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傅先生,謝謝你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6:36
A+ A- 關燈 聽書

雷雅音離開后,安然覺得心裡前所未有的輕鬆。

起碼,她跟雷雅音,不必再做敵人了。

活著不容易,能夠報好自己的仇就已經很難了,如果再添一個對手,那她真的是……無暇顧及。

她再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大家已經投票決定了這次秋遊的目的地。

聞萊山。

因為經費限制,她們可以在聞萊山,大肆的享受。

當然,也有的科室,選擇去更遠的地方,窮游。

大家的目標不同,目的地自然就是不同的。

下午快下班的時候,傅儒初給她打來了電話。

一看到傅先生的名字時,安然還不自覺的緊張了一下。

感覺好像好久沒有跟傅先生聯絡過了。

她離開辦公室,將手機接起:「傅先生。」

「安然,好久不見了。」

安然對著電話笑了笑:「是啊。」

「晚上一起吃飯吧,六點半,我去接你。」

安然抿唇,猶豫片刻,「傅先生,我們在哪兒吃,我直接開車過去就好了。」

「那我看一下,給你發地址。」

「好。」

她覺得,自己得跟傅先生道個歉,因為之前,她騙了他。

下班時間一到,安然收拾東西下樓。

她比傅儒初先到他預定的會所。

報了自己的名字后,服務生將她帶進了包間。

她等了十幾分鐘,包間的門才打開,傅儒初穿著一身藏藍色的合體的西裝,溫文爾雅的走了進來。

她站起身,抿唇淺淺然的笑著,看向他。

「傅先生,好久不見。」

傅儒初溫潤的對她勾唇:「是啊,幾天不見,你又變漂亮了。」

這麼隨聲的調戲她,安然覺得臉色稍微暈紅了幾分。

門口服務員敲門進來,將菜送了進來。

傅儒初道:「我提前訂好了菜單,你看看,還有什麼想吃的,咱們再加。」

安然看了一眼滿桌子的山珍海味:「這些就足夠了,就兩個人,吃不完的。」

傅儒初對服務生道:「把酒開了吧。」

「傅先生,我不喝酒的。」

傅儒初看她:「是怕我酒後欺負你?」

安然搖頭一笑:「不是,我身體不太好,之前做過手術,不能喝酒。」

他沉默片刻:「那我喝一點,到時候,你順路送我回家吧。」

安然點頭:「好。」

傅儒初喝酒也很文雅,小口,慢抿。

「你不好奇,為什麼我這段時間消失了嗎?」

「嗯……傅先生應該很忙吧。」

「是啊,我去了一趟法國,談成了一筆大生意,忙了這麼多天,剛下飛機,就先來找你了。」

安然看他,尷尬的扯了扯嘴角:「那我還真是榮幸。」

「我在國外……看到了關於你的新聞。」

安然握著筷子的手緊了幾分:「對不起,之前……我瞞了你。」

「其實你沒必要道歉,之前我就看出,你跟喬總關係不凡,只是那時候,你沒有說,我也沒有問。而且,之前我跟你求愛,你雖然沒有說你結婚了,但卻也很明確的拒絕了我,所以你不必道歉。」

即便傅儒初這樣說,安然心裡還是不好受。

欺騙就是欺騙。

「只是,我很吃驚,你怎麼會跟喬總結婚的。」

安然呵呵一笑:「這件事,我可以不說嗎,我不想讓自己在傅先生心中的模樣,變的更難堪。」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傅儒初挑眉:「我心中的你,沒有難堪,很美好。不過如果你不想說,我不會強迫你。」

安然咬了咬唇角:「傅先生,謝謝你。」

她覺得很神奇,這個男人……總是能給人莫名其妙的安全感。

「安然,我之前跟你說的話,依然有效,如果你有什麼需要,可以找我幫你,別的不敢說,幫你,我做的到。」

安然凝眉:「傅先生,有個問題,我很好奇,可以問你嗎?」

「問。」

「你……明明知道我現在是喬御琛的妻子,也明明知道他在北城的勢力,為什麼還會願意……說幫我呢。」

現在的她,因為占著喬太太的名號,所以沒有人敢欺負,同樣的,如果她有一天跟喬御琛撕破臉,也絕對沒有人敢幫她。

可是眼前的傅先生卻說,他會幫她。

這真的讓她莫名的感動。

「因為大家都是有故事的人,我很喜歡你的坦然,我覺得,在某些程度上,我們其實很像,心裡都傷痕纍纍,可卻不得不用盔甲把自己包裹起來,這樣的你讓人心疼。」

安然抿唇,垂眸,眼眶中有淚珠在打轉。

「看到你的時候,我總覺得,像是看到了我自己,雖然我不知道你經歷了怎樣的事情,但我知道,內心裡有故事的人,都不應該活的太蒼涼。」

安然呵呵輕笑了一聲,嘴角的弧度卻是苦澀的。

她看向他:「說真的,我真想跟你喝一杯,為了我們彼此的蒼涼。」

「等你身體好了之後吧,到時候,我陪你喝。」

安然笑了起來:「好啊。」

晚餐吃的很是愉快。

不知道為什麼,跟喬御琛在一起吃飯,他總是有辦法把她好好的心情搞砸。

可是傅先生卻與他截然相反,她本來是心情沉重的趕來赴約的,可現在……她卻心裡很舒服。

吃完飯,她親自開車將他送回家。

她回到金沙灣別墅的時候,已經快八點了。

家裡的氣氛有些凝重。

林管家小心翼翼的看向安然:「夫人回來啦。」

「嗯,」安然看了一眼滿屋子的傭人,有些納悶:「大家今天怎麼都在。」

林管家上前:「因為今天我們沒能及時聯繫到夫人,確定夫人會不會回來用餐,所以大家集體被少爺罰了。」

安然看向滿屋子的人,隨即掏出手機看了一眼,見有無數個未接電話,她頓時愧疚不已。

「對不起啊,林管家,我今天出去跟朋友一起吃飯了,手機調的靜音,所以……」

「哪兒來的朋友,」樓上,傳來喬御琛的聲音。

他穿著拖鞋,慢悠悠的走了下來。

滿屋子的人都莫名的緊張了起來。

因為少爺的臉色,很難看。

安然將碎發順到了耳後,有些尷尬。

「你在家呀。」

「你以為我會像你一樣,出去吃飯卻不報備?你當這滿屋子的人,都是死的?如果他們這麼沒有存在的必要,那我還花錢雇傭他們幹什麼?林管家,把這裡的員工都開除了吧。」

大家都有些著急了。

有人急道:「少爺,我家裡還有孩子要念大學,需要學費,請您原諒我們這一次吧,下次我們一定會小心做事兒的。」

接著,各種求放過的聲音,在安然耳邊絡繹不絕。

喬御琛看向安然:「你們求我沒有用,在這個家裡,我不需要你們,你們的任務,就是照顧好夫人,可是你們現在,照顧好了嗎?你們這麼多人,竟連夫人會不會回家吃飯都不知道。夫人大半夜的一個人回來,你們卻在家裡享清福,那我還花錢讓你們在這裡幹什麼?」

「夫人,對不起,下次我們改,請您給我們一次機會吧,我們不會再犯了。」

有些傭人,家裡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時候,的確不能失去這份工作。

她們的乞求聲,讓安然覺得心裡酸澀和難受。

她呼口氣看向眾人:「好了,沒事兒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

眾人都不敢動,因為喬御琛還沒有發話。

安然道:「既然你們是因為我才會被雇傭的,那我說了就算,你們都不會被開除,現在你們都回去休息吧,林管家,帶大家出去。」

林管家看了喬御琛一眼。

喬御琛未做聲,林管家道:「還不謝謝夫人。」

一眾人忙道謝,跟著林管家出去了。

眾人散去,只剩安然和喬御琛隔著不到五米的距離對望。

喬御琛眼神中,帶著一抹未散去的陰鬱。

他很失落,從今晚一進家門,發現安然還沒有回來的時候,心裡就很不爽。

他最近不管去哪兒,都會告訴她。

可她不回家吃飯,竟然連聲招呼都不跟他打。

他不喜歡這種看不清,觸不著的感覺。

他的一生,很少有挫敗的感覺,可現在,他卻因為安然,覺得非常的挫敗。

他想要她實打實的成為她的妻子,跟他相愛。

可是,怎麼會這麼難。

安然沉默良久,這才努了努嘴:「今晚,我去跟傅先生一起吃飯了。」

她剛剛在想,要不要撒謊。

結論是不要。

撒謊是一場賭博,開始了,不好收尾。

尤其是他極有可能已經知道她去了哪兒,跟什麼人吃了飯。

喬御琛眉心皺起,又是傅儒初。

他挑眉:「他對你很上心嗎。」

「我們很久沒有聯絡過了,所以不能算上心。」

她覺得,還是不能為傅先生說太多的話,不然喬御琛只怕要針對傅先生了。

「他不知道你結婚了?」

「知道,可是難道知道,就要跟我絕交嗎?他又不是想跟我怎麼樣,我結不結婚又有什麼關係。」

「呵,你確定?」喬御琛不屑一笑。

「當然。」

「你太不了解男人了,傅儒初這種悶聲不響的男人,比喬御仁難對付的太多,別怪我沒提醒你,不要因為他給人的感覺好,就。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