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你很好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6:45
A+ A- 關燈 聽書

「你不用像防賊一樣的防著傅先生,我不會喜歡上他的。」

安然說著,臉色悶悶的要上樓。

經過他身邊的時候,他拉住她手腕。

「你確定?」

「什麼?」

「我說,你確定你不會喜歡上他?」

「對,無比確定,我這樣的人,怎麼配得上那麼美好的男人,我有自知之明的。」

她說完,要將自己的手腕抽出來。

喬御琛凝眉,用力一扯,將她帶進了自己的懷裡。

「你這樣的人怎麼了?你這樣的人很好。」

安然看他,表情愣愣的。

「以後不要再妄自菲薄了,你很好,非常好,是他傅儒初配不上你,我讓你離他遠點,是要禁止你喜歡上他,僅此而已。」

安然仰頭看著這樣的他,感覺心跳都漏了一個節拍。

他說,她很好。

發現自己有些晃神,她連忙回神。

正要從他懷裡出來的時候,他卻伸手按住她的頭,輕柔的吻住了她。

安然緊緊的閉上眼,手微微的捏住了他腰側的衣衫。

她是想側頭躲開,可是他的手卻緊緊的扣著她的腦袋,吻的更深。

片刻,他彎身,將她橫抱,上樓。

進屋后,他將她放到床上,迫不及待的傾身。

安然臉色有些難看,抵住他。

喬御琛挑眉:「怎麼,想拒絕我?」

安然點頭:「嗯。」

「你現在只有兩條路能走,第一,反抗我,那我會生撲,你可能會不太舒服。第二,順從我,那我們就溫柔彼此,都好好享受,人生苦短,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的。」

安然凝眉:「能把這種話,說的這樣理直氣壯的人,除了你,大概沒有第二個了。」

「沒辦法,我現在很生氣,我一下班就回家來,想陪你一起吃飯,結果你竟然招呼都不打一個,就跟別的男人一起去吃飯了,你進門這麼長時間,甚至都沒有關心過我有沒有吃晚飯。」

安然覺得,這條指控,她只能認一半:「你已經不是三歲的孩子了。」

「誰告訴你,只有三歲的孩子才需要別人關心吃飯問題的?夫妻之間,也需要。」

他說著,已經不再給她反抗的機會。

安然覺得,因為沒有及時回家吃飯,而被男人按在床上欺負的,全世界放眼望去,大概也就只有她這一個了。

她知道,論力氣,她終究是贏不了他,所以……妥協似乎是最不傷害自己的方式。

結束后,她趴在床上,有些無力感。

她現在特別害怕,再這樣下去,她會不會習慣了這具身體,連恨也被抵消掉?

喬御琛側身,摟著她:「這次秋遊,你跟著總裁辦的人,和我們一起出行。」

安然正閉著眼睛,快要睡著的時候,忽然睜開眼,「我不。」

「你現在對外是我名正言順的妻子,你跟我同行,再合理不過。」

「誰規定公司里的活動還要根據夫妻的名義出行的,我要跟著我們科室的人一起行動。」

「你現在是我的女人,跟著你們科室的人一起,她們會覺得很拘束。」

安然趴在床沿上的頭轉了個反向,看向他。

「我怎麼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一向以冷血著稱的喬大總裁竟然會開始關心員工的心情了。」

「我冷血?誰說的?」

「全公司的人都在說,之前沒有人知道我是誰的時候,在公司里不知道聽到了關於你的多少八卦呢,大家都說你沒人性,殘忍。」

她說著,嘴角翹起。

喬御琛挑眉:「我看,這些詞兒是你想說給我聽的吧。」

「是真的,你不能只喜歡聽甜蜜話,卻聽不了真實。」

「那我明天就派人調查,如果沒有人承認,這事兒就是你說的。這要是你說的,我可就要懲罰你了,懲罰方式,參考剛剛,一日,三餐,挺好。」

安然臉唰的紅了,這個臭不要臉的男人,真是隨時隨地的可以講這樣的葷段子。

「你這樣根本就不公平。」

「怎麼不公平了?」

「你調查誰?誰會承認在背後說你壞話了?你這不是擺明了要欺負我嗎。」

喬御琛邪魅一笑,坐起身:「沒錯,就是欺負你。」

安然撇嘴,將被子往身上一扯:「不要臉。」

喬御琛嘴角掛上了笑意,在她身側躺下。

「你真的不跟我們的團隊一起去旅行?」

「當然不,絕不,如果要跟你們一起去,我寧可不去了。」

喬御琛側頭看她:「你是排斥我的工作人員,還是排斥我?」

「你。」

喬御琛挑眉:「嗯,倒是誠實。」

安然翻身,背對著他:「別跟我說話,我要睡覺。」

喬御琛看了她一眼,淺淺的勾了勾唇角,眼神裡帶著一抹意味深長。

周六早上,安然早早的起床。

接下來是兩天一晚的旅行,她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背包。

她出門前,喬御琛還在床上睡。

所以,她就沒有跟他打招呼,直接離開。

來到公司門口,大巴車已經在等。

師傅老遠的看到她,對她招了招手。

她抿唇,淺笑著走過去:「師傅,你怎麼這麼早。」

「旅行這種事兒,我一向比較積極。」

安然四下里看了看:「來了有一大半人了吧。」

「是啊,走吧,先上車,大家陸陸續續也都會跟上來了。」

安然跟他一起先上了車。

車上已經有十幾個人了。

她跟郝正一起坐下,她從包里掏出麵包,遞給他一個:「師傅,吃早餐了嗎?」

郝正擺手:「我吃過飯才來的。」

「那我吃了,我還沒吃飯。」

她隨手掏出一本書,戴上了耳機,邊聽舒緩的輕音樂,邊安靜的坐在靠窗的位置,啃著麵包喝著牛奶,看書。

車上陸陸續續有人進來,她也沒有去看。

大概過了有十幾分鐘,原本熱熱鬧鬧的車上,忽然就安靜了下來。

就連身邊正在擺弄手機的郝正,都好像忽然僵住了一般。

安然還是沒有抬頭,因為她並沒有發現周圍的異常。

直到,身邊的郝正忽然站起。

安然轉頭看的時候,才發現,原來通道上,喬御琛不知道何時出現在了那裡。

她沒有看別人的表情,不過想也知道,大家現在到底有多驚訝。

畢竟,連她都嚇到了。

誰能想到,堂堂大總裁竟然會出現在這輛車上呢。

他看到她似乎受了驚,竟是勾唇一笑,挑眉,在剛剛郝正讓開的座位上坐下。

他側身,將她耳朵里的耳機摘了下來,聲音輕柔。

「早上出發,你怎麼也不叫我起床?」

安然用力的將口中的麵包給咽了下去。

感覺自己真的被噎到了。

車上,安靜的落針可聞。

安然舉起牛奶喝了幾口,將麵包從喉嚨里順了下去。

喬御琛抬手拍了拍她的後背:「慢慢喝,又沒人跟你搶。」

安然無奈,輕聲:「你怎麼來了。」

「你不是不跟我們一起嗎,那我只能來找你了,反正去哪兒旅行對我來說都無所謂,跟誰游倒是比較重要。」

車還在原地,喬御琛說完,看向恭敬的看向這邊的岳經理:「人還沒到齊?」

「還缺兩個人。」

「規定時間是幾點出發?」

「八點半。」

喬御琛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八點四十了,不守時的就不必等了,出發。」

岳經理點頭:「好的,司機,出發吧。」

岳經理一喊完,車子發動,離開了公司門口。

喬御琛看著安然:「麵包好吃嗎?聞著倒是香,你要是提前叫我起來,我們就可以一起吃完飯再過來了。」

安然鬱悶的咬了咬牙槽,要吃就直說。

她從包里掏出一個麵包,遞給他:「給你。」

喬御琛接過,當真在車上吃起了路邊超市裡隨手買來的麵包。

車裡的人,都在悄悄的看著兩人,這讓安然覺得不自在。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你不是說,我跟著大家,大家會很拘束嗎?你現在來了,大家會更拘束的,本來是為了來旅行的,你在,真的會壞了大家的心情。」

喬御琛聽她這麼說,對岳經理道:「告訴大家,不要因為我在就拘謹,該聊天聊天,該幹嘛幹嘛。」

岳經理在座位上起身,對著後排的人喊,讓大家放鬆。

安然倒是覺得無語,「你這是典型的掩耳盜鈴。」

「你那天不是說了嗎,大家都在我背後說我冷血無情,那我自然要表現我親民的一面來給大家看,我也要面子的。」

安然呼口氣,低頭,重新將書打開,懶得理他。

不過因為他坐在身邊,她心裡卻有了點別樣的感覺。

這感覺到底是怎麼樣的,她自己也說不清楚。

到了聞萊山,耗時一個半小時。

一行幾十人,就住在預定好的聞萊山酒店。

這邊的酒店依山傍水,環境非常的清幽。

本來按照計劃表,安然是要跟別的女同事同住一個房間的。

現在因為喬御琛來了,她被岳經理安排到了喬御琛的房間。

而喬御琛跟大家不住同一層,他住頂樓套間。

安然聽到岳經理這樣安排的時候,眼眸一轉,看向喬御琛。

「喬總還是自己去住套間吧,我是跟科里出來旅行的,就要入鄉隨俗,我住樓下。」

好不容易逃出城市,她才不要還跟他一起睡。

喬御琛的聲音,隨即響起:「既然這樣,那岳經理,你就不用給我搞特殊了,我跟夫人一起睡樓下。」

安然咬牙,該死。。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