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1章 知道當年破產真相

發佈時間: 2021-08-17 21:23:31
A+ A- 關燈 聽書

最後,赫連蘭澤也只能摟著她喃喃地問道,

「雲箏,要是有證據證明,當年岳父岳母出事,直接責任並不在我父親身上,你是不是就能多少諒解他,考慮跟我結婚了?」

「我沒說過,我爸媽出事是你父親造成的。」雲箏抿了一下嘴應道。

父母的事故是意外,她不能將父母過世直接歸咎在赫連馳身上,只能說如果公司沒有破產,或許父母就不會為了躲債發生意外,所以她只能怪赫連馳導致她家公司破產,卻不能直接將父母的意外歸咎在赫連馳身上,也不能追究他任何責任。

「我知道,你是沒有這樣說。但你還是覺得當年你家公司破產,是因為我父親臨時改變投資計劃造成。如果公司沒有破產,岳父岳母或許就不會為了躲債,而發生意外。我知道你有個結在心裡,解不開,所以我不想逼你。現在我終於調查清楚當年的事了,我希望你能夠放下對我父親的成見,看看那份調查報告,再決定怎麼做,好嗎?」

「什麼調查報告?」雲箏不解地看著赫連蘭澤並問道。

「跟我來。」赫連蘭澤帶著雲箏上樓,來到他的書房,然後從公文包里拿出那個文件袋。

在給雲箏之前,就先交代到,

「你得答應我,看了不能激動,也不能影響到身體,不然我就將這份調查報告扔進碎紙機里。」

「你這是在威脅我嗎?」雲箏看著赫連蘭澤心情複雜地問道。

「當然不是,我這是在維護自己的權益!」赫連蘭澤應道。

「我答應你,我不會拿自己的健康跟寶寶開玩笑的。」雲箏回應道。

赫連蘭澤這才將那份調查報告遞給雲箏,本來是想等她生完孩子,找個適當的機會,再將調查報告給她的。

但晚上突然渴望著跟雲箏能夠早點結婚,哪怕婚禮以後補辦,結婚證也應該現在先領了。

他不希望兒子出生時身份是私生子,更不希望雲箏生孩子的時候,他的身份不是雲箏合法丈夫。

赫連蘭澤這會兒一直緊張兮兮地盯著她看,深怕她看完很憤怒或激動的。他倒是有些後悔,現在就將調查報告拿給雲箏了。

雲箏安靜地將那份調查報告看完,看起來並沒有什麼情緒變化,她抬起頭看向赫連蘭澤,對上他焦慮的眼神后,雲箏想笑,但最後卻是抿著嘴不說話了,因為她怕自己一說話,眼淚就掉下來了。

赫連蘭澤伸手將雲箏擁入懷裡,他現在是真的後悔,這會兒就將調查報告拿給雲箏看了,看到她難受卻隱忍的表情,他的心都碎了。

雲箏克制了好一會兒,情緒漸漸平復下來了,因為她現在確實是不能太激動,即使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寶寶著想,所以她即使在憤怒,再傷心,也要剋制著。

「蘭澤,我沒事。」雲箏終於開口了。

「雲箏,這件事事情就交給我來處理,你不要再想這件事了,好嗎?」赫連蘭澤輕撫著雲箏的臉頰,柔聲說到。

雲箏點了點頭,赫連蘭澤一直擁著雲箏,等到她心情完全平復下來了,才將一旁的調查報告收進文件袋裡,放進抽屜里,然後擁著雲箏走出書房。

「我沒事。」雲箏再次安撫著赫連蘭澤。

赫連蘭澤點了一下頭,然後問著雲箏,

「想吃什麼?我讓廚娘送上來。」

吃點東西,可以轉移注意力,也許雲箏就不那麼難過了。

雲箏搖了搖頭。

「我有點餓了,不然我們喝點甜湯好了。」赫連蘭澤繼續說道。

「你想喝就讓廚娘煮吧!」雲箏應道。

「我想跟你一起喝。」

雲箏看著赫連蘭澤的眼神,最後還是點了點頭。

赫連蘭澤打電話,讓廚娘煮一些甜湯送上樓來給少夫人。

廚娘在電話另一端有些不解地問道,

「可是晚上煲了老鴿湯要給少夫人喝的,少夫人不喝了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那就老鴿湯好了,燉好了嗎?」

「我看一下,應該差不多了。待會我端上樓給少夫人。」

「好,謝謝!」

赫連蘭澤掛了電話,轉頭對雲箏說,

「還是喝老鴿湯吧,快好了。」

雲箏忍不住笑了,

「你是非得讓我吃東西嗎?」

「吃點東西,比較不難過!」赫連蘭澤應道。

雲箏也承認赫連蘭澤說的話,心情難過的時候,吃點東西比較好。

她剛才看了那份調查報告時,就一直跟自己要說要冷靜,不管看到什麼,都不能太激動。但到底還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因為她看完那份調查報告,才真正明白公司會破產的原因,這從頭到尾更像是一場陰謀,從一開始張承和就已經織好了網,就等著她父親陷進去,他就收網了。

她不知道這個她曾經叫了二十多年姑丈的人,為什麼如此對待她的父母,不是姻親嗎?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也曾經是一家人,為什麼會對他們如此的狠。

「張承和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家啊?」

「他羨慕和嫉妒你父親擁有的一切。」

「可是也太狠了吧!我爺爺已經分了一家公司給他和姑姑了,他還不滿足嗎?」

「你沒聽過一句,人心不足蛇吞象嗎?他當初為了你家的財產,能夠跟你姑姑結婚,又有什麼是他做不出來的。他唯一沒有想到的,估計只有岳父岳母會發生意外罹難。」赫連蘭澤回應道。

雲箏抿著嘴沒有說話,哪怕他沒有想要害死她父母的心,卻已經是將父母逼上了捷徑。

當時父母已經是欠債累累,無力償還,如果不是因為這樣,他們也不需要躲債,也不會一時心急而發生意外。

「他已經跟我姑姑離婚了,聽我表姐說,他早在外面有別的女人,生了孩子,財產也都轉移了,最後只留給我姑姑那套房子,以及少得可憐的存款。」

「他沒有給你姑姑留下債務,已經是格外仁慈了。」赫連蘭澤冷笑了一下。

這個看起來毫無人性的一個人,到底還殘存了一點底線。

「是啊,我表姐也是這樣說。」雲箏苦笑了一下回應道。。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