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2章 最愛你的那人是我

發佈時間: 2021-08-17 21:25:15
A+ A- 關燈 聽書

雲箏將從家裏出嫁,這對於她來說,也是一份精神的慰藉。

她最近做夢夢到父母了,他們知道她過得很好,他們很放心,讓她也不用為他們擔心,讓她跟赫連蘭澤好好過日子。

雲箏在夢裏又哭又笑的,後來醒了才發現自己被赫連蘭澤擁在懷裏。

他是那樣照顧着她,有時候她情緒激動的時候就跟個神經病人一般,他也一直遷就着她。

她真的再也找不到第二個比赫連蘭澤對她更好,而且她更愛的男人了。

她願意也很放心將自己一輩子交給赫連蘭澤,跟他一起到老。

這幾天,雲箏已經搬回家裏住了,姑姑和表姐雲朵也都來了,這兩天伴娘還有工作人員,也都陸續來到雲家。

雲家很熱鬧!

古凌對雲家依然很熟悉,因為高中那段時間,她還是挺經常來她家玩的,她還曾經跟雲箏說過,她家的院子真漂亮,種了那麼多多肉。

直到後來,她出國念書,才沒有來過。

轉眼也近十年的時間了。

這次是當雲箏的伴娘,才又來到雲家,還是跟以前一樣,又是跟以前不一樣的,至少已經是物是人非了。

有些感慨,但又不能表現得太明顯,因為雲箏只會比她更傷感,畢竟這是她家,而她最愛的父母也都不在了。

「我記得你以前說過要是我家院子能放個鞦韆就好了。」

身後傳來了雲箏的聲音。

古凌轉過頭笑了,

「你還記得啊!」

「是啊,你的主意不錯,我以後打算在這裏擺放個鞦韆。」

「你以後會搬回來住?」

「不定期會回來住幾天吧,這也算是我自己的窩。」雲箏笑着應道。

「狡兔三窟,這個主意好,要是蘭少敢給你臉色看,你就直接搬回來住。」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古凌,你這是在教壞雲箏啊!」凌馨也出來了,笑着說道。

「你可別去跟蘭少告狀,不然我就慘了。」古凌笑着應道。

「你剛才說什麼了?」凌馨這會兒倒是一副我剛才什麼都沒聽到的表情。

雲箏看着最好的兩個朋友一唱一和的,笑着搖了搖頭。

慶幸她的人生中,有這樣兩個朋友,在她最困難,最壓抑的時候,依然陪伴在她的左右。

雲箏一手搭著古凌,一手搭著凌馨說道,

「沒想到我居然是我們三個裏面最早結婚的!」

「不但最早結婚的,還最早當媽媽的。」古凌吐槽到。

「就是,我都快成檸檬精了。」凌馨跟着附和到。

雲箏笑了,

「別酸,別酸,很快就到你們了。」

「你可以將新娘捧花扔給凌馨,我就算了。」古凌立刻說道。

她現在一心想做女強人,對結婚沒有半毛錢興趣。

「我也順其自然,緣分到了再結婚。」凌馨跟着應道。

最近跟男朋友鬧了一些矛盾,有些事情,她也是漸漸看開了。

如果對方不重視也不在意你,那麼自然不會照顧到你的情緒。

像雲箏為什麼會幸福,就是因為赫連蘭澤在意她,處處提前替她考慮周全,不讓她受到半點委屈。

所以她最近在想同一個問題,強扭的瓜的不甜,或許她可以放下想結婚的念頭,重新衡量她跟男朋友關係,到底是繼續還是就到此為止,等她考慮清楚了,或許就更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麼,還有對方是否就是她想要的那個人。

「我們三個都會很幸福的。」雲箏搭着她們倆,篤定地說道。

她自己獲得幸福,也希望最好的朋友都能夠擁有幸福。

所謂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晚上她們早點休息,第二天一大早,化妝師過來了,她就開始化妝了。

從保養到化妝,前後也用了兩個多小時。

化完妝后,她就什麼都不用做,美美地做她的新娘了,至於其他的事情就交給大家去完成了。

雲箏本來以為古凌和凌馨會想了很多刁鑽的問題難道迎親一行人,事實證明她想多了。

赫連蘭澤她們來了,被攔在大門口,被問了三個問題——

來做什麼,新娘叫什麼,對新娘的承諾什麼?

回答好了,直接開門放行,連紅包都沒要。

還是一旁的伴郎宮梓主動塞給她們。

來到別墅的門前,讓他們表演個節目,自由選擇。

新郎和伴郎們面面相覷,想着這不會是什麼陷阱吧?

但畢竟事前有準備,還是跳了一隻舞,好幾個圍觀的人激動得直拍掌——

太帥了,太帥了!

凌馨更是差點失去理智地直接開門說一句,我給你們帶路!

「跳得還可以吧!勉強算你們及格吧!」古凌拉住了凌馨,對新郎和伴郎一行人說道,「對了,剛才忘了問,現在補上,結婚以後,誰管錢?」

「雲箏喜歡管,就讓雲箏管。」

「雲箏你要管錢嗎?」古凌朝樓上的方向喊了一聲問道。

「不要,太累了,我只負責花錢。」雲箏笑着應道。

「聽到沒有,新娘說太累了,不管錢。」

「行行,賺錢和管錢都我負責,雲箏就負責花錢,隨便花,愛怎麼花就怎麼花!」赫連蘭澤立刻應道。

古凌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放行。

來到閨房外,最後一道關卡了。

古凌讓赫連蘭澤跟新娘認真又隆重地表白一次,新娘要是被感動了,她們就開門。

赫連蘭澤這時候倒是有些囧了,環顧了一下左右。

「你看我們做什麼,又不是跟我們表白!」蕭忘書笑道。

「就是!」宮梓也跟着落井下石到,「正好,我跟蕭忘書也想學學!」

雲箏壓低聲音看向自己的好友,

「不用這麼狠吧!」

「當然要了,你不是說你跟蘭少都沒真正談過戀愛嗎?那讓他跟你正式表白一次,有什麼不好。」古凌理直氣壯地應道。

雲箏也就沒有再反對了,事實上,她其實也挺想聽的。

赫連蘭澤拿着捧花,站在門口,面對着這麼多人,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好,但不說這門估計就不好開了,也只能硬著頭皮開口了,就一手撐著門,低着頭開始說了,

「雲箏,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潑了我一身咖啡嗎?那時候我挺生氣的,還想着這是從哪裏跑來的潑婦,以後一定沒有男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