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宋亦然配型成功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7:28
A+ A- 關燈 聽書

S市以楚家為先,但除開楚家還有一個宋家,正如梧城有時顧兩家獨大並相互依存,而S市的楚家身後亦有宋家。

宋亦然,宋家的CEO。

之前還是時騁的女人。

連女人都稱不上。

就是小五的替代品。

可她心甘情願毫無怨言的陪在時騁的身邊,當時騁要離開時她放手的落落大方。

我不清楚她跟著時騁圖什麼,但唯有一個愛字才能解釋清楚,猶如我曾對顧霆琛那般。

助理說的沒錯,她也是一個可憐女人。

宋亦然喝了幾杯酒就離開了,我和助理久坐在酒吧猶豫不決,心裡都有一個念頭。

他忍不住問我,「時總去嗎?」

宋亦然是宋家CEO,而葉家恰巧要和宋家簽.約,目前我和助理都找不到方法阻止他們。

現在卻遇上宋亦然。

她曾經給我打過電話,讓我從警察局裡救出時騁,這樣一想她其實是欠我一個人情的。

我要是去找她,指不定會有希望。

我糾結說:「你幫我預約吧。」

我現在去太過刻意,目的太明確,助理看了眼時間,道:「待會我給宋家打個電話。」

我和助理離開了酒吧,但剛到門口頓住,宋亦然的身體靠著一輛黑色的跑車,她目光含笑的正望著我們。

看樣子剛剛發現了我們。

我開口問:「你在等我?」

宋亦然此刻化了妝,粉色的眼影很漂亮,是一個長相精緻的女孩。

可與時騁在一起的她卸下了妝容,每日陪伴在那個男人身側過柴米油鹽的日子,住的還是破破舊舊的房子。

她甘願放下一切榮華陪他。

可時騁終究拋棄了她。

她指了指跑車問:「兜兜風?」

我說:「好。」

我偏頭吩咐助理,「你先回楚家。」

……

宋亦然的車技很好,至少比我常年開車的人都出色,她先帶我在海邊兜了一圈,最後將車停在了公路邊。

我們下車沿著海岸線走著,海水打濕了她的褲腿她都毫無察覺,埋著頭向前。

大概五分鐘后我終於忍不住問她,「你刻意等我是想和我聊什麼?跟時騁有關?」

「時小姐,我是不是很可笑?」

她的語氣里充滿了自嘲。

我故作不懂的問:「你指哪方面?」

「我是一個被時騁拋棄的女人。」

她的情緒似乎很低落。

我問她,「你捨得離開他嗎?」

「有些事不是我舍不捨得的問題,是時騁不想要我,時小姐,我陪在他身邊三年,時時刻刻被他提醒著他有更愛的女人……我知道自己只是個替代品,我很卑微的愛著他,我以為只要日日夜夜的陪在他身邊就可以……可當那個女人回來時,我終究要讓出這個位置。」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因為我不知道該拿什麼話安慰她,迎著海風我想了想道:「小五回梧城是因為她腎衰竭,她回來是來找腎源的,但目前為止沒有……她的生命已經到了枯竭……宋小姐,我們都希望她活著,時騁更希望她活著,或許不是因為愛……因為他和小五兩個從未訴說過心意,他可能是因為愧疚吧。」

時騁愧疚當年沒有攔住我父母。

可那時的他還小沒什麼能力。

而我說的那個從未訴說心意是安慰宋亦然,因為時騁和小五他們兩個雖然從未訴說過心意但他們心意相通。

「我見過小五,是一個很脆弱簡單的小女孩,是所有男人心目中初戀的模樣。」

小五瘦瘦小小,男人見到她這樣心裡容易升起一股保護欲。

她也的確值得被保護,因為她從小到大都很倒霉,特別是遇上了時家。

我抿唇問:「你什麼時候見的小五?」

宋亦然的腳步緩慢的走向了海里,冰冷的海水淹過了她的腰間。

她的身體在夜色中顯得很削弱,似乎下一個瞬間她就會被吹進海里消失不見。

她悲催的神態回我,「昨天,應著時騁的要求順手做了配型,真不巧,我助理剛通知我配型成功。」

我震驚問:「你配型成功了?」

宋亦然笑的特別絕望道:「是,可是我不會捐贈的,我不能因為時騁求我而我心軟的違背自己的意願,時小姐,你說我有什麼辦法拒絕他?」

顧霆琛和宋亦然同時配型成功,但一個願意,一個不願意,可我不同意顧霆琛捐,而時騁求著宋亦然捐,剛好弄成了死結,但不願意捐的話又怎麼會同意配型?

說到底是宋亦然的心軟,面對時騁的請求她無法堅守原則到底。

所以她現在問我。

問我有什麼辦法拒絕時騁。

可我哪有什麼辦法?

再說我希望小五活著……

我猛的搖了搖頭打住腦海里的念頭對宋亦然說:「只要你不願意沒有任何人強迫你,宋小姐,時騁是你心底的愛,但並不是你生活的全部,再說現在對不起你的是他,你沒有必要再為他付出什麼,你應該擁有你自己的新生活。」

聞言她偏頭驚訝的目光望著我問,「你不是希望小五活著嗎?」

「是,我希望小五活著,因為……」我頓住,踏步走入海中,走到她的身邊道:「小五丟失的那顆腎在我的身體里,我對她滿心愧疚,可即便是這樣,我還是捨不得拿這顆原本屬於她的腎給她!宋小姐,生而為人都很自私,再說你這不是自私,其實最該做這事的人是我。」

「時小姐,看來你們有很多秘密。」

我們都打住了這個話題,宋亦然退回海邊,我走在她身邊終於坦誠的問:「你明天要和葉家簽合同?」

聞言宋亦然瞭然道:「原來你來S市不是偶然。」

她很聰明,頃刻知道我的目的。

她問我,「你需要我做什麼?」

宋亦然沒有問我要怎麼樣,直接問我需要她做什麼,她這話是完全向我敞開了大門。

我道:「我需要你和葉家毀約。」

「嗯,我會慎重考慮。」

宋亦然已經妥協了,我趕緊說:「那明天我們仔細聊一下?我會給你最合理的補償,還有葉家那邊的違約金,明天我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嗯,天色已晚,回家吧。」

宋亦然送我回楚家,在路上我接到時騁的電話,他沉重道:「我找到腎源了。」

車裡的宋亦然聽到時騁的話了,我剛看見她的五指突然握緊了方向盤。

我咬了咬牙問:「誰?」

時騁道:「宋亦然。」

他連名帶姓的稱呼宋亦然。

我艱難問:「時騁你當真願意……」

時騁打斷我,「這是小五唯一活著的希望,笙兒,別說她的一顆腎了,要了我的命都行!」

宋亦然:「……」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