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0章 住進蕭家做起噩夢

發佈時間: 2021-08-17 21:32:46
A+ A- 關燈 聽書

薔薇繞了一圈后,就站在茶室的落地窗前,看著著窗外的風景。

這是她第一次留宿蕭家,其實感覺挺新鮮的。

這時候管家上樓來,說給她準備了兩套衣服,也不知道是否合適,如果不合適,她就再哪去換。

薔薇說謝謝,應該是合適的。

接過了包裝盒,謝過了管家。

既然是蕭忘書叫管家準備的,一定也會提供尺碼,像他們從事這行業,對數據都是很敏感的,或許蕭大叔連她的三圍都能目測出來。

這時候蕭忘書已經洗完澡,走出卧室,跟薔薇說,他已經洗好了。

薔薇轉過身去,看到了穿著家居服的蕭大叔,覺得好笑又有點不好意思,就點了一下頭,說管家已經幫她準備好衣服了。

薔薇說完,就進卧室去了。

她進了浴室,先打開管家幫她準備的那些新衣服,除了平時穿的,還有一套睡衣,是長袖長褲保守款式,她還挺滿意的。

洗完澡后,薔薇就直接換睡衣了。

然後將自己放下的衣服,放進袋子里,這樣她明天回校,就可以直接帶回宿舍洗了。

薔薇走出了浴室,蕭大叔沒有在卧室里,應該在茶室里,薔薇也沒有再出去,她看了一下時間,差不多該休息了,明天還要上班。

薔薇這時候在床的一側坐下,就看到了放在床頭桌上的相框,那是一對男女的合影。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薔薇順手拿起來欣賞著,男的一看就是蕭大叔,年輕的蕭大叔,女的很漂亮,很有氣質,兩個人都笑得很燦爛,朝氣蓬勃的。

薔薇想著,這個美女應該就是蕭大叔的前女友青琳了吧!

他們看起來真的很登對,可惜命運捉弄人。

蕭忘書從外面進來,正好看到了薔薇正在看那相框,薔薇頓時有些囧了,將相框放回原位並說道,

「她很漂亮!」

蕭忘書點了一下頭,並沒有對此多做評價,

「睡吧,我睡沙發就行。」蕭忘書說完,拿起一個枕頭,就要走出卧室,下一秒又轉身往回走,拿走了相框,「沒有別的意思,不要影響你的睡眠就好,晚安!」

「晚安!」薔薇點頭回應道。

薔薇本來還想跟蕭大叔說,她並不介意,還有沙發那麼小,他怎麼睡,她不介意跟他睡一張床的,但最後還是沒有說出口,因為蕭大叔做什麼事,都有自己的主張,不是那麼容易被人影響的一個人。

蕭忘書去睡外面的沙發,薔薇關了燈后,在大床躺下。

說實話,睡這麼一張大床,她還真是有點不習慣。

一方面是因為她已經習慣了睡學校的硬板床,另一方面她在蘇家的卧室,雖然也布置得很溫馨,但床也沒有這麼大。

薔薇本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漸漸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感覺到有人走到她的床邊,低低啜泣著,她一下子就驚醒了,有些緊張地問道,

「是你嗎?」

其實這句話,完全是條件反射地問出口,等問出口了,她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

對方沒有說什麼,低著頭,依然哀怨地啜泣著。

「有什麼我能幫你的嗎?」薔薇又問到。

對方朝著薔薇走來,然後突然抬起頭來,面目猙獰地說道,

「將他還給我——」

薔薇頓時驚呼了一聲,驚醒了過來。

這會兒坐在床頭,喘著粗氣。

蕭忘書聽到了動靜,敲門開燈,走進卧室,並問道,

「薔薇,怎麼了?」

「我剛才夢到她了。」薔薇回應道,臉色依然不太好看。「

「夢到誰了?」

「夢到你的女朋友青琳了,她讓我將你還給他。」薔薇據實應道。

蕭忘書看著薔薇,兩秒后,他走過來,將心有餘悸的薔薇擁入懷裡,輕拍著她的背安撫到。

「沒事了,只是做了一場噩夢。」

「可是那種感覺太真實了,一點都不像做夢。」薔薇強調到。

事實上,一開始她並不感覺到害怕,她也不覺得去她會傷害自己。

但當她走近的時候,她一下子就被她的樣子給嚇到了。

「你看這屋裡只有你和我而已,並沒有其他的人,你剛被嚇到,所以比較緊張而已。

沒事了,我在這裡陪你,不會有事的。」蕭忘書安撫著她。

薔薇還是有些緊張,但到底是被蕭忘書給說服了。

她重新躺下了,蕭忘書幫她蓋好了蠶絲被,走出卧室,沒一會兒,拿著自己的枕頭回到卧室,並帶上了門,然後才另一側躺下了。

薔薇還是有些難以入眠,她腦海里,依然是剛才的夢境,難道是因為她第一個晚上在蕭家留宿,有些緊張,再加上看到了她的照片,才會做夢夢到她。

似乎除了這樣,她也沒有辦法解釋,為什麼會突然做這樣可怕的夢。

而夢裡的女孩,哀怨地讓她將蕭大叔還給她。

她並沒有搶蕭大叔不是嗎?

薔薇想不通,最後也只能不了了之,側躺著抱著被子,再加上一旁有蕭大叔睡著,她多少安心一些。

後來實在睏倦,薔薇迷迷糊糊重新睡著了。

而躺在薔薇身旁的蕭忘書,卻毫無睡意。

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做夢夢到青琳了。

他曾經無數次希望青琳託夢跟他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卻從來沒有夢到過。

別說青琳沒有託夢跟他說這些,就連他夢到她的機會也是少之又少,但晚上薔薇卻做夢夢到她了。

她跟薔薇說將他還給她,可是當初不是她先放棄他的嗎?

她走了,隻言片語都沒有留下,然後只留下他,和一場沒有新娘的婚禮。

所有人都在說,他們蕭家有不祥之物,只要是跟他們蕭家有關的女人,都不得善終,似乎一件件,都在印證著這樣離奇的說法。

但他不相信這種迷信的說法,他知道其中一定有原因,只是他還沒找到而已。

蕭忘書轉頭看向薔薇,她蜷縮著身子。

如果傳說是真的,那下一個厄運會不會降臨在薔薇身上?

蕭忘書突然有些後悔當初貿然地跟薔薇登記結婚,不怕一萬隻怕萬一。

她一住進蕭家,就開始做惡夢,似乎也在預示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