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第102章 天壤之別【2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59:42
A+ A- 關燈 聽書

秦沫沫一聽這話就炸了,憑什麼啊?有孩子還不給她,把她當成傻子呀?

真是太欺負人了,她秦沫沫還從來沒見過這麼求人辦事的。

現在是凌家求她守家運好不好,弄得她不開心,她立即離,馬上離,就要壞她的家運,看誰厲害?

雖然他凌家,家大業大,但卻錢多人壞,這種人,還想讓她幫忙,想都別想。

所以,只見秦沫沫望着凌夫人,冷笑了一聲說:「不好意思,我不願意,你們凌家的家運跟我有什麼關係?我憑什麼不離婚?我的時間可比你們的錢要寶貴多了,想浪費我兩年青春來踐踏我的尊嚴,還生了孩子不給我,把我當什麼啊?傳宗接待的工具,想得美。」

最後,她一字一頓的說:「我…要…離…婚…」

凌夫人被秦沫沫的囂張態度快氣到吐血,但是蕭夏卻沒有生氣。

其實剛才聽着凌夫人那些話,她作為秦沫沫的同輩人,挺不開心的,這不明擺婆婆欺壓兒媳婦。

她以後也會做別人的兒媳婦,或許是凌夫人的,又或許不是凌夫人。

但是站在兒媳婦的角度里,她不贊成凌夫人這種欺負人的態度。

所以,在聽到秦沫沫的反擊,反倒覺得挺痛快,心裏對秦沫沫還有一點小小的欽佩。

並且覺得秦沫沫比孟夕顏氣魄強大多了,而且更有人格魅力。

然而凌晨坐在秦沫沫旁邊,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這個傢伙,看起來柔柔弱弱,一副弱不禁風,需要他保護的模樣。

但是緊要關頭,她都自己出頭了,而且反擊的很漂亮。

看着這婆媳倆鬥嘴,他又着急,又好笑。

凌夫人雖然氣得頭髮都豎起來了,但是也忍住,沒有跟她大吼大叫。

而是冷冷的笑着說:「好啊!你離啊!只要你敢離,我就敢告你騙婚,你別想着離開凌晨以後,另尋好人家嫁掉,秦沫沫,你信不信,只要你敢現在離婚,就沒有男人敢再娶你。」

本來,秦沫沫以為自己穩贏了,卻沒想到再次峰迴路轉,主動權落到凌夫人手上去了。

她深吸一口氣,鼓著腮幫,氣呼呼瞪着凌夫人,再也找不到回擊她的言語。

她不是怕兩敗俱傷,不是怕自己嫁不出去。

而是怕凌夫人召集媒體,把她的名聲鬧得不好聽,會讓秦海、喬嵐芳沒面子。

特別是喬嵐芳,把面子看得比命還重,這一點,秦沫沫隨她。

最後,繞了一圈,凌夫人本來是想讓秦沫沫離婚的,結果變成了威脅她不準離婚。

這個結果,卻是凌晨最想得到的。

兩年之後,孟夕顏就回來了。

那時候,一切都是一個重新的開始。

他看着氣呼呼的秦沫沫,很想捏捏她鼓起的臉頰,但此時的氣氛不適合,他需要先把離婚的事情搞定。

於是,他雙手十指交叉握在一起,看着凌夫人說:「媽,這件事就到此為止!有什麼事以後再說吧!」

凌夫人怕自己再逼他們離婚,會壞了家運,只好暫時妥協。

不過,她和秦沫沫這梁子結下了。

兩年後,她一定會把秦沫沫從凌家趕走,而且這兩年內,秦沫沫休想過的舒服。

還有凌晨別以為自己能耍緩兵之計,她是個很記仇的女人,這仇她一定報。

同時,她腦子裏又在想起另外一齣戲,蕭夏和凌晨的戲。

這兩年,她一定要讓凌晨回心轉意,讓他兩年後乖乖的娶蕭夏。

只是此時也不能太便宜秦沫沫了,不能讓她太囂張,太無視她這個婆婆。

因此,她說:「秦沫沫,你去書房,把家規抄一百遍,沒抄完不準走,別以為你撒了這麼大一個謊還能全身而退。」

聽說要抄家規,秦沫沫生氣了,憑什麼啊?憑什麼到最後還要她受罰?

正在她又要反抗之際,凌晨把她拉了一把,讓她忍一忍。

秦沫沫轉身看了凌晨一眼,忍住了。

好吧!一百遍家規,她抄,就當練字了,反正她也沒事幹。

為了守住她和凌晨的婚姻,為了讓自己不被告上法庭,抄一百遍家規,也算罰輕的了。

總體來說,這次談判效果還是不錯的了,至少凌晨的緩兵之計,起到作用了。

秦沫沫、凌夫人、蕭夏,都以為這兩年是凌晨的緩兵之計,以為他想過兩年,凌夫人氣消了,會原諒秦沫沫。

但是,真相誰都沒有猜中,在這一次談判中,凌晨每一句都是假的,唯獨這一句兩年之後離婚是真的。

凌夫人見秦沫沫咬着嘴唇不高興,心裏不禁有一絲痛快。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丫頭片子想在她眼皮底下生活的痛快,想都別想。

於是,只見她轉身對站在身後的蘭姨說:「蘭姨,你去書房把筆墨紙硯準備好,請少夫人上去抄家規。」

秦沫沫說見筆墨紙硯四個字,眼睛猛然睜大。

心想,難道讓她寫毛筆字嗎?天哪!怎麼還有這樣的人,太恐怖了。

毛筆字!她寫到什麼時候才能寫完啊!這女人,真狠。

在蘭姨的帶領下,秦沫沫來到了別院的書房。

秦沫沫是第一次進入凌夫人的書房,剛剛推門而入的時候,秦沫沫還以為自己穿越了。

呈現在她眼前的是一間古香古色的書房。

書架都是梨花木製造,上面的雕刻都是牡丹,看上去很華貴,上面擺放的書藉都是仿古鎖線設計。

秦沫沫看着那些書藉,心想,一定都是凌夫人特定讓出版社製作的。

書桌是紫檀木製造,中規中矩,沒有太花哨,不過她最喜歡的還是書桌後面的那扇大屏風,屏風上面的水墨畫和荷花雕刻。

秦沫沫看着屋裏的氣質,再回想凌夫人的態度,情不自禁直搖頭,心想,開壤之別。

她認識的凌夫人,高高在上,盛氣凌人,沒有一點溫潤而雅的氣息。

蘭姨見秦沫沫自顧自的猜想,提醒:「少夫人,筆墨紙硯都給你準備好了,我先出去了。」

蘭姨走後,秦沫沫就開始磨墨了,墨磨好后,她便開始抄家規。

她很少寫毛筆字,而且寫的也不好看。

而且她還有一顆強迫症的心,半個小時下來,她一張紙都沒抄完,全扔垃圾簍里了。

晚上七點的時候,好不容易抄完兩份家規的秦沫沫已經餓到肚子呱呱叫,也不見有人叫她吃飯,於是準備自己下樓吃飯。

她剛剛走出門口的時候就碰到蘭姨了,秦沫沫問:「蘭姨,還沒吃飯嗎?」

蘭姨有些尷尬的說:「少夫人,晚餐已經吃過了。」

【看着大家這麼氣憤沫沫被利用和欺負,作者只想說一句話,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