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3章 不要隨便心情不好

發佈時間: 2021-08-17 21:31:50
A+ A- 關燈 聽書

一直以來她都覺得自己有一個很溫暖幸福的家,有溫柔賢惠的母親,有勤勞善良的父親,一家人在一起其樂融融。

直到母親病倒,跟她說起了她的身世,直到她被帶回了蘇家。

曾經十五歲的她,以為自己已經無所不能了,後來才明白,她不過是自不量力而已。

當一個人還沒有足夠強大以及還未滿十八歲的時候,她的很多事情不是自己能夠決定的。

父親一直想不明白,她年紀輕輕為什麼要答應跟蕭大叔的婚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是因為父親站的角度跟她不一樣,父親不能理解她現在的做法,就跟她不能理解父親當年的行為一樣。

兩個人互相不理解,也不要試圖一定要去了理解對方,保持基本的尊重就好,這樣的相處方式對她來說是最好的。

薔薇坐在校園一角的橫椅上,這會兒還不想回到宿舍,因為情緒有些波動,不想回到宿舍,被舍友們過度的關心。

薔薇靠著椅背,想起母親以前最喜歡給她唱的那首歌——《在那遙遠的小山村》。

母親的聲音很好聽,每每唱起這首歌,薔薇都有一種母親可以去當歌星的感覺。然後她就枕著母親的歌聲,滿足地入眠了。

這時候手機響了,薔薇嚇了一跳,就是那種在安靜的環境里,突然毫無預期的一陣音樂鈴聲,她回過神來,從包里拿出手機,看到是蕭大叔打來的,就接起了電話,

「大叔,剛起床嗎?」薔薇半開玩笑地問道。

「想著你這會兒應該還沒睡,就給你打個電話。」蕭忘書在電話另一頭應道。

「還沒,沒有這麼早睡。我剛跟我爸吃完飯回到學校。」

「真好!」蕭忘書語氣羨慕地說道。

「可是我不太好。」薔薇忍不住說道。

「怎麼了?」蕭忘書關切地問道。

「想起我媽了。」薔薇據實說道。

「有時候能夠想念也是一種幸福。」

「大叔,你呢?也會經常想你爸媽嗎?」

「也會,不過不常想就是了,我幾乎快要忘記他們長什麼樣了。」蕭忘書解釋到。

「偶爾想就好,也不要經常想。」薔薇應道。

「他們在我還小的時候就走了,所以關於他們的記憶不是很多,不過你不一樣。我還是羨慕你的,能夠跟自己父親一起吃頓飯,聊幾句,也挺好。」

「我跟父親沒有什麼話說。」薔薇有些感慨地應道。

「因為你還在恨他?」蕭忘書問道。

「又恨又愛吧,我自己也說不清楚,反正是很複雜的感情。」

「不要太苛求自己,很多事情都需要時間慢慢去解決。」

「嗯——大叔,等你回來,我們一醉解千愁。」

「還是別,你那麼能喝,回頭我喝趴下了,你還很清醒。銀行密碼保險箱密碼都被你套走了,我就破產了。」蕭忘書振振有詞地拒絕到。

「我對蕭大叔的銀行存款和保險箱機里的珠寶沒有興趣啦!」薔薇笑道。

「還是有點興趣的好,這樣我才覺得自己還是有點吸引力的。」

「難道蕭大叔要通過錢財這種外界的東西,才能吸引別人?」

「聊勝於無不是嗎?」

薔薇哈哈大笑起來,知道蕭大叔是跟她開玩笑的。

不過心情沮喪的時候,有一個人願意陪她開玩笑逗她樂,也是一種幸福啊!

「蕭大叔,謝謝你,我現在心情好一些了。」

「那就好,其實我還沒表現,你就說你心情好了,我還挺沒成就感的。」

「不然我再裝一會兒。」

「行,那你就再裝一會兒。來,魔鏡魔鏡,告訴我,誰是這個世界上最美又最多愁善感的女孩呢?」

薔薇又笑了,

「大叔,你能不能不要這樣逗啊!」

「你別打斷,魔鏡還沒告訴我答案呢!」

「好吧!」薔薇忍著笑應道。

「魔鏡魔鏡說,這會兒正在跟我通電話的女孩就是這個世界上最沒最多愁善感的女孩,想讓我想辦法哄一哄。」蕭忘書繼續說道。

「好啊,你哄一下吧!」薔薇忍著笑說道。

「薔薇,你說我要是在你十五歲的時候,就認識你了,是不是你就會比現在快樂一些?」

「我也不知道,或許是吧!」薔薇應到。

十五歲那一年,是她有生以來最痛苦的一年,如果那一年遇到了蕭大叔,他也想現在這樣哄著她,或許痛苦真的會減少一些。

「那就當你回到十五歲的時候,你有什麼煩惱有什麼心事都跟我說,就當我是神燈,你許願了,我幫你實現。」

「你能將我帶回到十五歲,讓我媽媽復活嗎?」

「不能。」

「那你能讓我再見我媽媽一次嗎?」

「不能!」

「那我還要你這個破神燈有什麼用,許什麼什麼都不靈。」薔薇板起臉,儼怒地吐槽了一句。

「是啊,除了讓你發泄外,這破神燈也確實是沒什麼用。」蕭忘書附和到。

薔薇抿著嘴不說話了,眼淚卻抑制不住地溢出眼眶。

蕭忘書也沒有打擾她,一直耐心地等她發泄著壓抑的情緒,過了一會兒才說道,

「哭一會兒就好,剩下的等我回去再哭,這樣我才能幫你擦眼淚。」

「不用你擦,我直接抹在你的衣服上,讓你的衣服報廢。」

「你高興就好,要不要我這次出差回去,多買兩件,讓你擦得比較有成就點。」

「不要,浪費錢也是一種罪過。」

「沒事,那浪費的也是我的錢。」

「你的錢現在也有一半是我的。」

蕭忘書在電話另一頭笑了,然後應道,

「沒錯,有一半是屬於你的,全部都屬於你的也沒關係。」

「那還是不要了,給我感覺,大叔你好像準備要凈身出戶一般。」

蕭忘書笑了,薔薇也跟著笑了,兩個人在電話的兩端,都笑得很開懷,又笑得有些莫名其妙。

後來,蕭忘書再問薔薇,

「心情好點了嗎?」

「好多了,已經沒事了。」薔薇應道。

「那就好,以後你想心情不好的時候,就等我在你身邊的時候,不要隨便心情不好。」

「好!」薔薇答應著。

以後要哭也要在蕭大叔身邊哭,然後將眼淚抹在他的衣服上,不然不要輕易哭。

薔薇跟蕭忘書通完電話后,一掃剛才的陰霾,輕哼著兒歌,朝著宿舍區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