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第105章 無藥可救【1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0:05
A+ A- 關燈 聽書

蕭夏微笑着「嗯」了一聲。

凌夫人深吸一口氣,說:「夏兒,伯母知道你心裏想什麼在,你還在想着凌晨,是不是?」

蕭夏沒有接話,她的心思,顯而易見。

凌夫人又接着說:「我何償又不想你和晨兒在一起,可是晨兒的性格太倔,當年,只怪我棋錯一招,說了那句,只要不娶孟夕顏,娶誰都行,我以為只要斷了他和孟夕顏在一起的念頭,他就會看到你,可是壓根沒想到半路來個秦沫沫。」

話到這裏,凌夫人不由得嘆了一口氣,她曾經答應過蕭夏,要讓她嫁入凌家,做凌家的兒媳婦。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可是,這個承諾一直都沒有兌現,她不僅愧對於蕭夏,更愧對於她的父母。

蕭夏聽着凌夫人的自責,勉強的笑着說:「就算沒有秦沫沫,晨哥哥也不會娶我。」

凌夫人說:「好在凌晨答應兩年之後離婚,所以這兩年也不失為一個好機會,我看那個秦沫沫應該也不是他的菜,過些日子就膩了,你沒事就在凌晨面前多晃悠幾圈,如果旁邊有好的男孩,你覺得還可以,不妨放手試試,別在給凌晨做備胎了,有時候男人就是見,越是得不到越是想要。」

凌夫人話里的意思,蕭夏怎麼會不明白呢!

只是,她真的還要繼續嗎?還要繼續喜歡凌晨嗎?

她不想,不想再這樣糾纏下去,可是她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特別是當她看到凌晨對秦沫沫的好,她似乎也越來越喜歡凌晨,喜歡到無可救藥,無法自拔。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跟秦沫沫交換靈魂,去體會一次,被凌晨寵愛,是什麼滋味。

對於凌夫人交待的事情,她笑着點了點頭,就當是答應了。

她真的好想跟凌晨在一起,真的好想。

……

與此同時,凌夫人的別院裏,秦沫沫早已洗梳完畢,換上了乾淨的衣服。

蘭姨給她準備了豐盛的早餐,

讓她開心的是,凌夫人不在家,她無需跟她同處一桌,共進早餐。

晚餐過後,秦沫沫再次獨自回到書房,開始抄寫家規。

好在有凌晨的幫忙,一個晚上,她一共抄了37份,其中30份是凌晨熬夜抄出來的。

然而,八點鐘的時候,他又準時去上班了。

書房裏,秦沫沫不再像昨天那樣在胡鬧,而是規規矩矩抄家規。

中午12點鐘時,蘭姨告訴秦沫沫凌夫人不在家中吃飯。

於是,秦沫沫又偷着樂了。

半個小時之後,她的書房門被推開了,秦沫沫猛然抬起頭,只見張秘書滿臉笑容站在門口。

手中還拎着一個禮盒袋,秦沫沫心想,難道張秘書是來給凌夫人送禮物的嗎?

她放下手中的毛筆,從書桌後面站起來,笑着朝張秘書走過去。

問:「張秘書,你怎麼來了?」

張秘書笑着說:「少夫人,中午好!凌總托我把這份禮物給您送過來。」

禮物?是給她的?秦沫沫愣住了。

這是和凌晨結婚以來,第一次收到凌晨以禮物命名送過來的東西。

秦沫沫不禁有些小開心,臉上的笑容收不住,偷笑着咬着下唇瓣接過張秘書遞給她的禮物。

張秘書看着偷偷開心的秦沫沫,笑着說:「少夫人,那您先忙,我先工作了。」

「嗯嗯!謝謝張秘書!」

張秘書走後,秦沫沫小心翼翼把禮盒放在身後的茶桌上,然後解開禮盒上面的絲帶。

她很期待看到禮物的模樣。

她在想,或許是一件禮服,晚上凌晨會來接她參加某個宴會。

而且依照禮盒的包裝看上去,十分像禮物,只是稍微有點重而已,也許還有一雙水晶鞋。

可是,當秦沫沫把蓋子打開的時候,整個人傻了。

禮盒裏既沒有禮服,更沒有水晶鞋,而是兩摞抄著凌家家規的宣紙。

秦沫沫被凌晨徹底打敗,她心想,送個家規至於包裝得這麼豪華嗎?害她自作多情了。

看着兩摞家規,秦沫沫有點無可奈何;好吧!家規就家規吧,至少是最實在的禮物。

之後,他把凌晨送過來的手抄家規點了一遍,一共60份,加上她上午抄的3份,正好一百份。

秦沫沫忍不住笑了,心想這個凌晨還真夠了解她,連她一上午抄幾份都能算出來。

她把家規整理好,交給蘭姨,午飯都沒打算吃,就要走。

蘭姨跟在後面,勸了半天,秦沫沫非說要回自己家吃。

其實她是怕凌夫人突然回來,見家規抄完,又變相的懲罰她,所以先行溜走。

當她正告別蘭姨,要出門時,徐朗來了,手裏還拎着兩個大號紙袋。

秦沫沫看着凌晨有些意外,她將他打量了一番問:「來給凌晨的媽送禮?」

徐朗看着她滿臉不開心的模樣,「噗嗤!」一下笑出聲來了,他說:「給你送禮來的。」

「我?」

「嗯!」

秦沫沫接過徐朗遞過來的一隻紙帶,只見裏面裝的都是宣紙,秦沫沫不用翻開看都知道是家規。

只是徐朗晚了一步,她的家規都搞定了,她抱着徐朗給的紙袋,壞壞的笑着說:「我都抄完了。」

「抄完了?你這麼快?好吧!」

秦沫沫見徐朗有些泄氣,立即將他手中另外的一隻袋子奪過來,拎在自己手裏,說:「別呀!說不定下次還能派上用場呢!」

徐朗再次笑了,心想,這個秦沫沫還打算和凌夫人抬扛啊?昨天她的英勇事迹可是把他震驚到了。

於是乎,秦沫沫拎着徐朗的家規,上了徐朗的車子,跟他一塊走了。

……

傍晚,秦沫沫回家的時候,凌晨已經回家了。

客廳里,他瞥了秦沫沫一眼,很不開心,心想,這個傢伙成天跟徐朗呆在一起,家都不回了嗎?

於是,只見他酸不拉嘰的說:「秦沫沫,我好像不該讓張秘書給你送家規的,對嗎?」

秦沫沫看着凌晨,笑嘻嘻的貼上去,說:「才沒有呢!凌晨最好啦!」

凌晨掰開秦沫沫挽在他胳膊上面的小手,一本正經的說:「來書房一趟,有事跟你商量。」

秦沫沫見凌晨有事跟她商量,屁顛屁顛就跟了過去。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