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5章 喜歡不該喜歡的人

發佈時間: 2021-08-17 21:27:28
A+ A- 關燈 聽書

不知道誰撲哧一聲笑了,其他人也都忍噤不住跟著笑了。

「有異議的同學,可以先行離席。」蕭忘書說完,打開多媒體和電腦,打開話筒,準備開始今天的課程。

剛才被蕭忘書所謂小測嚇到的旁聽同學,紛紛收拾東西,起身離開了,但還是有一小部分建築系,仗著自己有一點專業功底的,堅持留下來了。

跟之前人滿為患的狀況相比,現在確實改善了不少.

大家以為蕭教授不過是嚇嚇那些旁聽佔用資源的同學,沒想到最後半節課,還真的進行了隨堂小測,頓時慘叫聲一遍。

而蕭忘書不為所動,小測也是當堂批改,及格的可以回去了,不及格的留下來補習。

「蕭教授,我晚點還有兩節課。」有人小心翼翼的說道。

換句話說,如果要留下來補習的話,他就來不及上接下來的課程了。

「那就這周末之前,交一篇關於設計的小論文發到我的郵箱。」蕭忘書抬眸回應了一句。

那兩堂課後,蕭教授是笑面羅剎的美名頓時傳遍了校園每個角落了。

沒有人再會去他上課的班級聽課的,當然班上的同學也沒人敢逃課了。

薔薇依然中規中矩地上著課,空閑時間去畫室兼職。

不管教授們布置的課後作業有多繁重,她總是能夠按時完成,是的,不提前也不推遲,很準時。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跟蕭忘書有空的時候會在一起吃頓飯,就權當完成交往任務,頻率基本上一兩星期一次。不然長輩問起他們的交往情況,都不知道怎麼回答了。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幼兒園寶寶在集贊,集到幾張可以換玩具一般。

這一天,薔薇心情有點不好,突然很想喝酒,但又不能帶壞舍友,翻看了一遍通訊錄,最後給蕭忘書打電話了。

「大叔,你有空嗎?」

「如果是別人問,就沒空,你問的話,再沒空也要抽出時間。」蕭忘書在電話另一頭應道。

薔薇笑了,

「那就九點老地方見。」薔薇說完,掛了電話,收拾一下東西,關了畫室的門,出發了。

蕭忘書在電話另一頭,拿著手機,有些哭笑不得起來。

老地方是哪裡啊?

他們從交往開始,到現在一起吃的飯,不超過十個手指頭,而且去的還是不同的地方。

這個小妮子所謂的老地方是哪裡啊?

即使這樣,蕭忘書還是回到包廂跟哥們說一聲就要走了。

「忘書,你去哪啊?」赫連蘭澤嘴裡叼著煙一邊打牌一邊問了一句。

「有點事,晚上你們多喝兩瓶,算我的。」蕭忘書說完,走出包廂,跟經理交代,晚上這一頓划他的賬。

「你們說,忘書是不是談戀愛了?」赫連蘭澤拿下煙,對哥們說道。

「不可能,除非太陽打從西邊出來。」宮梓連想都不想就問道。「你們還不了解他。」

「我也覺得不太可能,除非他能走出來。」

「都過去那麼久了。」赫連蘭澤嘀咕了一句。

「有的人就是死心眼,老蕭就是。」宮梓篤定地應道。

赫連蘭澤看著宮梓,沒有再說什麼。

畢竟關於老蕭的事,他們都清楚,但誰也沒有辦法。

蕭忘書從車上下來,遠遠就看到薔薇了。

她就坐在角落的位置,安靜地端坐著,就好像一個乖巧的小朋友一般。

蕭忘書想到這裡,笑著搖了搖頭,薔薇本來就是個小姑娘。

薔薇抬起頭,看到蕭忘書笑了,

「我以為你不知道我說這裡。」

「說明我們還是心有靈犀。」蕭忘書在對面坐下並應道。

事實上,哪有什麼心有靈犀,他不過是用排除法,排除一些最不可能的,然後來這裡的路上,又同時打了兩個電話,去另外兩個比較有可能性的地方問了一下有沒有見到她而已。

「我點了一些東西了,你看看還有什麼需要點的。」薔薇應道。

「你點了就好,不夠呆會再點。」蕭忘書應道,下一秒看到薔薇手中拿著一罐啤酒,愣了一下,「你喝酒?」

「大叔,我已經二十歲了,別將我當小孩子看待行嗎?」薔薇笑道。

「你滿二十了嗎?」蕭忘書抬眸問道。

「雖然不滿二十,但滿十八,已經是個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

「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蕭忘書沒有喝酒,而是伸手拿過一罐冰可樂打開。

「沒有啊,就想喝酒而已。」薔薇應道。

蕭忘書抬眸看了薔薇一眼,

「果然還是孩子,這麼任性。」

薔薇笑了,

「大叔,你未必喝得過我。」

「是嗎?我開車不能喝酒,不然試試看,我們誰的酒量更好。」蕭忘書根本不相信薔薇的話。

「你別不相信我的話,你真喝不過我。」薔薇篤定地說道。

半個小時后,他們從江邊的燒烤攤轉移到了蕭忘書的公寓,這會兒坐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一人一瓶啤酒干著。

沒過多久,蕭忘書看著一地的啤酒罐,擺了擺手說道,

「我有點撐了,休息一下。」

薔薇笑了,

「沒事,可以給大叔一點緩衝的時間。」

蕭忘書笑著搖頭,

「小樣,還挺狂妄的。」

薔薇笑著,也不反駁,過了一會兒才應了一句,

「其實我挺想知道醉了是什麼感覺。」

蕭忘書看著薔薇,

「跟我說說讓你想醉的理由好了。」

「也沒什麼,就是想休息而已,喝醉了或許就能忘事。」

「你想忘掉什麼?」蕭忘書又問道。

「很多。」薔薇想了一下應道。

「比如——」

「比如不那麼想我媽了。」

「還有呢?」

「忘記了怎麼去喜歡一個人。」

「你喜歡的人不喜歡你?」

「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歡我,我沒表白過。」薔薇聳了聳肩。

「所以有可能他根本不知道你喜歡他,為什麼不試著爭取一下?」

「不能表白,也沒有辦法爭取!」薔薇搖了搖頭。

「你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人?」蕭忘書試探地問道。

「可以這樣說吧!」薔薇笑了,坦誠地承認到。

「有夫之婦?」

「不是。」

「同性?」

「不是!」

「老師?」

「不是!」薔薇又搖了搖頭。

「那真猜不出來了。」蕭忘書一副沒有辦法了的表情。

「其實我喜歡的人是我表哥。」薔薇公開著答案。

「這個估計就有點麻煩了。」蕭忘書感慨到。

「是啊,喜歡的時候,不知道,後來才知道他原來是我表哥,你說可笑不可笑。」

「為什麼以前不知道?」

「因為以前我還不姓蘇啊!」薔薇笑眯眯地應道。

蕭忘書看著薔薇,過了一會兒才應道,

「你喜歡的人那個人是宮梓?」

「你怎麼知道?」薔薇頓時瞪大了雙眼,錯愕地看著蕭忘書。

「蘇家的表親不就是宮家。宮家少爺就只有宮梓。除非我猜錯了。」蕭忘書應道。

薔薇頓時漲紅了臉,她以為自己這樣說,蕭忘書不會對應上人的,沒想到他一下子就猜出來了。

「放心吧,我會幫你保守這個秘密的。」

「其實也沒有什麼,我知道我們倆是不可能的,而且我也沒想過要進一步發展。」薔薇拿起啤酒又喝了一口。

很喜歡一個人,但理智上也很清楚,他們是不可能的,所以就這樣默默喜歡著就好,她也沒什麼不滿足的。

「如果是別的事,或許我能幫你,這個我還真沒辦法。畢竟你們有血緣關係。」蕭忘書說道。

「你幫我保守這個秘密就足夠了。」薔薇應到,然後又喝了一口啤酒後,看向蕭忘書並反問到,「大叔,你跟女朋友分手以後,為什麼不再找一個呢?沒有遇到合適的?」

「因為還沒有信心給對方幸福,就不要去打擾對方的人生。」蕭忘書應道。

「大叔,你這要求有點高啊,你又還沒有跟對方交往,又怎麼知道自己能不能給對方幸福呢?」

蕭忘書笑著,沒有多做解釋,

「或許是因為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吧!」

「這個有可能!」薔薇點了點頭,接受了蕭忘書的這個答案。

「你呢?打算放下那個人,試著去愛一個你可以愛的人了嗎?」

「我無所謂啊,反正我還年輕!」薔薇笑道。

「在你眼裡我是不是已經很老了?要趕緊找個人定下來了?」蕭忘書笑著反問到。

「是有點老了,如果大叔還是這麼挑的話,我看是很難找到合適的了。」薔薇一本正經地應道。

蕭忘書哈哈大笑起來。

薔薇也跟著笑了,重新打開一罐啤酒,繼續喝著。

蕭忘書不得不佩服薔薇的酒量,他多少有點醉意了,而薔薇卻好像一直在喝礦泉水一般,毫無醉意。

還好喝的不是白酒,不然估計這會兒他早已經趴下了。

「我發現你在課堂上表現很低調!為什麼?怕同學們知道你太優秀,嫉妒你?」蕭忘書好奇地問了一句。

「倒不是,只是習慣而已。」薔薇應道。

她也沒有刻意要去隱瞞過什麼,也沒有刻意要去張揚著什麼,就跟所有普通大學生一樣,默默上著課,兼著職,並不突出,也不晦暗,就這樣淹沒於人群中,對於她來說,就是最好的保護色和歸宿。。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