回美國去。」

雷雅音撇嘴:「我堂堂雷家大小姐,也是有自尊的好嗎,而且……我不得不承認,御仁在這裡,比在美國活的積極,活的快樂,雖然我不願意相信,這一切都是因為你,但他的表現告訴我,的確是這樣的。

我不想用我家以前對他的恩惠綁架他,我之所以要跟你公平競爭,就是因為,我想堂堂正正的做他的女人,不要勉強,不要逼迫,不要道德綁架。所以呀,安然,你做我的對手吧,我們公平競爭。」

安然聽她這麼說的時候,心裡掀起了不小的漣漪。

她喜歡眼前這個,眼睛裡帶著明亮的女孩兒。

她喜歡她的坦然,她的自信,她的孤注一擲和勇敢。

喬御仁,就該跟這樣的女孩兒匹配才對。

「好,我答應你,做你的對手。」

「真的?」

「嗯。」

安然應下后,走到雷雅音身前,對她伸出手:「以後……競爭愉快。」

雷雅音挑眉,挑釁似的也握住她的手:「競爭愉快。」

安然笑了起來,笑的坦然,眼神裡帶著真摯:「雷雅音,你一定要贏,一定要給御仁幸福,就算……我拜託你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