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宋亦然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7:14
A+ A- 關燈 聽書

「顧霆琛。」

當助理說出顧霆琛三個字的時候我覺得生活特別的狗血,繞來繞去都在原地打轉。

我問助理,「還有誰知道這事?」

助理回答道:「就我和時總。」

「顧霆琛什麼時候去驗血的?」

「就昨天,因為是加急的,所以驗證結果很快,最先知道的是我,我沒告訴其他人。」

我吩咐道:「別告訴任何人。」

顧霆琛既然來驗血,肯定是小五將我們之間的事告訴他了,他定然會為小五捐贈腎臟。

而他與小五非親非故,肯為小五捐贈腎臟自然是因為我,他想用這種方法令我難受!

對,顧霆琛還是不肯放過我。

哪怕他說我無法為他傳宗接代!

我絕不能讓顧霆琛捐腎。

哪怕我把我的腎還給小五我都不需要他在這兒做什麼好人!

掛了電話后我一晚上都沒有睡踏實,第二天早上助理過來接我時我心底都還很鬱結。

在車上我忍不住再次叮囑他千萬將這事保密,他問了個我致命的問題,「那小五那邊呢?」

小五危在旦夕需要腎源。

我惆悵道:「繼續找腎源。」

我和助理到S市還沒到中午,楚行和嫂子來機場接我,當我見到楚行身邊一個瘦瘦小小的女孩時,我心裡忍不住暗嘆,「真年輕。」

嫂子很小很年輕。

與我差不多的年齡。

聽說和楚行在一起的時候她還未成年,現在兩人在一起已經磕磕碰碰好多年了。

歲月輪轉,兩人都還選擇彼此。

而我和顧霆琛……

我們本就是錯誤。

當我想將這個錯誤繼續下去的時候顧霆琛卻推開了我,而且是打著為我好的名義。

我過去抱了抱嫂子,楚行見我們這樣忍不住打趣道:「你們兩人倒比跟我還親密。」

我看向他笑問:「這樣的醋也吃?」

楚行抿唇笑,忽而說了句,「抱歉。」

我明白他的意思,我搖搖頭釋然的說:「都過去的事了,現在我已經放下了。」

楚行問我,「那顧霆琛呢?」

我身邊親密的人似乎都在為顧霆琛抱不平,都在問我他該如何,我怎麼知道?

我沒有接楚行的話,氣氛霎時有些冷場,嫂子拉著我的胳膊說:「我們先回家吧。」

我在楚家別墅里待了幾個小時都在和助理商量怎麼摧毀葉家和宋家明天篤定的合作。

這件事特別困難。

因為他們已經談判完畢。

葉家都已經投入大量資金。

現在就只剩一個合約沒有簽。

楚行見我和助理談了半天都還一籌莫展,他好意問我,「要不要我去聯繫宋家?」

我搖頭道:「我自己解決。」

搞垮葉挽要我自己動手。

一直待在楚家頗為無聊,我帶著助理要出去散散心,楚行猶豫問我,「再待一會兒?」

我笑說:「我散散心,隨意轉轉。」

楚行的面色有些猶豫,他抿了抿唇叮囑我說:「嗯,你小心點,別和姜忱走散了。」

我和助理出了楚家,在門口他低聲道:「時總,我剛在後面聽楚先生和你嫂子說顧總待會要過來。」

我瞭然,難怪楚行不願我離開。

他何時和顧霆琛站一線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皺眉,隨後帶著助理去了S市最繁榮的紅燈區,那兒載歌載舞是當下年輕人的天地。

我曾經從未涉足過這裡,還是兩個月前傅溪帶我來過一次以及昨晚我自己去過一次。

對這裡,我充滿渴望。

助理平時工作太繁忙,很難有放鬆時間,我進酒吧后就讓他自己去找個樂子。

助理不怎麼會玩,他就坐在我的身側喝點酒,我讓他去跳舞他也說不會。

我笑了笑說:「你真無趣。」

助理用酒回我,「這樣挺有趣的。」

我也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隨後和助理談起工作的事,他說時家最近三年的營業額有下跌,但整體趨勢是穩住的。

等這段風波過去時家會穩如向前,而且S市這邊還有楚家的支持。

楚家和時家的合作很親密,雖然聽起來是兩個家族,但兩家一向是資源共享。

同助理聊了一會兒我便在酒吧看見一個熟人,時騁昨天還說她去了梧城。

沒想到今天就在S市遇見,我記得時騁說過她就是S市人。

原本在我印象中臉色蒼白身體纖弱的女人,此刻身著一套玫瑰紫的短裙坐在吧台和調酒師滔滔不絕,喝酒的姿勢優雅且熟稔。

像是紅塵中人,可又透著一股清流。

我眯著眼問助理,「認識她嗎?」

助理順著我的視線瞧過去,他盯著許久才想起似的說:「曾經好像在聚會上見過面,想不起叫什麼名字,我聽別人喊她宋小姐。」

默了默,助理解釋說:「我曾經在聚會上見過的小姐一般非富即貴,需要調查她嗎?」

「等等。」我說。

我取出手機給時騁打了個電話。

他那邊好久才接通問:「找老子有事?」

時騁昨天聽聞小五那件事時很自閉,我還第一次見他流淚,今天又恢復成吊炸天的模樣,其實他堅硬的外殼下藏著一顆柔軟的心。

我盯著坐在吧台那兒身體纖弱卻怡然自得的女人,問道:「到梧城的那個女人叫什麼?」

時騁一怔,驚訝問:「問她做什麼?」

我敷衍說:「好奇問問。」

「宋亦然。」

「哦,名字挺好聽的。」

時騁不放心問:「你問她做什麼?」

「沒事,就是好奇。」我說。

我隨意扯了幾句掛斷時騁的電話,我讓助理查一下這個名字,他取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吩咐人去調查,沒一會兒就拿到了資料。

當看見資料時,我滿心震撼。

我喃喃的問助理,「她是時騁的女人,之前跟著時騁一直在小鎮上生活,是時騁的替代品,這是時騁明確告訴她的,你說她這樣究竟圖的是什麼?」

助理答不上來,他收起手機望向那個坐在吧台處的女人,回憶說道:「我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好像是很多年前,那時她剛留學回國,聽說是麻省理工大學畢業的,我周圍的人都崇拜的都喊著她宋小姐。」

我嘆道:「姜忱,她猶如當年的我。」

「宋亦然,S市大家族宋家的CEO,其身價超百億,卻隱姓埋名的跟著時騁……」

助理頓道:「時總,她也是個可憐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