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你要住我主子那?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17:26
A+ A- 關燈 聽書

第96章你要住我主子那?

這封信被送到太醫院醫官使劉純府上,劉純與慕雪柔的舅舅相識,此人能在太醫院供職還是託了慕雪柔的情,以端王府的人脈將他送入太醫院的。

劉純雖醫術不精,但善用奇門遁甲之術,在太醫院也吃的開,以往慕雪柔發病,他都會隨眾人進府醫治。

承了慕雪柔的情自然要幫忙辦事的,太醫們總是走穩妥的路子,劉純善心計,自是知道後院女人的一些手段,慕雪柔裝病的幾次,他總在一旁敲邊鼓,影響陸太醫的判斷。

這天,他剛回府,門房連忙迎上來,告知他府內有人等。

劉純問了是誰,門房只說不知,那人拿著王府的牌子,他們不敢攔著。

點了點頭,劉純大概知道是誰了,進了屋內看見等在那裡的丫鬟,他知道柔側妃有事找他。

「碧衣姑娘。」

「劉太醫,」碧衣行了禮,將慕雪柔寫的信拿了出來,「主子給您的信,勞煩您看過便燒了。」

「好。」劉純接過信,看來此事不小。

「奴婢先行告退。」碧衣將信帶到任務便完成,她不能出來時間太長,否則引人懷疑。

送走碧衣,劉純講信展開,看完上書內容后,他心裡犯嘀咕,柔側妃也沒說什麼事,只約了他明日去慕府求見她舅舅慕源。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將信件對準火燭,火焰漸漸將它燒為灰燼。

碧衣出了劉府,又去慕府送信,回來時天色已經不早。

慕雪柔當晚便和夏侯銜說要回慕府一趟,她輕聲道,「今日我讓碧衣去送些東西,回來時碧衣說曾祖母身子不大好,我有些擔心,爺,柔兒能回去看看嗎?」

她晃了晃夏侯銜的胳膊,一臉的祈求。

夏侯銜倒沒多想,「那便回去看看,曾祖母年歲不小了,你多帶些補品回去,用不用爺陪你去?」

他有些擔心她的安全。

「不用,」慕雪柔笑著搖了搖頭,「柔兒自己回去就行,您政事還處理不完,就不要為柔兒分心了。」

「好,多帶些人,萬一路上有什麼事情,也好騰出人手回府報信。」

「是,柔兒知道了。」慕雪柔撒嬌般的說道。

兩人自是一番溫存,慕雪柔目的達到,越發順從,夏侯銜滿足的睡下了。

第二日,夏侯銜前腳剛走,慕雪柔後腳便帶人出了門。

容離過去時,正巧碰到慕雪柔帶人出府,雖然不知慕雪柔出門做什麼,但也能猜個八九不離十。

看來用不了兩日,慕雪柔就有大動作了,她很期待啊!

帶著小桃回院子,和小桃一起清點了從相府帶來的東西,小黑歪著頭在一旁看,不明白倆人幹嘛呢。

待她們清點完,容離回屋后,小黑湊到容離耳旁問道,「小離兒,你們幹嘛呢?」

「清點家當啊。」容離邊凈手邊說,小桃還沒統計完。

「這我知道,我是問點那些幹嘛?」小黑有些激動,是不是它想的那樣?

「等著離府嘍,」容離輕輕彈了彈小黑的腦門,「你馬上就能回你主子那了,高不高興?」

「你要住我主子那?」小黑激動的嗓門都有些大了,虧得發現及時,趕緊壓了下去。

事情進展的那麼快嗎?它是不是錯過了什麼?前幾天問她,她還說拿主子當朋友呢,這沒過多久就要住一起了?

容離抬起手彈了它腦門一下,「你這腦袋裡想的什麼啊?誰說我要搬去雲府了?我回相府你回雲府,明白了嗎?」

還住一起,懂得挺多啊!

「我為啥要回雲府?現在是你在養我啊!」小黑抱住容離的脖子蹭了蹭,「我才不要回去,我已經離不開你了哇。」

開玩笑,好不容易容離要恢復自由身了,它再不幫主子看著點,被人搶跑了怎麼辦?

雖然它主子老是壓榨它,但總體來說對它還不錯,而且容離對它脾氣,把它相中的女主人放跑了,那不是傻嗎?

「欸?」容離無奈地拍了拍小黑的背,「你跟你主子那麼久了,說跟我就跟我啊?我這是回家,那兒又不會有危險,你的使命完成了,再說,你的也不能老跟我窩在後院,雲襄那兒更需要你。」

容離雖然不知道小黑平日做什麼,但剛見面時它提到戰場,大概主司情報一職,戰場上誰先得了情報誰便佔先機。

容離乃雲大將軍之子,必是要在戰場上大展拳腳的,她可不能耽誤人家正事。

「我不,」小黑死不撒手,「主子沒讓我回去,我就不回去,你是不是嫌棄我吃的多?我以後少吃些就是了。」

聲音里還帶著點兒委屈,它可知道,容離吃軟不吃硬,撒嬌賣萌她最沒轍。

容離哭笑不得的聽著小黑的話,怎麼還賴上她了,聽它委屈的聲音,她還真有些不落忍,想了個折中的法子,「這樣,如果你主子答應,你便留下怎麼樣?」

「嗯嗯,好啊。」小黑猛點頭,主子不答應就有鬼了,嘿嘿,等回了相府,它的好好想想,怎麼給主子創造機會。

想想就開心!

小桃一進來,看到的就是站著的容離和掛在她脖子上的小黑。

「主子,小黑這是怎麼了?」小桃將手裡的東西放下,走到容離面前。

剛一停,小黑立馬鬆開容離脖子,跳到小桃肩膀上,伸出翅膀抱住小桃脖子。

動作一氣呵成,看的容離直樂,「困了吧?給它送屋裡。」

小黑斜了容離一眼,它這叫撒嬌!撒嬌!

慕雪柔此時也到了慕府,一大家子早早便等在門口,慕雪柔雖為端王側妃,但到底嫁入皇家身份有所不同,端王寵愛慕雪柔他們自然有所耳聞,是以一大家子恭恭敬敬的迎接慕雪柔,以示尊重。

折騰半天才坐到屋裡,先和長輩們說了會子話,慕雪柔此行的目的是見劉純,閑話家常時便有些心不在焉。

這時,大舅母蘇氏笑著說道,「老太君,您今兒實在太過勞神了,也到了該吃藥的時辰,您吃罷葯便好好歇歇,孫媳招待柔兒便是。」

慕雪柔點頭稱是,「曾祖母,您仔細些自己的身子,柔兒跟大舅母說說話,您不必操勞。」

現在是大房蘇氏管家,婆母早逝,二房一大家子仰仗大房的鼻息過活,里裡外外都是蘇式說了算的。

「好,正好老身也乏了,柔兒,若有什麼需要只管跟你大舅母說。」老太君精神不濟,說兩句話便想歇歇,此時也沒有精力照顧慕雪柔。

「哎,您放心吧。」慕雪柔應道。

一屋子女眷行禮後退了出去,蘇氏領著慕雪柔回到自己院子,慕善和劉純早已等在正廳中。

「微臣,參見側妃娘娘。」劉純看見慕雪柔進來,連忙起身行禮。

「劉太醫免禮。」慕雪柔虛抬了抬手,接著走到慕善面前行了晚輩禮。

慕善連忙讓妻子將慕雪柔攙起,「柔兒不必多禮,你和劉太醫去西廂房談事,我和你舅母就在前面。」

「多謝舅舅。」慕雪柔不敢耽誤時間,和劉純去了西廂房后,碧衣在一旁伺候著。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