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6章 他終究失去了她(林墨沉番外)

發佈時間: 2021-08-17 21:25:57
A+ A- 關燈 聽書

林墨沉應酬結束后,隻身回到公寓。

這會兒坐在茶桌旁,喝着茶,似乎下午的茶還沒喝夠一般。

雲箏以前曾經跟他說過,等以後他們工作了,下班后回到家,吃完晚飯,就可以坐在院子裏乘涼泡茶,愜意又舒適。

現在他終於實現了當年的理想,但身邊已經沒有她。

小何問他,雲箏是不是他的白月光?

豈止是他的白月光,簡直就是他生命的全部意義。

只是他明白得太晚而已,他將最重要的東西弄丟了,再也找不回來了而已。

他跟雲箏是高中同班同學,雲箏樂觀開朗,似乎總有一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衝勁。

他知道她的家境很好,家裏住着別墅,開着豪車,父親是大老闆,她身上穿的衣服,隨便一件的價格都超過他跟奶奶一年的生活費。

他一直覺得他們是完全不同世界的兩個人,也盡量不跟她有任何交集。

他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他是由奶奶養大的,奶奶沒什麼文化,卻是知書達理,從小就跟他說,要好好讀書,考上好的大學,這樣他就可以過上自己想過的生活了。

他一直記得奶奶跟他說的這些話。

考上了好的大學,就可以過上想過的生活。

畢竟他什麼都沒有,除了靠成績而已。

他是以第一名的成績考進了這所高中,學校給他申請了貧困助學金,當他看到公佈榜上,有關於他的助學宣傳的時候,他選擇將那些錢退回去了。他更加勤奮地念書,因為他知道那是自己唯一的出路。

而沒在他的計劃里的,只有雲箏的出現。

他一次次拒絕她,她卻像是越挫越勇一般,纏着她不放。

有一次他被惹惱了,脫口而出一句,

「你到底是不是女孩子啊?怎麼就這樣沒臉沒皮的!」

她笑着,眼角卻噙著淚,好一會兒才低低地說道,

「因為我喜歡你啊!」

是的,她是那麼勇敢又執着地跟他說——

因為我喜歡你啊!

她經常給他帶早點,給他帶各種零食,即使他不收,她依然堅持着。

那時候他實在想不通,她怎麼就有那股韌性,堅持不懈。

他覺得自己終有一天,會像嫌棄蒼蠅那般的嫌棄雲箏,不可能會喜歡她的。

因為她跟他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她不會理解他,她最多就圖個新鮮好奇,不停地捉弄他而已。

但很快他就被自己打臉了。

因為他開始對雲箏心動了,晚上做夢還會夢到雲箏。

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他已經淪陷了。

再後來,他實在沒有辦法再對雲箏冷言冷語了,也漸漸默許了她的行為。

雲箏果然很快就得寸進尺,完全是給了一點顏色就開染房的貨。

她借口讓他幫她補習,然後再送他東西作為感謝。

她那次肺炎住院了,給他打電話,他說他沒空去看她,就掛電話了。

結果那天下午放學,他自己巴巴地帶著作業和複習材料去醫院找她,謊稱是班主任叫他來幫她補習的,怕她住院落下太多功課,拉了全班後腿。

再後來,他們就這樣走到一起了。

跟雲箏在一起的那段歲月是他有生以來最幸福的時光,雲箏可以笑得很開懷燦爛,就好像小太陽一樣,他不知不覺受到她的影響,也漸漸開朗了一些。

雲箏曾經沒羞沒躁地跟他說,

「墨沉,你以後娶我好不好?」

他當時臉一下子就紅了,但還是說道,

「等你跟我考上同一所大學再說。」

事實上,這個真有點勉強她。因為他的目標是最頂級的學府,而雲箏的成績能上重點,要上最好的還是有差距。

但沒想到雲箏就跟打了雞血一般,開始拼了,每天不在纏着他吵吵鬧鬧,而是很認真地備考。遇到不理解不會的地方,不是問他就是問老師。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在複習之餘,也會不遺餘力地幫她輔導。

有一次,他因為心疼她這麼拼,忍不住說了一句,

「以你的榆木腦袋,是考不上的,你還是別這麼拼了,大不了你考不上,我也娶你。」

「不行,我一定要考上,我一定要跟你在一起。」雲箏卻很堅持。

高考結束后,他覺得自己發揮挺好的,不出意外應該沒有問題。但對雲箏卻沒有多少信心,甚至可以說完全沒信心。

所以填完志願后,他沒有問過她高考考得怎麼樣?

就是在兼職結束后,盡量多抽時間陪她到處逛逛,有時候就單純載着她去買一個甜筒吃,她都能開心得個小女孩似的。

當時他就想,雲箏真是一個很容易滿足的女孩,以後他一定要努力賺錢,給她最好的生活,不讓她因為跟他在一起,而受了委屈。

成績下來了,雲箏居然考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好成績,只差他十幾分而已。

最後他們真的考上了同一所大學,知道錄取結果那天,他比雲箏還開心。

因為她真的是拼盡全力了,哪怕她沒有考上,在他的心目中,都是他最優秀的女孩了。

轉眼就到大學報到了,雲箏的父親開着豪車送她去學校報到。

他自己則一個人背着背包前往。

雲箏後來打電話跟我道歉,其實她不想讓他的父母送的,但父母卻很堅持,說她是他們的驕傲。她也不想讓父母失望。

他反過來安慰她說,沒關係的,雲箏,以後我們會越來越好,等我們結婚的時候,我也會開着豪車去迎娶你的。

但他最終沒有實現自己的諾言,在雲箏的父母知道他們在交往以後,私底下約見過他,並沒有直接反對他們來往,但話里的意思他還是聽懂了,他們不希望自己的女兒受委屈。他們只有這個女兒,從小就給她最好的,就是希望她過得幸福快樂。如果跟他在一起的話,他肯定是沒有辦法給她同樣的生活水平,而這是他們沒有辦法接受的。除非有一天,他能夠證明他有足夠的能力給雲箏幸福,那就另當別論。

他覺得自己的自尊心被按在地上摩擦,他被狠狠羞辱了。

雲箏的父母看不起他,雖然沒有直接拒絕他跟女兒的來往,但說的話已經表明了一切。而所謂的有一天能夠證明自己的能力,不夠是搪塞之詞而已。

那時候跟雲箏同宿舍的顧妍又瘋狂地的倒追了他一段時間,並坦白地跟他說,只要他跟她在一起,她家的一切就全部屬於他們倆的,那時候他想成為人上個人還不不容易。

只是他從來沒答應過,他不想放棄雲箏,他愛的是雲箏。

他在自尊和心愛的女孩之間搖擺不定。

直到雲箏意外看到他跟顧妍一起吃飯,他腳踏兩隻船的行為,再也沒有辦法掩蓋了。

雲箏跑來問他,是不是一場誤會?

他沒有說話,顧妍主動挽着他的手回應道,

「是啊,我們在一起了,而且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

雲箏打了他一巴掌,傷心地跑開了。

那天晚上他喝了很多酒,就好像要喝死自己一般。也是在那天晚上,他莫名其妙跟顧妍睡在一起了。

或許也不是莫名其妙,他喝多了,將顧妍大當成了雲箏而已。

他跟雲箏在一起期間,他一直都很克制,他們都想將最美好的一晚留到新婚時,但他到底是跟別的女人在一起了。

雲箏第二天來找他,腫着眼跟他說,只要他肯回頭,她就原諒他。

他卻已經沒有辦法回頭了,顧妍拍了他們之間最親密的照片,如果他不想跟顧妍在一起,顧妍就會將那些照片發給雲箏。而且顧妍還許諾他,她打算出國留學,如果他願意跟她一起出國的話,費用他們家會全包。

他到底是心動了,他覺得自己只是缺少機會而已,只要有人給他一個機會,他就有出人頭地的時候。到時候等他回來,可以重新挽回雲箏。

那時候他總是那麼天真地以為雲箏一定會站在原地等他,畢竟當年她為了倒追他,可是什麼事情都做過了,她那麼愛他,一定會等他的。

他拋棄了雲箏,選擇休學跟顧妍一起出國了。

他不知道後來雲箏家破產了,她的父母為了躲避債主發生意外過世了,她從一個被捧在手心裏幸福的女孩,一下子就墜落在地,以最痛苦的姿勢。

而那段最黑暗的歲月里,他沒有陪她度過,他甚至不知道她經歷了這些。

出國沒多久,他跟顧妍結婚,到底是沒有抵抗住她父母給他允諾的條件,只要他娶顧妍,就可以得到那些窮其一生可能都掙不到的股份。

一直到後來,他才知道雲箏家的事。

他後悔了,他不該出賣愛情,出賣自己,來獲得現在的一切,他一點都不覺得快樂,一點都不。

他決定回國,顧妍不同意,但他很是堅持,要嘛跟他一起回國,要嘛他們離婚。

顧妍到底是妥協了,他們回國了。

他無數次想過,跟雲箏再次相遇會是什麼樣的場景,但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會是陪顧妍去超市買東西的時候遇到了正在兼職的她。

她還是跟以前一樣,那麼好看,並沒有因為歲月的無情,而變得滄桑和落魄,事實上,還多了幾分堅毅和自信。

她就好像光環一樣,瞬間吸引了他全部的呼吸和注意力。

顧妍很不高興,出言不遜地諷刺雲箏,他沒有身份為雲箏說話,只能拉走顧妍。

他後來在那家超市門口,等到很晚,等到雲箏兼職結束。

他想見見她,迫切的希望能夠跟她好好談談。

只要她願意,他立刻跟顧妍離婚,他現在有能力照顧和保護她了。但她拒絕了,她聽了他的話,沒有表現出一絲驚喜和期待,反而像是對陌生人一樣抗拒。

她毫不猶豫地拒絕了他,她不希望他打擾她的生活。

是的,他的出現,已經變成了打擾到她平靜的生活。

她的生活里,已經容納不下他的出現,更不用說存在。

如果說曾經他只知道工作,渾渾噩噩地過,只為了讓自己更優秀,為了得到更多物質和金錢,那麼在這一刻,他才真正意識到自己失去了什麼,錯過了什麼。

他以為只要自己足夠努力,就可以得到自己想擁有的一切,而事實上,卻是在他選擇跟顧妍出國的那一刻,就已經徹底放開了雲箏的手。

哪怕有一天他回來了,他們之間也再無可能了。

他喝得爛醉回家,顧妍又歇斯底里地跟他鬧了一番。

他更加嫌棄她,想不明白,自己當年為什麼會為了金錢,選擇這樣一個讓他覺的庸俗和噁心的女人。

他苦笑着,懊悔著,卻已經改變不了任何事實了。

「別忘了,你現在還是我顧妍的丈夫。雲箏想跟你在一起,也只能當小三!」

顧妍的這句話就好像當頭棒喝一般,讓他連最後掙扎的力氣都沒有了。

「我們離婚吧,顧妍!」

「你想的美,我拖也拖死你,你想跟雲箏雙宿雙飛,下輩子吧!」顧妍惡狠狠地罵道,上樓去了。

下輩子——

他自嘲一笑,只怕下輩子也未必有機會了。

他渾渾噩噩了幾天,再次去超市找雲箏,但已經看不到她的身影,後來問了超市的工作人員才知道,她已經不在這裏兼職了。

他再次失去了她的音訊。

直到他再次跟她偶遇。

他拉着她手,再次跟她承諾著,

他一定會跟顧妍離婚,請她等他。

她再次拒絕著,說她已經有愛人了。

他怎麼會相信她的話呢,如果她已經有愛人了,對方又怎麼捨得讓她去超市兼職那麼辛苦。

雲箏一定是在敷衍他的!

直到那次他陪同顧妍參加了宮董的壽宴,這個機會難得,即使平時他不想跟顧妍再一起出門,為了以後有合作的機會,這次他還是陪着顧妍出席了。

那是他第一次見到雲箏的愛人——赫連蘭澤,傳說中的蘭少,赫連集團總裁。

雲箏到底是遇到了一個比他更懂得珍惜她的男人。

而他再也沒有任何勝算和機會再追回雲箏了。

他本來還以為自己足夠出色了,現實卻是給他沉重的一擊,讓他瞬間回到現實。

雲箏值得更好,她根本不用等他,自然會有懂他愛他的人守護在她身邊。

他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

真真正正徹徹底底失去了他最愛的女孩,而且再也找不回來了。

即使他跟顧妍離婚了,也改變不了任何現實。

他終究是丟了他的女孩!

最愛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