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0章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發佈時間: 2021-08-17 21:30:05
A+ A- 關燈 聽書

第二天下午,蕭忘書來學校接薔薇出席兩家人的晚宴,這頓晚宴也是為了慶祝他們倆登記結婚的。

薔薇昨天還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今天跟着蕭大叔出發的時候,還是有些覺得怪怪的。

有一種她不得不承認的現實,那就是在法律上,她跟蕭大叔真的是夫妻關係了。

「蕭老師,你現在有沒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啊?」薔薇笑眯眯地看着蕭忘書並問道。

「怎麼還改稱呼了?而且還越改越離譜了。」蕭忘書轉頭看了薔薇一眼,有些哭笑不得地問道。

「蕭教授?」薔薇再次改口到。

「忘書或是老公,你選一個。」

「那還是叫蕭大哥吧!」薔薇兀自決定到。

蕭忘書覺得薔薇似乎根本沒聽到他的話一般。

薔薇似乎有一種本事,對於自己不想聽的,或是聽不到的就選擇自動屏蔽了。

「薔薇,晚上爺爺奶奶要是做了什麼決定,你不喜歡的,可以拒絕。」蕭忘書提前打着預防針。

「比如?」薔薇有些不解地問道。

「比如讓你搬去跟我一起住。」

「哦!」薔薇應了一聲。

過了一會兒,又補充了一句,

「等我真的畢業了再說。」

「你實習單位聯繫好了嗎?」

「還沒,這幾天再聯繫吧!」

「需要幫你聯繫嗎?」

「千萬不要,我自己來就好。」薔薇笑着應道。

她就是不想讓人幫她,才堅持自己找的。

「以前不管你是多獨立,希望以後你能想到讓我跟你一起分擔。」蕭忘書跟薔薇說道。

「好,以後不管什麼事情,我都推給你。」薔薇抬杠到。

「你要是真能這樣想,也好。」

薔薇笑着也不反駁。

到了餐廳,他們先到的,因為蕭忘書不喜歡遲到,而且今天他們是主角,自然得比長輩們先到餐廳等候。

兩家人到也在約定的時間到餐廳了,之前點的菜陸續送上來了。

蕭爺爺先發表致辭,讓孫子蕭忘書以後一定要好好待薔薇,不能讓她受了半分委屈。

蕭忘書答應着,說他會照顧好薔薇。

後來是蘇奶奶的話,讓薔薇跟蕭忘書好好過日子,早點為蕭家也為他們蘇家,開枝散葉。

薔薇臉撲的一下紅了,沒有說什麼,蕭忘書則岔開了話題,

「奶奶,我會好好待薔薇的,您放心將薔薇交給我。」

讓薔薇覺得比較意外的,反而是父親的反應,一開始是沉默的,幾乎沒有說什麼,反而是後來飯吃得差不多了,大家在祝福這對新人的時候,蘇致遠不知道是喝多了,還是真的心疼女兒,這會兒有些激動地說道,

「蕭忘書,你要是我欺負我女兒,我跟你沒完。」

「爸,您放心,我會好好待她。」蕭忘書回應道。

「好好待她,還不夠,你得保護她不受到任何的傷害。」

「好,我保證。」蕭忘書答應着。

吃完了晚飯,要離開之前,蘇致遠再次跟蕭忘書強調到,

「你得好好對我女兒,我就這麼一個女兒,你要是敢對她不好,我就跟你拼了。」

「爸,你放心,我會對薔薇好的。」蕭忘書耐著性子,安撫著岳父。

待兩家人都離開了,蕭忘書送薔薇回校。

只不過今天他喝了酒,不能自己開車,只能讓司機接送。

這會兒兩個人坐在後座,薔薇看着蕭忘書問道,

「大叔,你還好嗎?」

蕭忘書轉過頭來,笑着問道,

「我很好,不用擔心。」

「對不起,晚上讓你承受了這麼多。」薔薇道歉到。

感覺晚上蕭大叔就像是一直在隱忍着自己,努力在長輩面前表現好,就好像他高攀了她一般。

「沒有承受什麼,這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他們不過是對我還沒有信心,不放心將你交給我而已。」

「我可以自己照顧好自己的。」薔薇應道。

「薔薇,如果你能改變這個想法更好,以後就是我們兩個人一起了,不是單獨的你,也不是單獨的我。我跟你結婚,就有義務照顧好你,給你幸福。」

「那反過來是不是也成立,我也有義務照顧你,給你幸福。」薔薇微笑着說道。

「餘生請對指教。」蕭忘書看着薔薇回應道。

「放心哈,我會罩着你的!」薔薇大氣地應道。

兩個人說完,對視一笑,似乎一下子就海闊天空了。

薔薇回到學校,在校園裏遇到了蘇夕,也不知道為什麼,蘇夕一直以來對她似乎有頗深的敵意。

「蘇夕,晚上好。」薔薇主動打着招呼。

「兼職回來啦!」蘇夕皮笑肉不笑地回應道。

「沒,晚上跟家人一起吃飯了。」

「差點忘了,你是本地人。」

薔薇笑着沒有反駁,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先回宿舍啦!」

說完,就要朝宿舍區走去,沒想到卻被蘇夕攔下了。

「你跟李昱到底是怎麼回事?」

「什麼?”薔薇不解地看着蘇夕,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她話里意思。

「你就別裝了,誰不知道李昱是為了你才跟我分手的。」

「這個玩笑可就開大了,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啊?」薔薇哭笑不得起來,感覺就是無故給扣上了一頂帽子,太冤枉了。

「你就別裝了,大家都知道李昱喜歡的人是你。」

「你誤會了,我跟班長只是普通同學關係而已。」薔薇回應道。

只覺得這完全是無妄之災。

「薔薇,你不覺得自己很虛偽嗎?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你非得裝出一副無辜的表情來。

你以為你不承認,就可以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了嗎?」蘇夕氣呼呼地說道。

「蘇夕,我不明白你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誤會,但可以確定的是,我跟班長確實只是普通同學關係,你跟班長分手的事,跟我一毛錢關係都沒有。

如果你非要將責任扣在我頭上,我也沒辦法,畢竟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但前提是別惹我,你想怎麼認為都行,如果你造謠的話,我是可以告你毀謗的。」薔薇靠近蘇夕面無表情地回應道。

蘇夕愣了一下,幾乎是條件反射地往後退了一步,錯愕地看着薔薇,眼底還帶着幾分恐懼。。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