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告訴他,四年前的事情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7:14
A+ A- 關燈 聽書

「我是想要肝,可那時候我並不知道,捐肝的人會是你。」

他聲音有些急促,似乎是急著想要見解釋:「當時,我說過的,既然知道你手裡有肝源,即便不跟你結婚,我也有的是辦法要你把肝交出來。」

安然頭微微向後側去些微,但依然看不到他的視線:「那你為什麼要答應娶我?」

「因為你說,只要六個月,我覺得,很有趣,也想懲罰你的高傲和大膽。我以為,你只是想要錢,並沒有想過,你會那麼恨安家,恨到可以犧牲你自己的婚姻,來報復安家,我沒想到,我會成為你跟安家角力時最重要的籌碼。」

他看著她三分之一的側顏,眉目裡帶著心疼。

他更沒有想到,自己會淪陷,愛上她。

安然呵呵一笑,沒有再說什麼。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上次,我說讓你放棄復仇,不是因為想幫安家,我只是看你這樣,太痛苦,想讓你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安然目光望著米黃色的牆紙上,輪廓清晰的牡丹花,眼睛酸澀。

她閉上眼睛,慢悠悠的開口。

「四年前,我媽生著重病,被趕出了安家,那晚,我媽……沒能熬過去,走了。」

喬御琛抱著她的懷抱緊了幾分,心疼。

「我很痛苦,送走了我媽之後,我跑回安家,跟安家人理論,跟安心爭吵的過程中,我們動了手,那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反抗安心,我們推掖的過程中,一起從樓梯上滾了下來。

那天,不是只有安心受傷了,我也受傷了,可是,安展堂什麼也沒有說,由著路月讓兩個傭人,把我丟出了安家……

本來,那天是我高考的日子,是我夢寐以求的,能夠改變我人生的日子,呵呵……」

「別說了,」喬御琛真的覺得,抱著她的手都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安放了。

跟她相處了這麼久,他太清楚四年前的高考對她來說意味著什麼了。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想過,竟然……是他毀了她關於未來的夢。

他羞愧不已,一整顆心,都開始燃燒似的痛恨自己。

安然閉目,不想讓自己的悲傷滿溢出來。

「你不信我的話?就因為我跟安家人說的不一樣?」

「並不是,我不知道……我自己究竟對你做了些什麼。」

她呵呵笑了起來:「你幫著安家人……殺了我一次。」

喬御琛的耳蝸里傳來嗡的一聲巨響。

你殺了我一次。

這話,讓他無地自容,讓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

「我從來沒有覺得報仇對我來說是件痛苦的事情,這輩子,做安家的絆腳石,是我活下去的動力,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自己還能為我母親,為我自己的人生做些什麼。

如果我真的如你所說的那般,什麼都不做,那我會嘔死,痛恨死我自己的。你說過的,做錯事情都應該受到懲罰,我認可,可是,這懲罰,不該就只針對我一個人,對嗎?」

安然笑了笑,聲音不大:「別再試圖改變我了,因為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做錯了,我會繼續,堅定的按照我自己想走的路走下去,除了死亡,誰都阻止不了我。」

喬御琛下巴輕輕摩挲著她的脖頸,他多想輕輕的親吻她,告訴她,對不起。

可是她曾經說過,讓他永遠不要跟她說對不起。

因為他說一次,她就會更痛恨他一份。

他……也沒有資格說對不起。

餘生,恐怕都不足以還清傷害她的債了。

安然說完這些話,竟覺得心裡輕鬆了許多。

她閉著眼睛,沒多會兒就進入了夢鄉,一覺就到了大天亮。

她已經許久沒有睡過這麼安穩的覺了,這種感覺真的不是一般的好。

她伸著懶腰坐起身。

喬御琛不在,她正納悶他去了哪裡的時候,洗手間的門打開。

喬御琛穿戴整齊的走了出來,「早上好。」

安然看他的黑眼圈,凝眉:「你……沒睡好?」

他挑眉:「很明顯?」

「嗯,黑眼圈快要掛到嘴邊去了,」她說罷下床:「原來你也會失眠啊。」

「你也不想想,是誰讓我失眠的。」

「誰?我嗎?因為我昨晚說了那些對安家不利的話?」

喬御琛有些無語,這個蠢丫頭,怎麼直到現在還以為,他是為了安家才問的那些呢?

「我是因為美人兒在懷,卻沒能好好享用,憋的,行了嗎?」

安然臉一紅,白了他一眼,繞過他進了洗手間:「我去洗漱。」

喬御琛看到她害羞的樣子,不禁一笑。

都睡了這麼久了,還懂得害羞……

上午,大家一起去了極地海洋世界里轉了一圈。

中午吃完飯,就退房,乘坐公司安排的大巴返程了。

回到家的時候,已經下午三點了。

安然回房,換了一身衣服,正打算下樓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見是雷雅音打來的,她猶豫了片刻,接了起來。

「安然。」

安然不冷不熱的應了一聲:「嗯。」

「你有時間嗎?」

「有事兒?」

「我快要憋死了,可是……我在這裡沒有朋友,喬御仁最近好忙,電話都不接,你能陪我出去走走嗎?」

安然有些累,其實並不想動,她正在想要怎麼拒絕的時候,雷雅音忽然吸了吸鼻子:「我給你打電話,是不是不太合適?畢竟,我們是情敵。」

安然聽到這話,倒是側頭輕聲一笑:「你在哪兒?」

「酒店,我已經在酒店裡呆了三天沒出門了。」

「那……我請你看電影吧。」

「我不想看電影,我想去買幾件衣服,你眼光怎麼樣?」

「很渣。」

「那正好,你陪我去買衣服吧,你看不上的,我就買,錯不了,我們在哪個商場見面?」

安然忽然有些不想出去了。

這個女人……說話太討厭。

不過半個小時后,她還是出現在了帝豪商場的門口。

雷雅音已經先到了。

她老遠看到安然,就招了招手。

安然走過去,雷雅音挑眉,抱懷:「我提前聲明哦,我不是在跟你做朋友,我只是太悶了,所以請你出來陪我一起走走的。」

安然點頭:「正好,我也不想交你這樣的朋友。」

「為什麼?我怎麼了?」

「太煩人。」

「喂,」雷雅音跺腳:「你這個女人,真以為自己做了喬御琛的老婆,就無法無天了啊。」

「是啊,我做了他老婆,將來你運氣不好,咱倆連路人都不算。運氣好呢,我就是你大嫂,長嫂如母,你永遠都被我壓一級,你說我有沒有資格無法無天。」

「切,這都什麼年代了,你還跟我說什麼長嫂如母,你真是笑死人了。」

「喬家人很傳統的,你不知道嗎?」

「哪裡傳統了?」

「你又不是喬家的兒媳婦,要知道那麼多做什麼?」

雷雅音撇嘴:「你廢話還挺多的嗎。」

安然呵呵笑了兩聲:「到底要不要逛街了。」

「走啊,逛啊,誰說不逛了嗎?」

她一轉身就往商場里走去。

這是安然第一次陪同齡的女孩子一起逛街。

也是她第一次見識女人買買買的本事。

原來電視里,那些有錢人家的大小姐去買衣服,大手一指,就有人在後面幫忙拎著的情節都是真的。

她這個陪買的,倒也並不累。

就是每到一家店,往那裡一坐,然後就等著雷雅音試試試就可以了。

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她花掉了上百萬。

這簡直就讓她瞠目結舌,嘆為觀止。

兩人下樓的時候,安然問道:「你這麼個花錢法兒,你確定喬御仁養得起你嗎?」

「誰要他養了,我自己家的錢,花都花不完,他想養我,我還不樂意呢。結婚後,我養他,我自己的男人,給他花錢我樂意。」

安然挑眉,欣賞的一笑,這性格倒是霸氣,她還蠻喜歡的。

兩人出了商場的大門,安然道:「行了吧,今天該買的都買完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雷雅音想了想:「行吧,那你就先回去吧,等我下次再想買什麼的時候,再約你。」

安然嘴角抖了一下,還約?

這位大小姐,不會是把她當成陪逛街的了吧?

算了,下次再想辦法打發好了。

跟雷雅音告別後,她轉身往右側走去,要去開車回家。

可是走了沒幾步,就被一家婚紗影樓店門口的吵鬧聲給阻住了腳步。

她本來是不愛多管閑事兒的,可是因為這裡面的哭聲實在是太過熟悉。

她轉身,繞過一排停車場的車,走了過去。

這會兒,影樓門口已經圍了不少人。

裡面一個短髮的女人,拉著一個男人哭喊道:「那我算什麼,你說你會等我的,結果才兩年,你就要跟別人結婚,你告訴我,我算什麼。」

「金楠,你別再鬧了,你再這樣下去,也於事無補,我已經給過你補償了,我不會再回頭了,過去的日子,我真的過夠了,從此以後,我們橋歸橋,路歸路,你不要再來找我了。」

男人一把甩開女人,往影樓走去,女人腳步不穩,跌坐在地,瘋了一般的嚎啕大哭。

安然的心一緊,擠進了人群里,走到女人的身後,蹲下,手輕輕的握住對方的肩膀,喚了一聲:「楠楠姐。」。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