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8章 不按常規出牌女孩

發佈時間: 2021-08-17 21:26:15
A+ A- 關燈 聽書

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對方還沒回到車上,還沒看到字條。

薔薇下班后,特意往那條校道騎去,想過去看看。

自行車已經修過了,剎車失靈的問題也解決了。結果那輛車已經不在原地,空地上啥都沒有。

「就是這裡啊!」薔薇環顧了四周,確認自己沒有找錯地方,嘀咕到。

難道她下午撞車上,只是她的一場幻覺而已。

下一秒薔薇就搖了搖頭,

怎麼可能?

她又沒得妄想症。

最後,她嘆了嘆氣,朝著宿舍的方向騎去。

接連兩天,薔薇都沒有接到車主的電話。

也不知道對方是不需要她賠,還是根本就沒看到她留的聯繫方式?會不會被風給吹走了?還是哪個調皮的傢伙將紙條拿走了?

對方會不會誤會她是造事逃逸啊?

警察叔叔會不會找上門啊?

薔薇嚇了自己兩天後,決定自己去派出所報警。

「報警怎麼說啊?

說你自行車撞壞了人家汽車?

說汽車和車主都消失了,

你找不到人負責?」老莫沒好氣地問道。

「這是事實啊!」薔薇點了點頭應到。

「警察叔叔很忙的,沒空理會你這些瑣事!

人家沒有聯繫你,說明根本不需要你賠償。

而且能停在你們學校里的,車主不是學校的老師,就是跟學校有關係的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人家看你一個窮學生,也懶得讓你負責了,你就不用瞎操心了。」

「要是對方是沒看到紙條才聯繫不上我的呢?」薔薇反問了一句。

「哪有那麼多要是,你不是說夾在雨刷上嗎?風都刮不跑,哪有可能看不到!別瞎操心,自己嚇自己了。

我要出門一趟,你看好店,有什麼事情打電話。」老莫交代到。

「老闆,你路上小心!」薔薇立刻說到。

「別詛咒我!」老莫傲嬌地白了薔薇一眼,走出畫室。

薔薇笑了起來。她在這裡兼職已經一年多了,是原來的美術老師介紹的,說他的同學開了一間畫室需要找一個助理,工作時間自由,就推薦需要暑假兼職的她了。她第一次到這個畫室,就被牆上一幅小畫吸引,後來問老闆這畫怎麼賣?老闆說那是非賣品,除了那幅小畫,其他都賣,而那時候她在心裡嘀咕了一句,除了那幅小畫,其他畫都畫得很爛。

原本只打算兼職一個暑假而已,結果跟老莫熟悉了,薔薇也喜歡上這份兼職,就一直做到現在了。

她跟老莫熟悉了之後,也會聊幾句或是開玩笑。久而久之,薔薇就知道那幅畫為什麼不賣,原來那幅畫是老莫多年前畫的,原本是要送給女朋友的生日禮物,結果女朋友生日那天,他千里迢迢去看異地的女朋友,原本是想給她一個驚喜,結果驚喜沒有,反而是收到不小的驚嚇,原來女朋友早就給他戴了綠帽子,在當地有一個同居男友了。後來,那幅畫老莫就一直掛在他的工作室里,非賣品,更像是個警示作品。

薔薇——

a大建築系大四學生。

當初會選擇建築學專業,是因為聽說建築設計師很賺錢。

原本對建築專業毫不了解的她,第一志願卻是毫不猶豫就填了建築設計專業。

她學了多年的畫畫,報考的學校需要她交一個設計作品,她翻了幾本專業的書,自己設計了一幅作品就交上去了,後來順利被錄取了。

轉眼她就上到大四了,真是歲月如梭光陰似箭啊!

薔薇兼職結束,回到宿舍。

洗完澡從浴室李出來,正好凌晗從外面回來了,然後一臉神秘兮兮地跟她們說,

「你們知道嗎?李昱和蘇夕分手了。」

此李昱非彼李煜。

李昱是他們系的才子,剛大四就已經有設計作品獲獎了,現在在一家建築公司兼職,讓他們一票還在辛苦學習同樣建築系的學生羨慕不已。

李昱除了是他們系的才子,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那就是校長的公子,反正是屬於那種直接在羅馬出生的角色。

而蘇夕是他們學校的校花,當之無愧的校花啊,美得讓女人都嫉妒都那種級別。

追的人,估計可以從宿舍區排到另一頭的校外,但偏偏從一開始就鍾情於李昱,而且跟李昱還是高中同學,硬是倒追了四年,今年總算如願以償的在一起。

沒想到這麼快,就傳出兩個人分手的消息了,真是讓人有些噓唏不已。

「不會吧,不是剛在一起沒多久嗎?」蔣夢熹轉過頭來,好奇地問道。

「不清楚,我也是聽說的,說他們已經分手了!」凌晗應到。

「其實我一開始就不太看好他們!」薔薇有些馬後炮地附和了一句。

「為什麼?」凌晗和蔣夢熹都轉頭看向薔薇。

「一方太冷淡,一方太熱情,註定結果是竹籃打水一場空!」薔薇分析到。

「去——」舍友們紛紛吐槽到。

「我倒是覺得他們兩個分開了,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愛情可以因為一時衝動在一起,婚姻卻還是需要兩個人節奏合拍才能走下去。

他們兩個都很優秀,但未必是對方的菜。

分開了,才有機會遇到自己真正的另一半。」薔薇振振有詞地應到。

「儼然成了戀愛專家了啊!」凌晗笑道。

「以後你們有任何戀愛方面的問題,都可以來諮詢我!」

「去,那也得找得到人戀愛啊!」凌晗擺了擺手,一副小孩子別搗亂的表情。

然後,蔣夢熹和薔薇都笑了。

因為她們宿舍,到現在為止,還真沒有一個談過戀愛。

「曉曉,去哪了?怎麼還沒回來啊,都要熄燈了。」蔣夢熹問了一句。

「估計又自習到忘記時間了,我給她打個電話。」凌晗說完,拿起桌上的固定電話打著。

撥了號碼后,又轉過頭來說了一句,

「設計課程的張老師準備休產假,你們知道嗎?」

「這麼快就要休產假了?」薔薇脫口而出問道。

「是啊,聽說剛七個月而已,但因為是大齡產婦,擔心有什麼突髮狀況,就提前休產假保胎。」凌晗解釋到。

「那接下來誰教我們設計課程?我的畢設現在還毫無頭緒啊!」蔣夢熹說到這裡,忍不住呻銀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