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第110章 得意洋洋【2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0:41
A+ A- 關燈 聽書

「嗯,我馬上去把安總監叫出來。」男孩說着就轉身朝辦公室裏面跑去了。

片刻之後,安然從裏面的辦公室走出來了,他第一眼就看到了秦沫沫手中的咖啡,也猜到她想做什麼。

他無奈的笑了笑,走近秦沫沫。

秦沫沫尷尬的朝安然吐了吐舌頭,因為看他們的人確實太多了,她剛才只想着道謝,忘了自己的身份。

安然走近秦沫沫的時候,秦沫沫立即將左手單獨拎着一杯咖啡遞到安然面前,說。

「安學長,剛才謝謝你。」

「嗯!」安然嗯了一聲,微笑着接過咖啡,同時也看到了秦沫沫另一隻手拎着的牛肉粉和咖啡。

他問:「你還沒吃早餐?」

秦沫沫連忙解釋:「我吃了,這是給蕭夏買的。」

「哦!」

「那我先走了,我還要去銷售部,白白!」

「白白!」

創意部門口,安然望着秦沫沫轉身離去的背影,不禁長呼一口氣,心想,秦沫沫這凌少夫人當的真不容易,不僅要上班,還要跑腿。

他再次盯着手上的咖啡,不禁想起了蘇梓晗【安然的女朋友】說過的話。

她說,秦沫沫之所以嫁給凌晨,是因為他訂婚了,所以才迫不及待把自己嫁出去。

關於秦沫沫暗戀安然一事,安然一直都知道,但是在秦沫沫面前,他一直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因為他給不了那女孩任何她想要的東西,所以總是在遠離她。

可是看着秦沫沫生活的不容易,他忽然有點內疚,覺得她如今的狀況,他也有責任。

也許,是因為他沒有正面給過她回應,所以才讓她單戀那麼多年,讓她無法接受他訂婚的事情。

可那個傢伙從來也沒向他表白過,他想過,如果她向他表白,他一定會勸她正確面對人生,不要被任何人動搖原則,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要被他影響。

只是,現在一切都遲了,秦沫沫已經嫁給凌晨了,聽說是奉子成婚,恐怕孩子也沒了吧!

而且還要幫蕭夏買早餐,現任幫『前任』買早餐,這都哪門子事!

人總愛幻想,根據自己所看到的一點點跡象,可以幻想出一部連續劇。

此時,在安然的眼裏,秦沫沫就是悲催命苦的豪門小媳婦。

看着秦沫沫消失在過道里的背影,安然無奈的轉身,準備回自己的辦公室。

可是路卻被部門的員工堵住了,大家東一句,西一句,都在打聽他與秦沫沫的關係。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老大,你和少夫人是什麼關係啊?」

「老大,你們認識嗎?」

「老大,你和凌總也認識嗎?」

安然被這些問題攪得頭昏腦脹,只見他一邊朝辦公室走去,一邊說:「我們是校友。」

與此同時,銷售部總監辦公室里,蕭夏正翹著二郎腿在玩手機,口裏一邊還嚼著牛肉乾。

秦沫沫沒敲門就進去了,看着蕭夏那副痞里痞氣的模樣,她沒好氣的把牛肉麵和咖啡放到她桌上。

蕭夏看着氣呼呼的秦沫沫,忍不住偷樂,她就愛看秦沫沫氣呼呼的模樣,心裏痛快呀!

接着,她坐直身子,將椅子滑到辦公桌前,打開牛肉麵的碗蓋,只見面都糊了。

她不樂意了,立即把抓在手裏的蓋子扔在一旁,說:「面都糊了,還怎麼吃啊?」

秦沫沫也不生氣,看着她不以為然的說:「反正我都買了,你愛吃不吃。」

「那麻煩你出去的時候,幫我帶走,扔掉。」

秦沫沫瞥了蕭夏一眼,冷不丁的彎下腰,把牛肉麵的蓋子合上,然後打包好,說:「哎!蕭夏,你說你矯情個什麼勁?又沒有男朋友給你買早餐,有人給你買了,你還挑。」

秦沫沫絕對是故意嘲諷蕭夏的,她剛才決定給她把面送過來時,就打算要刺激她一頓。

這個傢伙不是最在乎凌晨嗎?那就秀恩愛氣死她。

「秦沫沫,你說什麼?」果不其然,蕭夏上勾了。

秦沫沫見蕭夏生氣了,忍不住偷笑,不過她很快就恢復正常接着說:「我沒有說什麼啊?我只是說我的早餐是和凌晨一塊吃的,而且他還吃了半個我吃剩的煎蛋。」

蕭夏一聽,立馬炸了,連忙從椅子上面站起來,瞪着秦沫沫問:「你讓晨哥哥吃你吃剩的東西?」

蕭夏的反映,正中秦沫沫下懷,她故意裝作無辜的說:「我沒有讓他吃呀!是他自己怕浪費。」

其實事實是,那個雞蛋本來是凌晨的,秦沫沫說自己的不夠吃,硬搶過來了。

結果搶過來又不想吃了,還把剩下的扔進凌晨的碗裏。

本來凌晨想夾出來扔掉的,但是秦沫沫又開始嘀咕,說凌晨浪費糧食,說在很多窮地方,還有很多人會餓死。

秦沫沫這麼一說,凌晨哪還下得了手扔,瞪了秦沫沫一眼,就把半個雞蛋吃完了。

不過此時正好給秦沫沫造勢,讓她藉機氣蕭夏。

蕭夏望着秦沫沫得意洋洋的小表情,氣得直咬牙,她反問:「你是不是總在家裏欺負晨哥哥?」

蕭夏問秦沫沫這話也是有原因的,因為她親自見過被罰抄家規的秦沫沫在睡覺,凌晨在幫她抄。

「凌晨願意給我欺負。」秦沫沫見自己大仇已報,拎起蕭夏辦公桌上的牛肉粉,扭著小蠻腰轉身離開了。

辦公室里,蕭夏氣得直跺腳,他視為珍寶的男人,怎麼能容秦沫沫如此欺負?

不行,她一定要想個辦法,不能讓秦沫沫這樣欺負凌晨。

從蕭夏辦公室出來的秦沫沫,想着蕭夏氣得臉煞白的模樣,忍不住大笑。

她決定,只要蕭夏以後敢欺負她,她就拿凌晨出氣。

……

「啊湫」董事長辦公室里,凌晨不禁打了一個噴嚏,他揉了揉鼻尖,莫名其妙的想到了秦沫沫。

心想,該不會是那個傢伙在罵他吧!

他抬起手腕,已經是十點半,秦沫沫已經上班兩個小時了。

他撥通張秘書電話,讓她來辦公室一趟。

片刻之後,張秘書來了,手裏還拿着一個文件袋。

凌晨問:「沫沫這兩個小時,怎麼樣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