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往後餘生,各自安好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6:08
A+ A- 關燈 聽書

標題:時笙的九年。

我仔細的回憶了下我不怎麼幸福的九年,然後握住鋼筆在紙張上寫著——

我是時笙。

時家的CEO。

時家是一個聞名梧城的大家族,做生意一向恪守底線和原則,從未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時家於社會我可以保證問心無愧。

這是時家,無須我用文字過多的描述。

現在網上的事情鬧的沸沸揚揚,是我個人的感情,於大眾而言沒有任何的關係,但因為鬧到檯面上已經影響到了時家的聲譽。

對此,我願做出一番解釋。

九年前我的父母遭遇空難屍骨無存,時家僅剩我一人,那年的我不過十四歲,無論是身體還是心智都尚未健全。

一直陷入無盡的悲傷和抑鬱中。

那時的我敏感、脆弱、孤僻,直到遇到了顧瀾之。

九年前的我並不知道顧瀾之是誰,壓根就沒想過他未來會成為享譽國際的音樂大師,這些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曾經愛他愛的要命。

那年我.日日尾隨在他身後,生怕他消失在我面前,那時的他會用溫溫柔柔的語調喚我小姑娘,會為我演奏鋼琴曲。

我小心翼翼的守著他,可他終究消失在了我的生命里,我甚至連他的名字都不知曉,後面的六年我一直尋找他未果。

直到顧家董事長拿著顧霆琛的照片找上我想與時家聯姻時,當我看見那張熟悉的面孔時,我心裡顫抖的厲害。

同時也含了期待。

因為那是我.日思夜想的男人。

我大著膽子賭了一把。

賭顧霆琛娶我。

賭我們的婚姻即便沒有愛但也會相敬如賓。

賭他會像一個合格的丈夫照顧體貼我。

那時我以為嫁給他便是我的全世界。

可是那只是我以為……

我有一個藏在心底的秘密——

我愛顧霆琛整整九年。

年少時,常尾隨在他身後。

年長時,終於成為他的妻子。

九年,我堅定不移的守著那個男人九年,以一個忐忑不安、小心翼翼的守著那份暗戀,哪怕他不給我愛情,連絲毫憐憫都未曾有過,我仍舊義無反顧的待著他的身邊。

因為我的愛很純粹!

至此一生,僅此一人。

可沒人告訴我,他還有一個同胞哥哥,一個與他長的一模一樣的男人。

我愛的那個如清風朗月般溫潤的男人從不是他。

所謂的回憶,所謂的情深,從一開始就是錯誤。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這九年的執念與那份愛幾乎成了一場笑話。

可是錯誤已釀成,我們誰都沒有辦法回到過去糾正它,當我做過手術之後再次回到梧城時(備註:我得了子.宮癌,生命所剩無幾。)

當我回到梧城時,當我面對顧霆琛和顧瀾之時,我陷入了無盡的彷徨之中,我清楚我沒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不配被人愛以及去愛別人。

況且我的愛似乎被劈成了兩半。

一半是曾經,一半是現在。

顧霆琛,顧瀾之。

兩個簡單的名字聽起來簡單,可說愛又太艱難。

話雖如此,但我最終選擇了顧霆琛。

因為陪在我身邊三年的、有血有肉的男人是顧霆琛。

顧瀾之只是年少時期的一份需要格外珍惜的美好。

哪怕我捨不得,我終究是要捨得的。

我以為我選擇顧霆琛我就會幸福。

可事與願違。

在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的與自己意願背道而馳的事。

我與顧霆琛於三月前離婚。

此後,再無關係。

我與顧瀾之終究是過去。

此後祝願他前途灼目。

風居住的街道——

終究是我自己一個人的執念。

往後餘生,各自安好。

執筆人:時笙。

……

我寫下這些文字時心裡異常的平靜,像是終究告別了過去,心裡無端的鬆了一口氣,我規範的拍了一張照片發給公.關部的同事。

隨後不久,助理問我,「時總,確定要發出去?」

那張紙里並非是什麼大秘密。

只是心底自我的一次剖析罷了。

我回復道:「嗯。」

助理以時家官網的名義發了我寫的內容。

還配了一段文字。

往後餘生,各自安好。

我一直盯著微博,剛發出去沒多久就上萬的評論,下面還有人艾特了席家官網並臆想評論道:「好可惜啊,竟然是一場錯愛,九年的執念說沒就沒了,沒事沒事!!以後有席先生疼著時笙小寶寶!」

謬論因為時家發的這個微博改變了方向,很多人都在感嘆曾經、回憶年少。

罵我的人漸漸的少了,但艾特席家官網的網友越來越多。

那天是席湛帶我離開的,在網友的眼裡他是從天而降的救世主,抱著柔弱不堪的我離開,這情景是他們想見的CP。

好在席家官網格外高冷,未曾對此作出回應。

我盯著微博許久,等著形勢一片大好才洗漱休息。

第二天六點鐘我就醒了,我撈過枕頭一側的手機登上微博,見時家官網下面有七八萬的評論,很難再找出罵我的言論。

無一例外大家都在可憐我。

雖然我並不覺得自己可憐。

但這波效果到位,至少時家今日份的股票不會跌太慘,只要穩住後面的事就很好解決,我偏頭看向窗外,梧城的天難得格外的晴朗。

我心情愉悅的起身洗漱難得的換了一件露肚臍眼的白色背心,又換上了一條淺藍色的牛仔短褲,戴上幾枚時尚戒指和項鏈出門去公司。

到公司助理見我這番打扮很驚喜問:「時總心情很愉悅?」

我反問他,「難道我要很難過?」

助理搖搖頭笑說:「時總開心便好。」

我回到辦公室盯緊股票,沒有下跌反而漲了一個點,見此我鬆了一口氣又登陸上微博,看見席家官網轉了那條微博。

並配文道:「請小可愛放心,席先生一定會好好寵愛你的時笙小寶寶。」

我:「……」

這絕不可能是席湛發的,也不可能是他授權的官網,而唯一有這個膽子做這個事並愛看熱鬧的人我只能想到元宥。

他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亂。

我覺得糟心,趕緊給席湛打了電話。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