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11章 陷入尷尬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48:10
A+ A- 關燈 聽書

「沒有。」

「我們可以坐貨梯上去。」

貨梯里,秦沫沫看著男人,忍不住想偷笑,沒想到參加安然學長的訂婚典禮還能鬧出一段生死大逃亡的插曲。

她笑著對恩人說:「秦沫沫,謝謝你的救命之恩。」

「徐朗,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理所當然。」

兩人介紹完自己以後,秦沫沫眼睛忽然睜大,她皺眉念叨:「徐朗,好熟的名字,可惜想不起來。」

「呵呵!我的名字有那麼大眾化嗎?」

秦沫沫沒有在意徐朗的回話,仍舊在回憶,回憶自己在哪裡聽過這個名字。

片刻之後,她豁然大悟,她朝徐朗笑著說:「我記起來了,人在囧途的男主角,他叫徐朗。」

「噗嗤!」男人忍不住又笑了。

這個看上去很矜持的女孩,其實很可愛。

其實秦沫沫還在一個地方聽過徐朗的名字,堇年和凌晨的聊天中,不過秦沫沫早把這件事情忘記了。

接著,她又說:「不過你比那個徐朗帥多了。」

「那肯定。」

「臉皮真厚。」面對徐朗,秦沫沫毫無壓力。

「彼此,彼此!」徐朗說。

論臉皮,還真是彼此彼此。

————

宴會廳入口處,小米滿臉焦慮等在門口。

直到看見秦沫沫安然無恙出現在她的眼前,她才釋懷,可免不了又是一陣嘮叨。

這不能怪她,誰讓她最愛的人是秦沫沫,況且現在她還懷著身孕。

突然跟她玩失蹤,這不是跟她玩心跳嗎?於是她毫不客氣開啟了超強嘮叨模式。

「秦沫沫,我讓你好好在大門口等我,你死哪去了?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會讓人很擔心?電話是給你幹嘛的?我打了N個了,你耳朵聾了嗎?沒聽見嗎?為什麼明明說好的事情,你要中途變卦?或者是不是你嫌太無聊,跟我玩捉迷藏,秦沫沫,你要再這樣,我可把你媽叫來管你了,我管不住你了。」

小米的罵聲噼里啪啦朝秦沫沫的耳中鑽入,就像唐僧在念緊箍咒,念得她腦袋要炸了,她討好小米說:「剛才遇見突然情況了,我也是不得已!」

「不得已?不得已?你不知道給我打個電話嗎?害我都擔心死你了。」

「對不起啦!小米,是我不好,當時情況太緊急,我只顧逃命,沒聽到電話響。」

「逃命?」

「待會跟你解釋。」

……

「沫沫,電話給我。」秦沫沫見徐朗要她的電話,鬼使神差的立即掏出來,遞給他。

徐朗接過電話,把自己的號碼存進沫沫的手機中。

之後,又用沫沫的手機撥了自己的號碼,最後才把手機還給沫沫。

臉上還帶著笑容說:「以後常聯繫。」徐朗說完,就走進宴會廳裡面了。

「沫沫,你最近運氣不錯哦!這次結交的是一位雅痞帥哥!「

「呵呵,你完全想多了。」秦沫沫一邊說話,一邊把手機放進包包裡面。

心想,她與徐朗的認識,真夠戲劇話,誰說不是呢?與凌晨,更戲劇化呢!

————

宴會廳里,小米和秦沫沫剛進去,又引起一陣小小騷動。

秦沫沫本來想找個小角落藏起來,可是事與願違,身為準凌少夫人的她,無法躲藏。

「喲!這不是沫沫嗎?呀!不對,現在不能管秦沫沫叫沫沫,應該是凌少夫人,對吧!」迎面而來的是沫沫同屆同系的校友,也是沫沫的死對頭,媲美的死對頭,程櫻靈。

「呵呵,程同學,中午好!」秦沫沫冷冷的與她打了聲招呼。

她心想,她現在是凌少夫人,不能與她鬥嘴。

今時不同往日,她已經不是那個不懂事的黃毛丫頭,對於凌夫人叮囑的家規,她銘記在心。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若是觸犯了家規,輕則只是罰抄家規,重則,呵呵,跪著罰抄,她不想挨跪。

至於家規,秦沫沫覺得不難,她在外面沒啥臉好丟,身家很清白,除了家庭條件一般,沒啥好讓人指指點點。

只是,剛才的逃命算丟人嗎?好在那幾個人不知道她是誰,不然也算丟臉,想起家規,秦沫沫慶幸自己逃過一劫。

不過,碰到程櫻靈,不好打發,以往在學校,兩人相碰,總會有較量,現在,恐怕更是如此!

「喲!這要嫁入豪門,氣場果然不一樣啊!瞧這假笑,我差點以為自己認錯人了。」

「呵呵,你也知道這是假笑啊!那還不識趣點讓開,別讓我對你真拉臉。」

「凌少夫人,我聽聞這豪門,家規多著在呢!應該不會讓沒過門的兒媳婦在外面撒野吧!」

「不好意思,凌家很民主,沒有你所謂的家規。」

「秦沫沫,你現在可真能演啊!我倒要看看,你能演到什麼時候?」

「程櫻靈,你是不是忘了,旁邊還有一個唐小米。」小米見程櫻靈一副找茬的模樣,不懷好意的提醒她。

她還記得大二那年,她和這個女人干過一架,她勝出了。

「哼!唐小米!」女人冷笑瞥了她一眼,想起自己被唐小米撓得慘不忍睹,一肚子氣。

「沫沫,你來了啊?怎麼凌少爺沒陪你一起來嗎?」湊熱鬧,從來不嫌人多。

「沫沫,你不會和凌少爺鬧不開心吧!你們婚都還沒結呢!嫁入凌家還有望嗎?」

「沫沫,你該不會被拋棄了吧!看你今天穿得好寒酸。」

大夥東一句,西一句,唯恐天下不亂。

聽的沫沫醉了,原以為低調一點,能躲人耳目。

如果,她事先能預測到這個劫,一定高調到來,至少不會讓別人覺得寒酸。

「不好意思,凌晨,他今天忙,所以沒有時間陪我,我們感情很好。」沫沫的回答很官方。

一旁的小米看著沫沫淡定的姿態,忍不住偷笑。

心想,眼下的秦沫沫還真有幾分大家閨秀的模樣,應對如此尷尬的場景,可以做到面不改色,跟了凌晨一個星期,果然有所進步。

「是沒有時間,還是沒有心?」

「凌晨真的很忙。」秦沫沫解釋。

如果這些人還不放過她,她要發飆了。

凌晨來不來跟她們有什麼關係?一個個不懷好意,恨不得她裁跟斗吧!

「沫沫,你怎麼才來,我和安然還以為你不來了。」說話的是蘇梓晗,今天女主角,安然的未婚妻。

對於秦沫沫單戀安然一事,她心知肚明,心裡其實一直很顧忌秦沫沫,漂亮女人每個有男朋友的女人都不會太喜歡。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