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跟過去告別吧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7:21
A+ A- 關燈 聽書

金楠聽到聲音,回頭,看到安然的那一瞬,她閉目,委屈的眼淚從眼角擠出,成了串珠。

「然然……嗚嗚,然然,我被人拋棄了,我被那個混蛋拋棄了,我那麼愛他……可他……可他卻要跟別人結婚了。」

安然身子微微前傾,伸手擁抱住了她,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後背,什麼也沒有說。

想哭,就哭吧,這種時候,越安慰,越傷心。

周圍人群見沒有什麼好看的了,紛紛散開。

直到婚紗店門口就剩她們兩個人,金楠也哭夠了,安然才鬆開她問道:「楠楠姐,你什麼時候出來的?」

「四天了,我出來四天了,」金楠哽咽著。

「那你怎麼不聯繫我,我不是給你我的號碼了嗎。」

金楠嘆氣:「我看到新聞說,你現在……是喬御琛的妻子,我哪裡敢找你。」

「我是誰的妻子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還是你的朋友啊,」她對金楠笑了笑:「吃飯了嗎?」

金楠搖頭。

安然將她攙扶起:「我帶你去吃飯。」

「然然……」她按住安然的手,沒有動。

「嗯?」她看金楠,聲音輕柔。

「既然你已經嫁入了豪門,就不要再跟這四年間跟你相處過的人來往了,我坐過牢,我不想你因為我別人戳。」

「我也坐過牢,」她笑了起來:「坐過牢又如何?他們是人,我們也是,走吧。」

她說著,拉著金楠走進了隔壁一間西餐廳。

金楠有些依依不捨的回頭看了一眼婚紗店,最後被安然帶進了西餐廳。

安然給她看菜單。

她看了半響,最後將菜單推回給安然:「我不知道要吃些什麼,我第一次吃西餐,要不,你點吧。」

安然拿著菜單看了一眼,隨後對服務生道:「兩個A套餐吧。」

服務生離開,安然的手機忽然響了。

她掏出手機看了一眼,見是喬御琛:「楠楠姐,稍等,我接個電話。」

她走到一旁,將手機接起:「喂。」

「逛完了嗎?什麼時候回來。」

「我今晚不回去了,遇到了一個老朋友,在這邊吃。」

「老朋友?男人還是女人。」

「女人。」

「以前我見過嗎?」

「是以前跟我一起坐過牢的獄友。」

喬御琛沒再說話,安然掛了電話,回到座位上。

她問金楠:「你出來的這幾天,住在哪兒?我記得你老家不在北城的,你回家看過父母嗎?」

「我……沒臉回家了,」她嘆口氣,一臉的傷感。

「曾經,我爸媽因為我考上了北城大學,在我們當地,風光無兩,我就是他們的驕傲,可是……我才參加工作兩年,就因為那件事入獄……

這兩年,我爸媽從來沒有來看過我,就因為對我失望透頂,現在我出來了,也沒臉回去看他們,我爸媽,應該不會想要我這樣的女兒了。」

安然給她倒了一杯水:「即便這樣,我也很羨慕你,好歹,你還有爸爸媽媽可以愛。」

金楠伸手按住她的手:「然然,你現在跟我們不一樣了,你真的應該……」

「我們都是一樣的,楠楠姐,我們沒不同,別再這樣說了,你現在住在哪兒?」

「這幾天,我住在郊區那邊的一個旅館里,離這兒有點遠。」

「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出獄前,我本來是想,找到陳子哲后,跟他一起回家,求我父母原諒,之後找一份工作,跟他結婚,可是我沒想到……呵。」

金楠苦笑:「我出獄那天,他沒有來接我,我去原來的單位找他,可是那邊說他一年前就辭職了。我好不容易在第二天的時候,通過以前的朋友找到了他,結果……就看到了他跟他未婚妻一起出雙入對的畫面。」

安然眉心緊了幾分。

「我出現,他說他跟我已經結束了,他要結婚了,可是……憑什麼,憑什麼他說結束了就是結束了,兩年前,我為了他……」她欲言又止,眼淚有不禁落了下來。

「總之,我真的不甘心,他給了我兩萬塊錢,說讓我以後,再也不要找他了,我的人生都毀了,他把我甩了,還用錢來羞辱我。」

安然凝眉,臉色也帶著一抹不悅:「錢呢?你收了嗎?」

「在我包里,我一直帶在身上,就是想以後,有機會還給他,我的青春,我的未來,我的人生,用兩萬塊錢,買不來。」

安然眼神冷了幾分:「他們今天在隔壁選婚紗?」

金楠手掩住嘴唇,哭了起來:「嗯。」

「別哭了,」安然眼神冷了幾分,站起身:「楠楠姐,把錢拿出來。」

金楠看她,納悶:「然然,你……你要幹什麼?」

「楠楠姐,跟過去告別吧。」

金楠莫名的看著她:「什麼?」

「我說,你跟過去告別吧,這樣的渣男,因為你坐過牢就拋棄你,你還執著什麼?你在獄里曾經跟我說過,你問心無愧,既然如此,你為什麼現在要活的這麼卑微?」

金楠凝眉:「我……愛了他很多年。」

「可是他現在已經不要你了,他不要你了,你對他來說,就是累贅,如果你真的愛他,就對他放手,如果你不愛他,這樣的渣男,要來幹什麼?

楠楠姐,他只能跟你有福同享,無法跟你有難同當,這樣的人,即便你跟了他,也不會幸福,你是個好人,你會有更好的未來的,跟過去告別吧,告別後,重新開始,你才27歲,一切都可以重來的。」

金楠還在猶豫,安然已經拉著她的手腕站起身,正好服務生來送牛排,安然道:「我們出去一下,很快回來,不要撤掉。」

她拉著金楠,一路出了餐廳,正要進婚紗店的時候,陳子哲也剛好帶著他未婚妻出來。

他未婚妻臉上本來帶著嬌俏的笑意。

可是在看到金楠的時候,臉色冷了冷,推了陳子哲一把。

陳子哲側頭看去,不悅的凝眉。

他拍了拍未婚妻的肩膀:「寶貝,稍微等我一會兒,我去去就來。」

安然這時就拉著金楠走到了兩人身前。

陳子哲的未婚妻蹙眉:「你們想幹什麼?」

陳子哲也有些惱火,咬牙看向金楠。

「金楠,你還有完沒完了,我已經把話跟你說的那麼明白了,你為什麼就是聽不懂呢?別說我已經不愛你了,就算我們之間還有感情,我也不可能娶一個坐過牢的女人。

我媽說,如果我娶了你,她就要去死。難不成,你要讓我為了你,害死我媽嗎?我現在是真的愛我妻子,所以我請你,不要再來煩我了,行不行。」

「你不知道我是為什麼坐牢的嗎?就算全世界的人戳我脊梁骨,你也不能,你……」

「我不知道,」陳子哲怒吼:「我怎麼會知道,你為什麼要做假賬,為什麼要毀了自己。」

「陳子哲,你混蛋,你明明知道,我是替你坐的牢,現在怎麼還能說出這麼混蛋的話。」

陳子哲不屑一笑:「什麼叫替我坐的牢?拜託你搞搞清楚,法律是公正的,如果是我犯了錯,為什麼坐牢的人是你?當初那些事情,都是你做的,你自己承認的,現在又想推到我頭上?」

金楠腳步踉蹌了一下,隨即上前拎住他的衣領:「你瘋了嗎,陳子哲,你在說什麼啊。」

「閉嘴,你給我滾開,你才瘋了,胡言亂語也該有些限度,我再也不想見到你了,」他推了金楠一把:「滾。」

安然上前,擋在了金楠身前:「陳子哲。」

「你又是誰。」

「我叫安然,跟金楠是在監獄里認識的。」

男人冷眼:「原來是一群烏合之眾,說吧,你想幹什麼。」

「我要你對金楠道歉。」

「做夢。」

安然冷笑:「你今天要是不道歉,就休想離開這裡,不光今天,明天,後天,我都會帶著金楠,去你們單位鬧,我要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陳子哲,就是個人面獸心。」

陳子哲咬牙,推了安然一把:「你這個女人是個瘋子吧。」

金楠上前,對陳子哲吼了一聲:「陳子哲,你憑什麼推我朋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然掏出手機,撥打110:「你好,我要報警,我在帝豪商場門口被人打了。」

陳子哲愣了一下,上前搶手機:「你這女人真是個瘋子啊。」

他將手機成功搶走。

安然笑:「當年,我故意傷人,被判了四年,也不知道你這故意傷人加搶劫手機,要被判多少年。」

陳子哲氣憤不已:「金楠,你趕緊給我帶著這個女人滾,滾的越遠越好,不要再來騷擾我。」

「我要走了,誰送你去警察局?」

陳子哲將手機塞回到金楠手中,轉身,拉著他未婚妻要走,「真是個瘋婆子。」

安然上前,展開雙臂擋住兩人的去路:「不許走。」

陳子哲被氣急,又推了她一把:「你這女人到底想幹什麼。」

這次,他用了很大的力氣。

安然身子向後踉蹌的時候,被一旁的石台拌了一下。

就在她差點兒摔倒的時候,身後一個懷抱,穩穩的接住了她。

她轉頭看去,驚訝的發現,抱著自己的人,竟然是喬御琛。。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