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膽大妄為(5000字)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6:39
A+ A- 關燈 聽書

席湛給的地址在機場門口,我過去的時候看見那邊停著幾輛豪車,那個位置是不允許私人停放的,能將車停在那裡的人非富即貴。

裡面有一輛黑色賓士的車牌號全都是由數字1組合的,壓根不用猜這就是席湛的車。

他應該就在車上等我。

我把跑車規矩的停到車庫裡,隨後下車要去找席湛,但剛到那輛賓士車旁還未打開車門就被人喊住,而且還是一個極其厭惡的人。

「時笙,你怎麼在這?」

這個聲音非常令人厭惡,她總是學不乖,從來都不清楚什麼人該惹什麼人不該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但她有狂傲的資本。

畢竟她是葉家未來繼承人。

與顧霆琛仍舊存在未婚夫妻的關係。

我背著身問:「與你何關?」

我看都懶得看她。

她嘲諷的問:「你的病怎麼樣了?」

我:「……」

我真的很厭惡身後的這個女人,但見她不依不饒的架勢我又頭痛,我原本可以立即打開車門離開的,但我不希望她看見席湛。

我轉過身想懟她幾句的,但看見她身側的男人一怔,我壓根沒想到顧霆琛也在這兒。

當然不止顧霆琛。

除開葉老爺子,葉家的人都在。

包括顧霆琛的姑姑葉夫人。

他應該是來機場接她們的,不知道他是來接他的姑姑葉夫人,還是刻意來接葉挽的。

無論是誰,這與我而言並不重要。

見我略微驚訝的模樣,葉挽的雙手刻意的挽上顧霆琛的胳膊故意奚落我道:「時笙,你剛在教堂大鬧過沒兩個月又和顧瀾之傳出緋聞,還牽扯上桐城的席家,而且不久之前還和傅溪接吻……你真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我曾經覺得葉錦沒長腦子,葉挽還稍微好點,但現在看來葉家的兩個小輩都很一般。

我眯了眯眼盯著顧霆琛,他直接將葉挽的雙從自己的胳膊里甩出去,神色淡漠的望著我,像是不想參與這場女人之間的爭鬥。

這要是以前他就會顧著我的。

因為他說過,我是他的底線。

可現在他卻無動於衷。

正如兩個月前那般。

其實他是為了我能活著才和小五做了交易,按理說我是不該怨他的,因為他的出發點是好的,但是那句生不出孩子徹底傷了我。

我所有的卑微和狼狽在他說出那句我生不出孩子后打住,我不再懇求他帶我回家。

更不想再阻止他結婚。

只想迫切的逃離那兒,好在席湛出現!

我吐了口氣,覺得沒意思。

葉挽被顧霆琛甩掉手面色尷尬的掛不住,她突然說了句好話,「祝你身體健康。」

我奇怪的看向她,「你腦子有坑?」

葉挽見我這麼直接臉色瞬間蒼白,我淡淡的提醒她說:「網上那些事做了回應,我懶得跟你再解釋計較什麼!而且我和傅溪接吻又如何?當時我離婚了是單身,我想跟誰在一起就在一起,況且現在我和顧瀾之的緋聞又跟你有什麼關係?我可以立即答應與他在一起,我甚至可以招搖的去追求顧霆琛!因為我現在是單身,我喜歡誰我就可以追求誰,當然也可以接受任何人的喜歡,包括我的前夫顧霆琛。」

葉挽的臉色非常難看,顧霆琛目光如炬的望著我,我笑了笑盯著他道:「當然我說的是假如,我不可能再跟顧霆琛有牽扯,畢竟這個男人是過去式,我不會再讓自己吃回頭草。」

顧霆琛冷冷提醒我,「時笙夠了。」

這是自兩個月前到現在顧霆琛與我說的第一句話,眼裡的怒火是我明確能看見的。

我微笑著問他,「你是不是還愛著我?」

我戳著他的心諷刺道:「我沒法生孩子而已,但你還愛我的對不對?顧霆琛,我現在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得不到我心裡痛苦嗎?」

顧霆琛:「……」

現在葉挽和顧霆琛的臉色都十分的難看,葉夫人在旁邊打著圓場溫雅笑說:「時總,你們年輕人的情愛我不太懂,但你說都是過去式。現在霆琛是挽兒的未婚夫,我清楚你們大家心裡都知道底線,不做令大家都傷心的事。」

頓了頓,葉夫人精明的說:「感情歸感情,不要影響了時葉兩家一直以來的和氣。」

我和葉家的和氣全是因為葉老爺子。

當葉老爺子退居幕下之後,葉家一定會是我的囊中之物,這是我對葉挽不乖的懲罰。

不過這事得從長計議。

我笑著說:「自然。」

我放軟自己的身體靠著身後的車,淡淡的提醒葉挽道:「我們的葉總每次都先開口諷刺我,當初還潑我一杯紅酒,自己換得什麼?額角上的疤痕?你每次都沒落得好處,我要是你我早就學乖了,希望葉夫人好好管管。」

葉挽的額角上有淺淺的疤痕,估計與我臉上這個一樣很難去掉,都怪她自己太作!

葉挽憤怒的目光瞪著我,但因著顧霆琛和葉夫人都在,她不好發作,葉夫人說著賠禮的話道:「抱歉時總,我一定會管著挽兒。」

他們沒有離開,我沉默的盯著他們,他們也不好意思一直站在這兒,還是葉夫人開口說離開,待他們的身影轉過時我趕緊開了車門。

我快速的上了車,在關門的時候看見顧霆琛突然回眸瞧過來,對上他的視線時我微微一笑,心裡懊惱,他應該看見席湛了吧?

不過他看見又如何?

顧霆琛不是一個找事的男人。

我微笑看他,他臉色蒼白陰沉,突然啟唇無聲的問道:「你和席湛是什麼關係?」

我啟唇無聲回道:「你猜?」

我快速的關上車門,因為是夏日,車裡的空調開的非常足,我身體感到一陣涼意。

我偏過頭,瞧見微垂著眼眸的席湛。

他的膝蓋上放著筆記本電腦,看樣子在處理事情,在他見我上車沒有與我打招呼,而是直接冷淡的吩咐司機,「開車,去奧傑。」

奧傑是梧城最有名的會議大樓。

司機開車,接下來是無盡的沉默。

剛剛在車外發生的事情席湛都見著了,但他沒有問我,他這個男人是沒有好奇心的。

要是平常男人肯定會寬慰我一句。

我倒不在意他這麼冷淡。

我這次來找他主要是因為元宥。

不過現在他正在忙工作,我也不便打擾,我乖巧的坐在他身側,到了奧傑他離開去辦自己的事情了,而我坐在車裡耐心的等他。

這一忙就快到晚上。

我在車裡等了他四五個小時。

這四五個小時我都在微博上盯著,生怕元宥做出什麼出格的事,好在風平浪靜。

其實說不上風平浪靜,因為之前元宥用席家官網轉發了那條微博,已經惹的大眾泛起粉紅泡泡將我和席湛兩個人組成新的CP。

實際上我和席湛毫無關係。

我說的關係是類似於情愛。

就在我惆悵之時,我透過車窗看見席湛從大樓里出來,身體挺拔高挑,步伐堅定沉穩。

因為一貫冷漠神色,他周圍的那些千金小姐都不敢與他搭訕,只得乖巧的走他後面。

而且僅僅是跟在門口。

司機打開車門,席湛彎腰要進來的那一瞬間頓住,他眸光緊緊的盯著我,暗沉流轉。

似乎才看見我似的。

我想會不會是因為我今天穿的?

雖然席湛清心寡欲,但他畢竟是一個男人,遇見漂亮的女人有時候心動是正常的。

哪怕這無關於情愛。

就是男人打量女人的眼光。

他擰眉道:「下次別穿這種。」

果然是因為我的穿著引起了他的目光。

我下意識問:「怎麼?」

席湛冰冷的嗓音道:「太露。」

我:「……」

他是第一次對我的穿著評頭論足。

而且他是才看見我這樣穿的嗎?

他到底有多無視我?

我垂著腦袋看了眼露著腰腹的白色小背心,想懟他一句這麼穿惹著他哪裡了,但又不敢跟他起爭執,索性自己咽下了這口悶氣。

我癱坐在後面望著車窗外的夜景沒有說話,沒多久司機問我要了我公寓的地址。

我報上地址,司機送我們回了公寓。

我帶著席湛到我家,想著都還沒有吃晚飯打算去廚房做,可我貌似不太會做飯。

我問席湛,「你晚上想吃什麼?」

「隨意。」

他進來換了鞋子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腦似乎又要開始忙事,我拿出手機叫了外賣。

其實我不是不會做飯,在和顧霆琛三年的婚姻里做過無數次,什麼菜系都會的。

可自從四個月前從S市醒來之後我再也不願意進廚房,甚至麻痹自己只會做泡麵和白粥。

心裡有結,不願打開。

我放下手機過去坐在席湛的身側,看見他正在瀏覽微博,是打算處理我的事情嗎?

他的確忙,現在才騰開時間做這事。

席湛瀏覽到下面看見我和顧瀾之的視頻,他點開聽見道:「九年前,我到這兒找過你。」

視頻裡面的我在樓下,顧瀾之在二樓的位置,視頻看上去我們四目相對並含情脈脈。

我偏過眸看見席湛凝著眉,我想關掉這個視頻但不敢上手動席湛的電腦,只得無奈的解釋道:「那天晚上我回到梧城睡不著,開車隨意逛到了這裡,沒想到顧瀾之他也在。」

我目前都不知道是誰拍的這個視頻。

這時候視頻里傳來,「我曾經很喜歡你,喜歡的快要了命,念著你的名字都能讓我肝腸寸斷,即使死也無所畏懼,就連現在遇見你的心情都是驚心動魄的,壓根無處安放!」

我:「……」

我很糟心,白天被元宥背出來,現在又被席湛當著面播放,好在他似乎覺得無趣,突然退出視頻問我,「這事你認為怎麼解決?」

我懵逼問:「什麼?」

「席家官網轉發的這微博直接刪除並不能讓他們停止猜忌,必須做一個特殊的說明。」

「找個席家員工背鍋?」

他挑眉看向我,「嗯?」

我胡扯道:「就說他CP感太強,深陷其中無法自拔,特別希望我們兩個在一起,所以私自拿著席家官網發了微博,已讓其離職。」

席湛念道:「我們兩個在一起?」

「怎麼可能?我又不喜歡你。」

剛說完這話我就捂住了自己的嘴。

我怎麼能這麼直接?!

不過應該也沒什麼。

畢竟席湛說過,「我不是你能惦記的。」

他這話更傷人。

聞言席湛面色冷了一下,但沒有追究我這話,而是登錄上席家官網優雅的打著字。

他的手指白皙修長,非常結實有力,是手控黨非常喜歡的那一類型,看得我想含著。

是的,含在嘴裡。

漂亮的簡直太過分。

想到這,我滿臉通紅。

我怎麼能在心裡這麼臆想席湛?

而且白天還想著他的手掌握住我的腰。

我:「……」

我真的該和他適當保持距離。

席湛用席家官網發了一條簡短的微博,「白天那條微博是底下員工造謠生事,已處理。」

並且他還刪除了上一條微博。

席湛這微博簡短有力,這股風波明天就會過去,我鬆了口氣說:「謝謝你二哥。」

「不必客氣。」

說完他不再理我起身進了卧室。

不一會兒外賣到了,我進門喊他吃飯,他已經脫下身上的西裝,只留一件白色襯衣。

不過領口仍舊系著領帶。

吃完飯後我沒有卸妝,而是肚子有些不舒服的躺在沙發上,想著待一會兒再離開。

越躺肚子越難受,翻江倒海的痛,最後我沒有辦法,進了卧室過去趴在席湛的身側。

因為席湛是我目前唯一能依賴的人。

當時他正靠在床頭看我放在枕頭邊的書,我過去趴在他身側軟軟的嗓音說:「我疼。」

席湛淡問:「哪裡疼?」

他的嗓音毫無溫度,但我似抓住救命稻草一般,伸手握住他的掌心放在我平坦的肚子上,他掌心的冰冷觸到我的肌膚令我舒服的嘆了口氣,未曾察覺到男人僵硬的身體。

我示弱道:「席湛你幫我揉一揉。」

我是第一次喊他的名字。

在疼的毫無意識的情況下。

感覺肚子上的手掌在動,我舒服的躺在床上閉著眼睛,沒一會兒就睡著了,以至於沒有聽見那句嘆息,「允兒,你真是膽大妄為。」

以及那句,「未曾有人敢令我這樣,你真是仗著我不會懲罰你便肆無忌憚的觸我的底線。」

半夜我醒了,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仔細的回想了一下昨晚的事,瞬間臉色通紅。

我好像主動的握他的掌心了。

此刻席湛正睡在床的另一邊,長手長腳的躺在床上規規矩矩,我肚子仍舊不舒服,起身去了浴室,發現經期到了便換上了衛生巾。

肚子特別的難受,我回到客廳喝了一杯熱水,坐在沙發上許久都未曾感到舒服。

清晨四點鐘的時候時騁給我打了電話,這個點打電話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不樂觀的事。

我趕緊接起問:「怎麼?」

「小五病危住院了。」

小五現在那顆腎支撐不到她走多遠,而她的那顆腎在我這兒,我心裡難受的厲害。

我嘆口氣道:「我馬上到醫院。」

我趕到醫院時小五才從急救室裡面出來,她臉色蒼白的躺在病床上毫無生機可言。

我想救她,可我想活著。

我壓根沒法把這顆腎還給她。

因為我就只剩下一顆腎。

可關鍵是這可腎是她的。

我拿著別人的東西自私的活著,這令我心裡難受的要命,我都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沒幾分鐘小五就醒了,她渴望的目光盯著我道:「時笙我想活著,用自己的腎活著。」

我抿唇,沉默不語。

她繼續道:「你們時家真是強盜,我現在想拿回我的腎都沒辦法,你究竟要我怎麼樣?」

小五的身體很瘦,臉亦很小,眼睛還浮腫,眼神無光,這是常年生病導致的體弱。

我被她這般質問晃了晃神,下意識的向後靠去被時騁扶住安慰道:「時笙別多想。」

繼而,他對小五批評道:「時笙是沒有錯的,小五你不能把這個錯誤歸結於她。」

小五笑了笑,偏過頭沉默不語。

似乎對時騁很失望。

但時騁不了解真相。

時騁至今都不知道小五的那顆腎在我的身體里,我不想告訴他,免得他心裡鬱結。

可又不想讓他誤會小五。

我這樣似乎太想魚和熊掌都可兼得。

這樣的我太過白.蓮花和聖.母。

與那些綠茶.婊又有什麼區別呢?

站在小五的立場,她是沒錯的啊。

是我自己自私的想要活下去!

我拉著時騁的手腕出門,我濕潤著眼眶把當年的真相告訴他,聞言他瞬間流淚。

時騁突然之間很自閉。

他推開我失神的離開了醫院。

我站在原地有些無措,緩了好久才反應過來給助理打電話,「替我尋找一顆腎源。」

助理問:「時總,誰要?」

我艱難的說:「小五。」

「是,時總。」

我掛斷電話后沒有回公寓,而是開車跑到了酒吧,我再也不用克制自己喝酒了。

我不怎麼會喝酒,一會兒就喝的爛醉,我強撐著開車想回時家別墅,但開出去沒幾百米被交警攔住,他們替我檢測了酒精度數。

交警呵斥我道:「這麼高度數不要命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