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英雄救美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7:29
A+ A- 關燈 聽書

她驚訝不已:「你……你怎麼在這裡?」

喬御琛拍了拍她的肩膀,鬆開她,走到陳子哲的身前。

他眼神陰冷的望著對方:「剛剛你是哪只手推她的。」

「你……」陳子哲看著這人,有些眼熟。

他身後的未婚妻倒是知道的多,驚呼:「這不是帝豪集團的總裁嗎。」

陳子哲愣了一下,臉都黑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喬御琛右側嘴角不屑的挑起,隨即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扯陳子哲的手,轉身,狠狠的給對方來了一個過肩摔。

陳子哲摔倒在地,傳來咚的一聲響。

他未婚妻連忙後退幾步,驚呼一聲,捂住了唇。

他吃痛,眉眼蹙在一起,喬御琛抬腳,踩住了他的右手:「這隻手?」

「你……真的是喬總?」陳子哲有些不甘心,怎麼可能呢。

安然聳肩一笑,走到喬御琛身邊,隨手挽住他的胳膊:「剛剛,我忘記自我介紹的更詳細一點了,別看我坐過牢,可是我呢,剛好就是帝豪集團總裁,喬御琛的妻子,我的名字叫安然。」

「怎……怎麼可能,喬總怎麼可能會娶坐過牢的女人,怎麼可能。」

陳子哲搖頭,說出來,誰信。

喬御琛不屑一笑:「我愛她,難道還要管她以前做過什麼?坐過牢也好,殺過人也好,跟我愛她,沒有半分關係。」

安然愣了一下,看向他。

他愛她?

凝眉片刻后,她隨即釋然,這個男人,也很會演戲嗎。

她挑眉,看向地上的男人:「你甭管他為什麼會娶我,反正,我就是喬太太沒錯,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跟金楠道歉,從此以後你們一刀兩斷,還是……你拒不道歉,那咱們警察局見,我倒想看看,你要是也坐上兩年牢,還會不會這樣囂張。」

「我根本就沒打你。」

安然指了指不遠處商場門口:「那邊的監控看到了嗎?」

「可是,喬總也打了我。」

「那你告他好了,你故意傷害我,他故意傷害你,讓他陪你一起去坐牢,」安然說著,笑了起來。

喬御琛凝眉看向她,這女人,還真是隨時都可以捨棄他。

「只不過,你確定你有這個本事告倒他?」

陳子哲一陣沉默,躺在地上,幾乎放棄掙扎。

金楠走上前,居高臨下的看向他,眼底全是淚和酸楚:「跟我道歉,就這麼困難?當初……當初是誰跪在我面前,說自己不能坐牢,讓我救你的。」

陳子哲要緊牙根:「坐牢的事情,是你自己咎由自取,可是,對於移情別戀的事情,我可以道歉,對不起,我不愛你了,我愛上我未婚妻了,我是真的愛她,所以,想要跟她結婚。」

「那我呢?曾經,你對我說過的那些海誓山盟,都是騙人的嗎?我那麼相信你,那麼……那麼的相信你,你全都是騙我的嗎?」

「那時候是那時候,今時不同往日,我已經不愛你了,這一點,誰都無法改變,我要結婚了,也不可能再跟你怎麼樣。」

金楠垂眸,落淚。

安然對喬御琛道:「放開他吧。」

喬御琛鬆開腳,陳子哲站起身,往後退開一步,跟喬御琛保持了一些距離。

安然對金楠道:「楠楠姐,錢拿出來,還給他。」

金楠將錢從包里掏出來,遞給陳子哲。

陳子哲蹙眉:「金楠,這是我給你的補償。」

「還給你,我不需要你的錢,也不需要什麼補償。」金楠垂眸,沒有看他。

安然將錢,從金楠手中接過,勾唇一笑:「楠楠姐,還錢,也分方式的,你這種方式,太人性化了,面對渣男,你該這樣。」

她說著,將錢一把甩到了陳子哲的臉上。

兩萬塊錢,瞬間四散飛落在地上。

喬御琛挑眉,抱懷,後退一步,看戲。

「陳子哲,你聽好了,兩萬塊錢,買不了金楠對你的感情,也買不了她的青春和人生。她愛你的時候,這份愛,值千金,現在她不愛你了,所以,你一分錢也不值。

這兩萬塊錢,還給你,你要給我牢牢的記住了,你毀了一個女人的人生,你這輩子還不完。

金楠不會因為坐過牢,就變的不堪,倒是你,即便你沒有坐過牢,你也是個垃圾,你這樣的垃圾,趁早給我滾出金楠的人生,以後不管她變的多優秀,都不要再來招惹她。因為她,你高攀不起。」

陳子哲凝眉,竟是沒敢說話。

仔細這麼看起來,這個女人,的確像是前幾天,他跟同事們在報道上看到的,也議論過的那個嫁給喬總的女人。

他剛剛竟然沒有發現。

警車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很快,幾個警察就趕了過來。

「剛剛誰報的警。」

安然回頭,「是我。」

帶頭的警察,側頭看到喬御琛的時候,嚇了一跳:「喬總?」

喬御琛勾唇:「你辦你們的案,不用管我。」

陳子哲看向金楠:「楠楠,你不會一出來就對我趕盡殺絕吧。」

他知道,如果對方是喬御琛的妻子,那絕對有能力把他送進監獄。

金楠凝眉,未語。

陳子哲上前低聲,用只有兩個人能聽到的音量道:「楠楠,我真的是沒有辦法,你再鬧,我也不敢娶你,我之前為了你,跟家裡反抗,我媽已經吃過一次安眠藥了,母親和你之間,我選擇了我媽,所以,我只能放棄你。

如果我現在坐了牢,那這兩年,你的苦,不是白白的承受了嗎?求你,放了我吧,楠楠,看在我們往日的情分上,你就……」

「然然,」金楠往後退了一步,沒有再看陳子哲一眼,走到了安然身前:「放了他吧。」

「楠楠姐,你想好了嗎?」

金楠看著她,深吸口氣:「既然已經看清楚了他的真面目,那我就沒有什麼好留戀的,這樣的垃圾,我不要了。」

金楠隱忍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安然知道,她現在心裡有多難過。

曾經在監獄里,她無數次聽金楠說過,她的男朋友有多好。

她愛的,很深。

這樣的結果,大概誰都沒有想到吧。

安然挑眉,看向他的未婚妻:「我不管你是被他騙了,還是真的愛他,以後這個男人你看牢了,別讓他再出現在金楠面前,騷擾金楠的人生,他們兩清了。」

安然說完,拉著金楠的手,對喬御琛道:「老公,勞煩你幫我跟警察同志們解釋一下吧。」

喬御琛挑眉,聽著這聲老公,格外的受用:「好。」

她對金楠道:「走吧,楠楠姐,回去吃飯,我都餓了。」

金楠真的不敢想象,她眼前的這個,曾經在監獄里受盡凌辱,依然能淡淡笑著的女孩兒,今天竟然會這樣瀟洒的,幫她告別過去。

兩人重新回到西餐廳,牛排都涼了,她讓服務生拿去稍微加熱了一下。

牛排重新端進來的時候,金楠一動也不動的望著牛排。

安然幫她切了一下,「楠楠姐,吃飯。」

「然然,我怎麼走到……今天這一步了。」

她笑,眼淚滴答滴答的落下:「我曾經,是父母眼中的驕傲,是上次看中的新職員,是人生充滿了希望的小白領,可是……我怎麼走到今天這一步了。」

安然看她,沒有做聲。

金楠捂著自己的心:「我就不該答應他,替他頂罪,我就不該……不該管他的死活,如果當初是他去坐了牢,我一定會等他,一定會的,可是為什麼……」

「因為男人的感情,都不值得我們依託,所以,從現在開始,忘掉他,你只能靠你自己,沒有人,比你自己更需要你,你好好吃飯,打起精神,重新開始。」

「然然,你出來以後,就沒有覺得,世界翻天覆地的變化了嗎?我雖然只坐了兩年牢,可我卻也覺得,這兩年,像是換了個世界一般。」

「有過,可是只有短暫的幾分鐘的時間,因為我很忙,忙著充實未來的人生,既然已經失去了四年,那我總不能再繼續頹廢,去浪費更美好的人生。」

金楠看著她笑了笑,點頭,吃飯。

吃過飯後,安然要送她回住的地方,可是金楠卻堅決的拒絕了。

「然然,我想一個人冷靜冷靜,所以……今天就讓我一個人吧。」

安然也沒有勉強,就放任她一個人走了。

喬御琛走了過來,「就讓你朋友一個人走?」

「她該自己走,因為未來的路那麼長,她都得自己走,她坐過牢,這個世界對她,已經不會再寬容,所以,從現在就開始玻璃心可不行,」她看向他,「今天謝謝你。」

「如果我沒有出現,你打算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撒潑唄,」她聳肩,轉身往車邊走去。

「你說你也是的,明知道自己打不過男人,還幫別人出什麼頭。」

「我就不能有正義感了嗎?」

「正義感要分人的,你直接給我打一個電話,不需要你跟他費那麼多口舌,一切問題解決的更快。以後記住了,不要再為了別人,不顧自己的安全了。」

她看著他,心裡暖了一下,「她不是別人,還記得嗎,我跟你說過的,那個怕我餓肚子,給我藏了饅頭卻被罰的很慘的小姐姐,就是她,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她那時候給我的溫暖。」。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