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第101章 凈身出戶【1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59:35
A+ A- 關燈 聽書

秦沫沫聽着凌夫人的話,瞬間炸了,哪有這樣的媽?太絕情了吧!

她轉身看了凌晨一眼,只見凌晨的面色也非常難看。

的確,凌晨聽了這話,心裏很不好受。

盛唐除了凌家以外,最大的股東是蕭夏,而且凌夫人向來不插手公司的事情。

但是她若要做個什麼決定,其它小股東一定都會聽他的。

凌晨也懵了,沒想到凌夫人給他來這一招,逼他就範。

他着實有點着急了,秦沫沫和盛唐,要哪個?

不對,不是秦沫沫,應該說是孟夕顏和盛唐,他要哪個!秦沫沫只不過是幫孟夕顏打掩護的一枚棋子。

當初他拒絕蕭夏的時候,還在讀書,沒接手盛唐集團,所以構不成威脅。

現在,他都在盛唐工作四年了,各方面都得心應手,而且盛唐也在他的手上越做越好。

他個人也擠進世界富豪榜前10強,說實話,的確有點不想放手。

他更擔心自己萬一離開盛唐以後,公司會被敗垮。

盛唐是他父親留下來的,他不想把他拱手相讓給任何人來打理。

況且他還沒碰上一個完全值得他把盛唐託付出去的人,他糾結了。

所以,只見他有些撒嬌的看着凌夫人,說:「媽,這完全是兩碼事。」

凌夫人白了他一眼說:「你既然執意要跟我最不喜歡的女人在一起,既然要讓我心裏難受,你也總該付出一點代價吧!況且你不是錢多嗎?正好拿着你的那些錢跟秦沫沫瀟灑去,你還要留在盛唐做什麼呢?」

凌夫人明明知道凌晨在乎的不是還能賺多少錢,或者他有多少錢。

他在乎的只是不想他父親好不容起創始的公司遭遇不測而已。

所以掐住他的軟肋不放。

秦沫沫見凌夫人蠻不講理,硬要跟她扛到底,氣得要命。

但是她很有自知之明,盛唐和她,當然是盛唐重要。

此時,凌晨不當面做決定,只是維護她的面子罷了!

好吧!她承認她敗了,她比不過盛唐,她走還不行嗎?

於是,秦沫沫橫了凌夫人一眼說:「不就是要離婚么?離就離,你威脅凌晨幹嘛?」

凌夫人看着秦沫沫不小的口氣,不禁冷笑了一下,這女人,口氣好大,不過正合她心意。

凌夫人冷笑一聲說:「好啊!」

隨後轉身看着蕭夏問:「現在民政局還來得及嗎?」

蕭夏回答:「估計現在趕過去會來不及了。」

從蕭夏的話語中,秦沫沫和凌晨都聽出來了一絲興奮之意。

凌晨看了蕭夏一眼,那種神情很冷淡,沒有一絲感情。

蕭夏心裏想些什麼,他怎麼會不明白呢!他又怎麼可能讓她得逞。

就在大家以為凌晨妥協的時候,凌晨雙腿微微張開了一些,雙手握拳撐在大腿上,拳頭抵在鼻尖處,嘆了一聲氣。

接着,他又收回自己的雙手,翹起二郎腿,盯着凌夫人,很嚴肅的說:「媽,我不能和沫沫離婚。」

凌夫人愣住了,凌晨說不能和秦沫沫離婚,為何不能?

這『不』和『不能』雖然只差一字,但是意思卻相差甚大。

『不』代表着不願意,是主觀意識。

『不能』則代表着無可奈何,還摻雜着許多客觀原因。

凌晨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密秘,不能和秦沫沫離婚,凌夫人想不透,蕭夏也想不透。

但秦沫沫卻自以為是的想透了,而且還很肯定。

也是因為凌晨這句不能,秦沫沫越發確定凌晨是同。性。戀。

一個有取向有問題的男人,好不容易結了婚,又怎麼可以輕易離婚呢?把她這等大美女留在身邊,不僅可以打掩護,還可以慢慢糾正自己的生理問題,一箭雙鵰,何樂而不為呢?

可凌夫人找不到合適的理由啊,於是她問:「為什麼不能?」

凌晨咬了一下下唇瓣,解釋:「太爺爺前幾天才去世,阿彩和香梨前不久也去世了,家裏新添一件喪事,三年內,不管是婚事,還是離婚,都不宜辦理,不然會壞風水,對家運不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凌晨的借口讓秦沫沫和蕭夏目瞪口呆,她們沒想到喝過洋墨水的凌晨居然信迷信。

但是秦沫沫腦筯一轉,又覺得凌晨不是相信風水迷信,而是不想跟她離婚。

可是秦沫沫不知道,凌夫人信這一套啊,而且是十分的相信,每逢假日、春節,她都要去寺廟燒香拜佛,而且還投了不少錢。

此刻,凌夫人聽着凌晨的點醒,似乎想起來了什麼了?臉色不禁變得好難看。

難道這次她真的要輸給秦沫沫嗎?她不甘心。

所以暗下決心,明天就去寺廟拜拜,讓主持算一卦。

凌晨見凌夫人臉色轉變,連忙再接再厲,繼續說:「一件喪事守3年,依這算來,至少要9年。」

凌夫人不樂意了,讓她再看秦沫沫9年,想都別想,這個女人,凌家堅決不能留。

於是,她說:「阿彩和香梨不算,而且沒誰說守3年,1年就足夠,你和秦沫沫,從今日起,再維持夫妻關係1年,1年之後立即離婚,凌家是不會留這種女人的。」

凌晨說:「只有1年嗎?我怎麼聽說是3年,要不咱們折中吧!2年。」

秦沫沫在一旁聽着這母子的話,暈暈糊糊,那個3年和1年她聽明白了,為什麼阿彩和香梨不算呢!

所以,她偷偷的問凌晨:「阿彩和香梨是誰?」

凌晨說:「阿彩是媽養的貓,香梨是媽養的狗。」

秦沫沫偷偷說:「還好沒把你養死。」

……凌晨無語。

凌夫人看着兩個偷偷摸摸的人,氣得要命,看見秦沫沫那嘚瑟的小模樣,她恨得直咬牙。

但是礙於怕壞了家運,又不得不忍。

可她不甘心啊,更怕凌晨跟她來一套緩兵之計,搶在這兩年之內跟秦沫沫把孩子一生,到時候再和她軟磨硬泡不肯離婚。

不行,她得想個辦法,好不容易抓住了這個機會,一定要把秦沫沫趕走。

就像當年把孟夕顏趕走是一樣的。

只是,這次她的運氣沒有那麼好,還得緩兩年執行。

但是緩兩年總比沒機會要好,反正他兒子不僅年輕、帥氣,而且多金,她不愁沒給她生孫子。

於是,她說:「凌晨,你給我立個字據,承諾兩年之後必定離婚,不然你和秦沫沫一同凈身出戶,而且在這兩年之內,秦沫沫若是有了孩子,孩子由凌家養,她一個人出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