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第107章 從容不迫【1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0:20
A+ A- 關燈 聽書

秦沫沫緊皺著眉頭,盯著凌晨推過來的婚姻保障協議,接著,又抬頭看了凌晨一眼,只見他非常認真。

隨後,她又把那份婚姻保障協議從書桌上拿起來,盯著上面,大致掃一遍。

秦沫沫發現,這個保障協議裡面,每一條的受益人幾乎都是她,看到甲、乙方簽字處時,凌晨已簽字。

秦沫沫緊緊抿著唇瓣,想說什麼,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心裡的感覺怪怪的。

此時的凌晨似乎不是凌晨,而是她的個人律師,跟她把離婚以後的保障想得清清楚楚。

秦沫沫低聲問:「凌晨,這份保障受益的好像只有我一個人。」

凌晨卻淡然的笑著說:「雖然現在的社會說是男女平等,但是在各個方面,對女人還是很不公平,如果我們離婚,影響較大的也是你,你是弱者,所以你更需要保障。」

秦沫沫聽著凌晨的解釋,覺得好舒坦,凌晨說的太對了,女人本來就是弱者,就是需要保護。

所以,她想都沒想,就把自己的大名簽上去了,協議一共有兩份,她一份,凌晨一份。

於是,兩人的結婚協議就此達成……

秦沫沫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結婚還會簽兩份協議,好吧!她擬一份,凌晨擬一份,扯平了。

兩人簽完協議以後,凌晨鬆緩了一口氣,可是秦沫沫卻還像在做夢似的,雲里霧裡,無法恢復正常。

協議簽訂的三天以後,徐朗來看秦沫沫了,他問秦沫沫從凌夫人別墅回來以後,凌晨有什麼動靜。

當時,秦沫沫橫了凌晨一眼,因為她覺得,徐朗好像在她們家中安裝了監控器,無論她們有什麼動靜,這個傢伙准能猜中什麼。

後來,她把協議的事情告訴徐朗了,徐朗卻笑著說,還不錯,並且非常贊同秦沫沫去盛唐工作。

傍晚,凌晨回來的時候,秦沫沫跟凌晨說,自己明天就要去盛唐上班,凌晨答應了。

秦沫沫說自己只會做財務,於是凌晨讓她做了財務總監助理。

……

第二天,早上六點,凌晨迷迷糊糊睡在大床上的時候,秦沫沫早已偷偷爬起來了。

衣櫥里,秦沫沫已經換了十套服裝,從禮服到套裝,都試遍了,可也沒想清楚,今天上班穿什麼。

站在鏡子面前的她,來迴轉了幾個圈,打量著身上的這件枚紅色的連衣長裙。

秦沫沫的皮膚很白,不論穿什麼顏色,都好看,可就是因為都好看,她更眼花。

只見她緊鎖著眉頭,盯著鏡子里的自己,自言自語:財務總監助理,穿枚紅色會不會太花哨?

於是,她連忙又把裙子脫下,穿著內/衣褲,在衣櫥里翻找合適的衣服。

正在秦沫沫猶豫不決,不知穿什麼好的時候,衣櫥的門突然再次被打開,秦沫沫卻還沒有發覺。

進來的人是凌晨,他本來睡得挺好的,可是卻被衣櫥里不停傳出來的「叮叮咚咚」聲音驚醒了。

醒來的時候,他抬起手看了一下時間,還不到七點,他本來還想再繼續睡半個小時。

可是衣櫥里的聲音一直不停,還有高跟鞋的聲音來回踱步,把他的睡意擾得全無。

他閉著眼睛,伸手在旁邊搜索了一番,秦沫沫不在他的身邊。

他無奈的皺了一下眉,立即從床上爬起來,走向秦沫沫的衣櫥,拉開滑門,帶著一絲怨恨走了進去。

他倒想看看,秦沫沫一大早不睡覺,在折騰什麼?

只是,當他走進衣櫥裡面的時候,他後悔了,後悔自己不該這麼衝動,毫無頭腦的闖進來。

因為他看見秦沫沫穿著內/衣在挑選衣服,他看到她從頭到腳的皮膚都很白皙光滑。

還看到背對著他的秦沫沫腰間上有兩個窩,看見她穿得是粉黃色內/衣。

大清晨,看到這一幕,著實讓凌晨的視覺受到衝擊了,明明該轉身離開,卻愣住了腳步,無法動彈。

然而,秦沫沫完全還沉寂在挑選衣服的矛盾中,完全沒發現自己春光乍泄。

待她從衣櫥里挑了一件9分牛仔褲和白色T恤時轉身時,只見凌晨正直勾勾盯著她看。

瞬間,秦沫沫也懵了,她壓根都沒想過凌晨會偷看她。

即便她之前有過幾次勾/引凌晨,那也是有所準備的。

然而,這次她沒有任何準備。

所以,她身體本能反應的「啊」一聲大叫,緊接著就把手中的衣服扔向凌晨,罵道:「凌晨你卑鄙。」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被秦沫沫這麼一罵,凌晨回神了,手中還接住了秦沫沫扔過來的衣服。

當他再次看向秦沫沫時,那個傢伙已經鑽進衣櫥裡面,凌晨深吸一口氣,想,好像有點不好解釋。

因此,他也懶得解釋,而是面不改色的問:「秦沫沫,你一大早不睡覺,在鬧騰什麼?」

秦沫沫看著凌晨堂而皇之的模樣,覺得好像是自己太作,明明都是夫妻,她這又是做什麼呢!

於是,只見她也假裝鎮定的從衣櫥里走出來,目不斜視的看著凌晨,淡定的問:「你說我今天第一天上班穿什麼衣服好啊?」

凌晨見秦沫沫若無其事的從衣櫥里走出來,小心臟『撲通、撲通』不停加速,他真不是有心偷看她的,還有秦沫沫能不能別那麼大方,他有點難以接受。

此時,凌晨明明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卻還裝出一副從容不迫的姿態,將手中的衣服扔給秦沫沫。

說:「就這套,挺好,挺適合你。」

秦沫沫接過凌晨扔過來的衣服,淡定的穿上,凌晨見狀,趁機轉身離開。

秦沫沫看著凌晨的背影,嘟著嘴抱怨:「真是悶/騷,我主動的時候你不接受,不主動你還偷看。」

凌晨聽著秦沫沫的嘀咕,腦門直冒冷汗,他不是故意的好不好,不過,秦沫沫的身材著實很好。

早餐過後,凌晨提議載秦沫沫一起去公司,被秦沫沫拒絕了,她執意自己獨自開車去上班。

凌晨沒有強求,心想,這樣也挺好,因為兩年之後,他不會載著秦沫沫去上班。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