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波濤暗涌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17:20
A+ A- 關燈 聽書

第95章波濤暗涌

夏侯銜一下朝便去沐芙院的事情,自然傳到了慕雪柔的耳朵里。

此時雪羽院已被收拾乾淨,一地的瓷片不見蹤影

慕雪柔還讓碧衣重新給她裝扮一番,總要在夏侯銜回府之前恢復正常。

慕雪柔早早買通了二門的小廝,讓他在夏侯銜進府之時便跟著王爺,看他去了哪裡。

當她親耳聽到夏侯銜去了容離院子之時,一時間沒忍住心裡的火氣,將手裡的茶杯摔了。

小廝嚇得一哆嗦,他往日見的都是柔側妃和善的一面,何時見過她這般?

跪在地上一點聲音也不敢出,慕雪柔讓碧衣賞了銀子,送走人後,她穩了穩心神,如今必須儘快想個萬全的法子。

哪怕除不了容離,讓她脫層皮也可!

慕雪柔坐在主位上神色不明,正想著,碧衣跑進來報信兒,「主子,王爺來了。」

慕雪柔連忙調整好表情,剛站起來夏侯銜便進了門。

「爺,您回來了,可是剛下朝?」慕雪柔笑吟吟的望著夏侯銜。

夏侯銜也不知為何,並不想告訴慕雪柔他去過沐芙院,既然沒有在容離那歇下,還是不說的好。

「是啊,柔兒在家做了些什麼?」夏侯銜不欲在剛剛的事情上多說,隨口找了個話題。

「柔兒沒什麼可做的,綉了個帕子,無聊的很呢,」慕雪柔心裡一陣苦笑,她現在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至少夏侯銜還知道瞞著去找容離的事,「對了爺,柔兒前些日子無事便作了幅畫,還請爺給柔兒提個詞,可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慕雪柔眨了眨眼睛,端是俏皮可愛。

「好,」夏侯銜點了點慕雪柔鼻尖,「在哪兒呢?讓爺看看咱們府里的大才女,畫了些什麼?」

「爺真壞,又打趣人家。」慕雪柔嬌笑著錘了夏侯銜一下,轉身進去拿畫。

夏侯銜笑著揉了揉慕雪柔捶過的地方,心裡想的卻是:若是離兒如此,那該多好。

慕雪柔將畫鋪在桌子上,夏侯銜自是讚揚了一番,提了一首小詩,慕雪柔將畫拿起來看了又看,滿意極了,「爺文采斐然,這麼一來,顯得柔兒的畫有些配不上這首小詩呢。」

「本就是風雅之事,哪有什麼配不配的上,柔兒太過自謙了。」慕雪柔的崇拜顯然滿足了他的虛榮心。

夏侯銜本就回來的遲,說了半晌話便該用飯了,兩人還似之前一般相處,只是慕雪柔的心境變了,刻意迎合夏侯銜的喜好,多少有些不對勁。

只不過,夏侯銜並沒有發現罷了。

夜幕降臨,當夏侯銜進入熟睡之時,慕雪柔睜開雙眼,看著床頂出神。

慕雪柔實在睡不著,短短几天彷彿過了幾年之久,她有些累。

她到底要如何做,才能阻止夏侯銜和容離圓房,在她心裡,夏侯銜和誰睡在一起都可以,哪怕他去青樓妓館慕雪柔覺得自己都能接受,但她就是不能就受夏侯銜和容離同房!

側過頭看向身旁的夏侯銜,他一定是被容離迷惑了才會如此,曾幾何時,同樣的夜晚,他曾深情的向她保證,一定會休掉容離給她一個正妃的名分。

現在既然他動搖了,那自己就幫他做個了斷吧。

慕雪柔彎了彎唇角,很快……

之後的兩三日,容離倒沒再去雪羽院找慕雪柔晦氣,這事辦一次就得,再來一次慕雪柔的丫鬟也不定能讓她進去。

容離訓練也擱下了,每天吃過飯便偷偷在雪羽院附近蹲守,當慕雪柔出了院子去處理府內的事務,她便偷偷跟在後面,等到合適的時機,容離便裝作路過和慕雪柔來個偶遇。

跟著她的小桃更不易,小桃不僅要跟緊主子,還得小心翼翼的不能被別人發現,外加放風。

關鍵是她不清楚主子為什麼要跟著柔側妃,前日剛去雪羽院找過人家,現在有跟蹤人家,小桃越來越看不懂了,多虧她不較真,想不通便不想。

容離在慕雪柔處理完事情往回走之時,出現在她身邊不遠處。

此時,容離一手搖著扇子一手拿帕子,擦了擦額頭上並不存在的汗水,「今兒這天兒可真夠熱的,小桃啊,一會兒吩咐廚房,讓她們將飯菜擺在涼亭。」

「是。」默契此時便顯現出來,小桃不是好奇的追問為什麼,而是順著容離的話音應了下來。

至於為什麼之前偷偷跟著柔側妃,現在卻出聲引起柔側妃的主意,主子自有道理就是了。

果然,容離一出聲,慕雪柔便停了腳步向這邊看來。

一見是容離,她本不想理睬,但又一想,就這麼走了難免顯得自己灰溜溜的。

是以,慕雪柔不躲不閃,看著不遠處的容離揚聲道,「姐姐好興緻。」

「這麼巧啊?妹妹怎的也會在此閑逛?」容離慢慢走到慕雪柔身邊,笑著說道。

「妹妹比不得姐姐清閑,這不剛處理完事情,正要回去歇會呢,王爺將這麼大一個王府交給我打理,我也不能辜負王爺的心意不是?」慕雪柔同樣掛著得體的笑容。

跟她比假?她假遍天下無敵手好嗎?

來往的下人看見府里身份最高的兩個女人碰面了,不免有些激動,他們可聽說了,王爺從宮裡回來便對王妃甚好,今日王妃與柔側妃相遇,肯定熱鬧啊。

「說到底還是我這個當姐姐的不好,」容離笑的一臉歉意,「都怪我平日太過懶散,不耐管這些閑事,倒是苦了妹妹替我分擔,等過兩日我身子好些了,便向王爺要了這管家的差事,妹妹也好松泛松泛。」

慕雪柔臉色微變,容離還沒如何,就想法子奪權了是嗎?

「姐姐說笑了,妹妹雖然愚鈍,但還應付的來,姐姐身子要緊,若是出了岔子,我和王爺都要擔心的。」

容離都能聽見她磨牙的聲音了,笑著嘆了口氣,「妹妹就是心善,不舍姐姐勞累,那也罷,王府再由妹妹管些日子。」

聽容離的意思,就像是施捨給她一般,慕雪柔心知不能在眾人面前失了分寸,仍然笑著回道,「妹妹實在有些累,先告辭了。」

「去吧。」容離揮揮手,就像揮退下人一般。

慕雪柔氣呼呼的帶著一行人回到雪羽院,容離簡直欺人太甚!

扶著桌子不斷的深呼吸,才能讓自己穩住不摔東西,雪羽院最近支的東西有些多,她不能讓人懷疑。

終於,火氣漸平,慕雪柔目光盯著一處,半晌,她陰狠的笑了。

既然容離不讓她好過,那就比比看,最後受苦的到底是誰?!

吩咐碧衣、惜晴磨墨準備文房四寶,待一切擺放妥當,慕雪柔坐在書案前,提筆刷刷點點不一會兒,一封親筆信便寫完。

將信件裝好用火漆封了后,派碧衣送出去。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