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你就這麼盼著我死?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6:52
A+ A- 關燈 聽書

岳經理倒是為難了,讓大總裁住標間……

他抹了抹頭上的汗,走到安然面前道:「夫人,要不您就跟總裁上樓去吧,這樓下的環境……」

聽到這聲夫人,安然還覺得有些不適應。

不過她還是道:「監獄我都住過,標間可比監獄里好太多了。」

她坦然一笑,喬御琛倒是臉色不怎麼好。

他冷眼白了岳經理一記:「我們今天就睡樓下,你去忙你的吧。」

「好的,喬總。」

岳經理連忙逃命。

喬御琛走到安然身前,聲音不大:「怎麼又提坐過牢的事情。」

安然看他:「是事實,這裡的確比牢房裡舒服太多了。」

她沖他一笑,轉身走到前台,登記名字,領鑰匙。

她故意要刺他的,他不是說愧疚嗎,那就多愧疚一下好了。

上樓后,喬御琛跟她一起進了房間。

他環顧四周,覺得周圍的環境實在是差強人意。

不過安然倒是坦然,打開自己的行李,將自己會用到的東西取了出來。

「按照流程,十點半會在一樓大廳集合,大家一起去爬山,你去嗎?」

「你爬山?你這身體爬什麼山,不行。」

「不強求一定要爬到山頂,我不是三歲的小孩子,知道量力而為,而且醫生也說過了,適當運動一下,對身體還是有好處的。」

她說著,就往洗手間里走去,換衣服。

不過幾分鐘的功夫,她就換了一身紅白相間的運動服出來。

她的頭髮雖然短,但也已經能夠束起來了。

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她這副青春活力的樣子。

她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包:「如果你不去的話,我就先下樓去了。」

「誰說不去了嗎?一起。」

喬御琛起身,也去換了一身衣服,跟她一起出來。

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參加這種形式的員工秋遊。

以前,他都是帶著總裁辦的工作人員的,單獨出去行動的。

這會兒站在大廳里,被一眾員工怯生生的看著,他覺得實在是不爽。

他是有些後悔了,早知道,拉也該把安然拉到他們組去。

楊主管簡單的跟大家說了一下行動須知。

爬山時間是一個半小時,十二點的時候,大家在山腳下集合,然後一起回酒店的餐廳用餐。

一說完解散,大家就一窩蜂的離開了。

安然慢悠悠的走到後面,對身側的他道:「都是因為你來了的,大家是想避開你。」

「你確定?」

安然看他,眼神帶著一抹犀利:「不然你以為,他們都挺稀罕你的?」

「我可是給他們發工資,提供他們這次旅行的人。」

「呵,你也是個暴君,」她瞥嘴,往前走去。

喬御琛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安然側頭,看他:「幹嘛?」

喬御琛挑眉:「那我在你眼裡,算是暴君嗎?」

「嗯……不算。」

喬御琛驚喜了一下:「真的?真心話?」

安然點頭:「嗯,是真心話,你在我眼裡,不是暴君,是混蛋。」

喬御琛剛剛燃起的激動心情,瞬間被她潑滿了冷水。

他不爽,安然要將手抽出來,可他反倒順勢,將手從她手腕上,力道更緊的,跟她手拉手。

安然吃驚:「你幹嘛呀。」

「爬山。」

「爬山你牽著我幹嘛,鬆開我。」

「不松,一起,」他說完,轉身拉著她往山上走去。

安然被她拉的有些被動。

可是試了幾遍都掙脫不了他。

「你這樣很無聊誒,被人家看到,又要胡亂議論了。」

「讓他們隨便議論好了,沒見過夫妻手拉手的不成。」

要不是她在人群的最後方,她現在真的會覺得丟臉死的。

山很高,為了能夠順利登頂,好多人都不自覺的加快了步伐。

怕了不到一百米的時候,兩人已經被甩下了很遠。

到了二百米處的時候,他們基本已經看不到同公司的人了。

安然走著走著,看到路邊有塊石頭。

她走過去,坐下:「等一下。」

喬御琛回頭看她:「怎麼了?累了?」

安然點頭,沒做聲。

喬御琛在她身側坐下:「那就爬到這裡,你好好休息,休息足了,我們再下山。」

「男人不是都很愛運動嗎,好不容易出來秋遊,你跟我坐在這裡,不覺得無聊嗎?」

「我要是會覺得無聊,還來找你幹什麼,我去海邊度假酒店一躺不就可以了。」

安然聽他這麼說的時候,心裡納悶了一下。

所以呀,他怎麼會想起來跟她一起的呢。

見她狐疑的打量自己,喬御琛勾唇:「怎麼,被我迷住了?」

「你想的美。」

她將視線移開,望向不遠處的風景。

雖然是半山腰,可是也已經能領略到美麗的風景了。

喬御琛勾唇一笑:「覺得這裡怎麼樣,美嗎?」

安然點頭:「嗯,不過山頂應該會更美。」

「你要是想看山頂的風景,我可以背你上去。」

安然聽他這樣說,側頭看向他:「你背我?」

「很奇怪嗎,又不是沒有背過。」

「上次情況跟這次不同。」

「一樣的,不過目的不同而已,上次是我要帶你去山頂看我母親,這次是我要帶你去山頂領略風景。」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然笑,發自內心的笑。

喬御琛看呆了一笑,眉心和煦的完出一道弧度:「好笑嗎?」

安然聳肩:「沒有。」

「那起來吧,我背你,我們出發。」

她搖頭:「等我養好了身體,我要自己爬上去。」

「那可能要很久以後了。」

「沒關係,好的東西,不怕等。」她說著,抬了抬自己的手:「坐著休息就不要拉著我了,不方便。」

喬御琛鬆開她。

她順勢坐在原地屈膝,環抱住自己的雙腿。

他看著她的側顏,由著山色襯托的她,靈動非凡,很美。

「以前你喜歡運動嗎?」

安然點頭:「嗯。」

「都喜歡什麼運動。」

「跑步,登山,都不錯。」

「女孩子一般很少有人喜歡爬山的。」

「我第一次登山,是跟我哥一起,那時候,他跟他幾個同學帶著我一起去的,我之所以喜歡上這個項目,就是因為當時,山有些陡峭,我看到他們幾個同學互幫互助,一起登頂,那讓我覺得,登山這項活動,是可以把人與人凝聚在一起的,所以才喜歡。」

喬御琛一直就這麼痴痴的望著她。

她喜歡一樣東西,很純粹。

就像她喜歡登山的理由一樣,簡單到讓人無法想象。

「我小時候也挺喜歡這種運動的。」

安然笑:「是嗎?」

「只不過後來發生了一件事兒,我母親禁止我再做這種危險的事情。」

她看她:「你去探險登險峰了?」

「那倒不是,說起來,真是個大烏龍,那次,我們也是一行幾個少年人一起登山,結果沒想到,那天有人竟然要綁架我。可是這個綁匪太糊塗,綁錯了人。

那天我回到家的時候,正好我母親接到了電話,說我被綁架了,跟我母親要錢。我母親拿著電話,看了我好半響才反應過來,讓孩子接電話。

對方當真讓孩子接了電話,我聽過聲音才確定,那是我的同伴。那天,幸虧我母親報警及時,我同學才沒有出事,不然後果真的不堪設想。我母親也是因為這件事兒,堅決不允許我再去參加這種活動。」

安然側頭呵呵笑了起來,他看著她,挑眉,很享受她此刻的模樣。

「很好笑?」

「抱歉,雖然我也知道你被綁架,這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好事兒,不應該笑,可是想到那個糊塗的綁匪,就忍不住……呵呵。」

「的確是,不過也算是我命大,如果那天,被綁架的人是我,我母親一定不敢忤逆綁匪的意思報警,若真給了對方錢,說不定對方早就把我撕票了,你現在也不會認識我。」

安然聽他這麼一說,她微微嘆口氣:「這麼說起來,我笑早了,早知道,還真應該祈禱綁匪能夠成功呢。」

喬御琛斜了她一眼:「你就這麼盼著我死?」

「你要是能在那時候離開這個世界,我就不用受這麼多苦了。」

「嗯,對,我若死了,你就能跟喬御仁在一起了,你會妥妥的成為喬家的女主人,我媽也會被喬御仁的母親逼死,那樣,你們兩個就算是人生大贏家了。」

安然凝眉,「如果按照這樣算起來,我跟你兩個人,還真是命中注定的冤家,對吧。」

他挑眉:「我們是夫妻。」

她笑:「假的。」

「該做的都做了,算什麼假的?」

「嗯……不走心只走腎的假夫妻。」

不走心?喬御琛苦笑。

如果他說,自己已經走心了呢,她會信嗎?

如果他說他愛上她了,她只怕根本就不會接受他吧。

他眼神中現出一抹苦澀。

「你要是想走心,我也可以奉陪,」他看著她,試圖試探。

安然看他,想也不想的道:「瘋了嗎?」

「跟我做走心的夫妻就是瘋了?」

安然鬆開環抱著膝蓋的雙臂:「不然你以為,我跟你可以相親相愛,長長久久的做一對幸福的夫妻?你以為我們可以像那些老來還能手牽手一起散步的夫妻一樣,幸福的生活一輩子?」

她呵呵一笑,搖頭:「根本就不可能,這一點,你很清楚。」。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