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第111章 賢良淑德【1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0:48
A+ A- 關燈 聽書

張秘書連忙把文件袋裡的照片拿出來,擺放在凌晨面前。

她說:「少夫人早上去買了咖啡和牛肉麵,咖啡是分給財務部同事,然後給創意部的安總監送了一杯,可能是因為安總監早上幫她拎籃子的原因,後來又去給蕭總監送早餐,不過後來,那碗牛肉麵被她自己吃了,之後就回到財務室去了,一直沒有出來。」

凌晨一邊聽著張秘書的解說,一邊翻看張秘書給他的照片。

他看到安然幫秦沫沫拎籃子的照片,而且還從秦沫沫的臉上看到了一絲興奮與羞怯。

他還看到了秦沫沫給安然送咖啡的照片,她的笑容從來都很明亮照人。

可是此時,凌晨看著卻不太舒服了。

心想,秦沫沫這個傢伙,可以給蕭夏送早餐,可以給安然送咖啡,可以給財務部同事送咖啡。

怎麼就沒想到他呢?他可是老公好不好?也在這棟大樓上班好不好?

無意之間,凌晨又開始在乎秦沫沫,在乎她對誰笑,對誰好。

張秘書走後,凌晨一直無法淡定,他在懷疑自己,懷疑自己讓秦沫沫來盛唐上班是否錯了。

讓秦沫沫來上班的時候,他沒有把安然考慮進來,沒有考慮到他是秦沫沫暗戀9年的對象,沒有考慮到在盛唐,他們或許會有交集。

當時,他只想到讓秦沫沫不要與社會脫軌,讓她過一個正常女孩的生活。

有一份自己的工作,有自己的生活圈,不要僅僅只圍繞著他轉。

其實他更怕秦沫沫會喜歡他,怕兩年之後分開,她會不舍,會傷心。

所以才會安排她的生活,讓她為自己而活。

只是這會兒,他卻變得不安,這種不安他自己也說不出原因。

如果安然經常出現在秦沫沫的眼中,對他和秦沫沫的關係,其實更好。

可他偏偏卻不安了,他似乎並不想秦沫沫與安然有瓜葛。

儘管在2年之後,他與秦沫沫將不會繼續做夫妻,他仍然有這種想法。

於是,整個上午,凌晨都是心不在焉,腦子裡全部都是秦沫沫的身影,她對安然笑的天真燦爛的臉龐。

凌晨從來沒有如此不安,以前不論孟夕顏和什麼男人聊天,他都十分放心,從來沒有不安。

可是對秦沫沫,他卻不安了。

……

「咚!咚!咚!」

中午時分,凌晨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他輕輕喚了聲說:「請進!」

進來的人仍然是張秘書,凌晨抬起頭,看了她一眼,問:「沫沫有什麼情況嗎?」

此刻的凌晨,只要一看到張秘書,就會想起秦沫沫,想她是不是又在跟蕭夏較量,或者鬧出什麼事。

總而言之,秦沫沫已經在他腦海呆了一上午無法抹去。

張秘書見凌晨開口就問秦沫沫,不禁有種預感,可是她又不太敢相信那種預感。

畢竟凌晨所有的計劃她都在參與中,她想,一定是她的感覺出錯了。

凌晨向來都是很理智,他肯定只是怕秦沫沫鬧事而已。

於是,她以往常一樣的平淡語氣說:「是徐氏集團的徐公來了,他沒有來找您,而是去找少夫人了。」

聽著張秘書的彙報,凌晨深吸一口報,把手中的筆輕輕扔到桌上。

頓時,心情更不好了,看來秦沫沫上班還真是挺忙,招呼不完的客人。

張秘書見凌晨心情不好,立即補充:「徐公子本來是接少夫人出去吃飯的,少夫人沒有去,兩人去員工餐廳了。」

「嗯!我知道了。」凌晨的聲音,明顯是在壓抑自己的情緒。

他在想,如果照此發展下去,別人肯定會以為他們夫妻關係不好,不行,他不能放任秦沫沫不管。

不能讓外界覺得他們夫妻關係不好,因此,他又抬起頭,看向正準備離開的張秘書說。

「張秘書,今天我自己下去吃飯,你不用給我送過來。」

「好…好的…」張秘書被驚嚇到了,這是她有始以來,第一次聽凌晨說自己下去吃飯。

難道是為了少夫人嗎?不是,一定不是,她的溫情總裁肯定只是去看徐公子的。

……

餐廳里,秦沫沫和徐朗的出現,再次引起騷動,今天,秦沫沫在盛唐已經引起了四次騷動了。

「少夫人好!」

「少夫人好!」

「少夫人好!」

面對撲面而來的問候,秦沫沫立即化身成賢良淑德的凌家少奶奶。

臉上掛著她苦練了好久的招牌式笑容,一一向大家回應。

「中午好!」

「中午好!」

「多吃點,好好工作!」

站在秦沫沫身旁的徐朗,看著她矯情兮兮的大氣,忍不住想偷笑。

明明只是一個小丫頭片子,還學人家扮成熟,而且她今天的裝扮,像極了還在念書的大學生,與她此時的從容大方,一點都不般配。

正在秦沫沫沾沾自喜的時候,餐廳里又響了一陣另外的問候聲音。

「蕭總好!」

「蕭總好!」

蕭夏可沒秦沫沫那麼親切,穿越人群的時候,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秦沫沫,似乎她的午餐就是秦沫沫。

秦沫沫聽著蕭夏的腳步聲音,轉過身看著蕭夏,嫣然一笑,說:「蕭總好!」

蕭夏看著秦沫沫滿臉假笑,不禁想起她早上氣自己的模樣,心想,這個傢伙還扮成熟。

於是,只見她突然伸出右手,用食指點在秦沫沫的腦門上教訓:「秦沫沫,你個小屁孩,正常一點,一副老氣橫秋的模樣,跟誰學的。」

秦沫沫被蕭夏這麼一點,完全懵了,這個女人,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點她腦門,還罵她是小屁孩。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氣死了!氣死了!她一定要反擊,可是今天的她看起來就像小屁孩,怎麼拼得過一襲紅裙的蕭夏呢?

一旁,徐朗都快笑岔氣了,因為蕭夏把他想說的話和想做的事都幹了。

看著秦沫沫氣呼呼的瞪著大眼睛,真的很好笑。

正在秦沫沫委曲,想著報復蕭夏的時候,一隻大手突然揉在她的腦袋上。

秦沫沫正愁沒人撒氣,轉身準備發飆,教訓這個輕視她的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