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顧霆琛的解釋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7:50
A+ A- 關燈 聽書

當時騁說完那句話后我看見宋亦然的眼眶瞬間濕潤,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找不到安慰,她突然緊緊的抿著唇似乎下定了某種決心。

我不敢再問時騁什麼,而他卻一直絮絮叨叨道:「時笙,欠小五的我們終歸要還的。」

我淡淡問:「那欠宋亦然的呢?」

時騁:「……」

時騁情緒暴躁道:「關你屁事。」

似乎戳到心窩上,他氣急敗壞的掛斷了電話,我收起手機說:「抱歉,我會和他溝通。」

宋亦然語氣突然堅決道:「沒事,我自己去處理這事,我會拒絕他的!小五與我而言毫無關係,我沒有必要為陌生人捐贈一顆腎,我沒有那麼無私,我甚至比想象中自私自利。」

後面那句話,我不知道其真實性。

但眼前的宋亦然好像變了個人似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再也沒有之前的猶豫和懦弱。

她送我到楚家門口,我下車見著她離開了才準備進別墅,剛轉過身子就看見某個男人。

我心裡沒有感到驚訝,因為我知道他會來,我原本想躲開的,可躲開顯得自己心虛。

我沒有必要怕他。

我甚至還得坦然面對他。

我不想搭理他,想繞過他進楚家,他拉住我的手腕,一字一句頓道:「我們談談?」

我斜眼望著他,「憑什麼?」

憑什麼我要將時間浪費在他這兒?

我正想呵斥他鬆開,男人直接打橫抱著我遠離楚家別墅,隨後直接塞進了一輛車裡。

我折騰著要下車,顧霆琛突然撕開我的裙子,調笑的語氣威脅我說:「你進去衣衫不整的被楚行看到走光,還不如跟著我……」

他頓住,突然頹靡的喊著,「笙兒,我只是想跟你談談,我很關心你的身體狀況。」

裙子被他撕開了,露出我胸前大片的肌膚,我怒火攻心的瞪著他,道:「我身體怎樣跟你有什麼關係?顧霆琛,我們現在什麼關係?你憑什麼一出現就對我動手動腳?你趕緊給我找件衣服放我走,不然我跟你勢不兩立。」

「現如今你跟我已經勢不兩立了,我還在乎那麼多嗎?時笙,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顧霆琛怕我跑,他解下自己腰間的皮帶系住我的手腕,然後坐前面開車離開了楚家。

顧霆琛現在完全是屬於綁架,強制性的帶我離開,我毫無辦法的被他帶到了別墅。

是一座修建在海邊的別墅。

顧霆琛將車停在路邊,他過來要抱著我進別墅,但垂眸突然看見我裙子都是濕的。

他凝眉問:「怎麼是濕的?」

我偏過頭沒有理他,他將我打橫抱在懷裡進了別墅,隨後找了套他的衣服給我換上。

他的動作溫柔,像是對待什麼珍貴的東西似的,他越這樣,我心裡越覺得憤怒。

換完衣服后他將我緊緊的摟在懷裡深吸了一口氣痴迷道:「好久沒感受過你的氣息了!時笙,這兩個月我很想你,想的快要發狂!」

我咬牙道:「鬆開我!」

「笙兒,你聽我解釋。」

窗外的夜色沉沉,別墅里又沒有開燈,我看不清顧霆琛的神色,被他抱在懷裡也懶得掙扎,反正我掙扎也逃不過他的禁錮。

我內心特別疲倦,語氣平靜的問:「解釋什麼?解釋你和葉挽結婚只是因為和小五做了交易想我活著?可是我之前警告過你什麼?我不要小五救!我就是死也不願意她救我!可是你枉顧我的意願,隱瞞我和葉挽舉辦婚禮……顧霆琛,你覺得我現在憑什麼聽你的解釋?」

他喃喃喚我,「笙兒……」

顧霆琛緊緊的抱著我,我掐住他的手臂冷言冷語的提醒說:「我可是沒法生育的!」

「笙兒!」

顧霆琛狠狠地道:「我不允許你這樣說自己……抱歉,我那天只是想趕你離開。」

趕我離開?!

我受不了顧霆琛每次做錯事又找我解釋認錯的模樣,我在他懷裡掙扎著起身道:「趕我離開現在就別在這兒要死要活的找我啊!!」

我緊緊的盯著他,心裡充滿了怒火,顧霆琛眸光閃了閃,偏過頭道:「我擔心你。」

我諷刺的問他,「擔憂我什麼?我告訴你,除了沒法生孩子我現在身體健康的很!」

「別拿這事抵我。」

他頓道:「笙兒,我心裡難受。」

顧霆琛起身拉住我的手心,我狠狠地甩開他,呸了一聲道:「你少給我示弱!」

我哭笑不得的問:「難道兩個月前我心裡不難受嗎?你以為我就會接受小五的醫治?」

「我知道你不會,我有辦法讓你會。」顧霆琛身上的衣服頗有些凌亂,他閉了閉眼道:「只要你能活著,即使打暈你我也要讓你吃藥!」

我氣極抬腿踢他,「滾。」

我的脾氣很暴躁,我只要一想起兩個月前在教堂前發生的那一幕我就原諒不了顧霆琛。

憑什麼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傷害我之後又跑來跟我解釋,憑什麼我要放下芥蒂原諒他?

不,不會的!

我這輩子都不會再原諒他。

哪怕心裡仍舊對他有愛。

顧霆琛沒有躲,我一腳踢在他身上自己打滑坐在了地上,他順勢蹲下抱住我,在我耳邊喃喃道:「笙兒,我們是愛著彼此的……如若不是,你當初為何要拒絕顧瀾之而選擇我?」

明明是夏日,可我卻感到徹骨的寒冷,我偏眸望向顧霆琛問道:「我愛你沒錯,我甚至一而再再而三的原諒你,但你覺得我能原諒你一輩子嗎?顧霆琛,我和你在一起三年,三年的時間你又給過我什麼甜蜜?從未有過!」

他給我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傷害。

我的癌症是他給我的!

我無法生育也是他給的!

我臉上這疤痕……

更是他和溫如嫣留下的。

我壓下心底的難受,字字清晰道:「你說我無法生育,可又是誰給我造成的呢?」

顧霆琛難受極了,他緊緊的摟著我,似乎有濕潤滾進了我的脖子,燙得令人灼心。

他這是哭了嗎?

我好似是第一次見顧霆琛哭。

即使季暖描述過他在我墓碑前哭的肝腸寸斷的模樣,我還是無法想象這個男人哭的模樣。

他似乎在安撫我的情緒,手掌有一下沒一下的拍著我的背部,我失神的坐在地上聽見他嗓音低呤道:「笙兒,那兩天你都吐血了,身體狀況差的要命,我晚上到家你一直都在迷迷糊糊的睡覺!我心裡清楚你快熬不住了,我害怕的要命,比起你恨我,我更願意你能夠活著!我以為我可以承得住你的恨,可當席湛從大雨磅礴中出現一言不發的帶走你時……」

顧霆琛鬆開我,他滿臉淚痕的盯著我,聲線突然異常沙啞道:「他是那麼的強大,他是那麼的優秀,我怕……我慌了,我怕你和他……」

「笙兒,我那天帶著小五追去了桐城,可你躺在手術室里,那個男人靠著牆守在一側不言不語,目光冷漠的瞧著我,像是我侵入了他的地盤,我怎麼能有這樣的想法呢?我怎麼能算入侵呢?明明你是屬於我的,他才是外人啊!」

顧霆琛的面色非常頹廢,像是受了重大打擊道:「他不允許小五救你,他說這是你的意願,我問他,是不是你死了也不能救你?」

我大概能想象到席湛會面色冷漠的回顧霆琛一個是字,他就是這樣性格寡淡的人。

我以為是一個是字,可是顧霆琛突然道:「他說你不會死,我都不知道他那兒來的那股自信!但實際上你沒事,在沒有用小五藥物的情況下你活的好好的,他把我未對你實現的事做到了,這樣挺好的,至少你能活著!」

「至少你能活著……」

顧霆琛一直喃喃的說著這話,我雖然怪他、恨他、怨他,可當他這樣的時候我心裡也不是滋味,畢竟眼前這位是深愛過的男人啊。

是我放棄了九年前那份執念換的啊。

我心裡特別難過,可我清楚的明白我無法原諒顧霆琛,我趕緊起身要離開這個令人窒息的地方,他突然抓住我的腳踝將我絆倒在地。

地上是厚厚的毛毯,我沒有摔疼,顧霆琛突然壓上我的身體,唇齒咬著我的脖子。

很輕,像貓爪痒痒一般。

他順著我的脖子吻上了我的唇瓣,我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他頓時覺得無趣的鬆開我。

可能更多的是無奈。

顧霆琛起身揉了揉我的腦袋,嗓音刻意放軟道:「笙兒,你別再怨恨我了好嗎?」

我說不出那個好字。

我沉默不語的起身,顧霆琛下意識的拉住我的手腕,我冷漠道:「最好鬆開我!」

我不怕他對付我,傷我,我就怕他對我示弱,我心軟,與宋亦然都是心軟的女人。

顧霆琛鬆開了我,但突然打橫抱著我上樓,我力氣沒有他大連掙扎的餘地都沒有。

我心裡絕望的威脅道:「你要是再不鬆開我,我一定會讓你嘗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顧霆琛充耳不聞,他抱著我回樓上房間,在他放下我的那一瞬間我跑到窗邊毫無猶豫的跳了下去,身後只聽見他的嘶吼,「笙兒!」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