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第113章 風度翩翩【3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1:02
A+ A- 關燈 聽書

「噗嗤!」餐桌對面,徐朗笑到噴飯了,凌晨則是滿臉冷汗。

這個秦沫沫怎麼越來越腹黑?專挑蕭夏的軟肋下手,他看着被秦沫沫氣得不會說話的蕭夏,再次揪起秦沫沫的耳朵教訓。

「秦沫沫,你吃飯能不能安靜一點?才第一天上班,就鬧得雞飛蛋打。」

秦沫沫見凌晨又揪自己的耳朵,氣極敗壞的揚起自己吃飯的筷子就是幾筷子打下去。

瞬間,凌晨的手臂上呈現出幾道紅色的苔痕,蕭夏在一旁看得心滴血,徐朗卻是繼續看戲。

此時,徐朗總算明白,什麼叫一物降一物,凌晨降蕭夏,蕭夏降孟夕顏,孟夕顏降凌晨。

可是眼前的秦沫沫好像誰都降得住,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無賴精神,很讓他佩服。

他倒想看看,兩年之後,孟夕顏回來了,她能斗得過秦沫沫嗎?

徐朗當然也知道,誰被降住,那是因為被降的那個人更在乎對方而已。

只是兩年過後,凌晨最在乎的人還是孟夕顏嗎?

徐朗打量着眼前的情形,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事情,太懸。

雖然凌晨跟秦沫沫簽了什麼婚姻保障協議。

雖然兩人答應了凌夫人,兩年之後離婚。

但是徐朗卻認為,兩年之後,凌晨想把秦沫沫當成無關緊要的人處理,恐怕很難。

然而這頓午餐,四個人在公司員工的監督下,各自把餐盤裏的東西都消滅了。

蕭夏本來是想整秦沫沫的,到最後她打的那盤肉,自己吃得最多,以至於她整個下午都躺在辦公室里懶得動彈。

秦沫沫卻因為自身十分接地氣的氣質與行為,短短的一天時間,就與財務室人員打成一片。

但是這一下午對凌晨而言,卻是最難熬的一個下午。

在他的腦海里,秦沫沫的模樣,總是揮之不去,她的笑臉、她的調皮,她的無賴!

還有他掐她的指印和打他的筷子痕迹,無時無刻都在逼迫他想起她的身影。

最後,凌晨決定,終斷秦沫沫上班的計劃,讓她好好獃在家裏當凌少奶奶。

他可不想每天都被她鬧得雞雞犬不寧

……

傍晚,凌晨下班回家的時候,秦沫沫已經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客廳里時不時還傳出她哈哈大笑的聲音。

凌晨悄悄走近她的身後,趁她笑得開心的時候,一巴掌拍在她的頭頂,問:「秦沫沫,你是不是早退先回家的?」

秦沫沫沒有理會凌晨的問話,而是扭頭就抱住他的手臂,狠狠咬了下去。

這傢伙太無法無天,在公司里的仇還沒報,又對她動手,她再坐視不管,恐怕每天都要被他欺負了。

凌晨被秦沫沫咬得倒吸一口氣,他抬起右手在她腦門上推了一把,但是並無作用。

秦沫沫見凌晨推她,咬得更用力了,凌晨見秦沫沫口下不留情,也不跟她客氣,立即揪着她軟軟的臉頰,以示回擊。

家裏的傭人看着兩人的舉動,全都直冒冷汗,桂姨更是被嚇得呆若木雞。

以前的凌晨從來都不會做這種幼稚的事情,她們家的少爺向來都是風度翩翩,是位名副其實的紳士。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但是現在的少爺,還是原來的少爺嗎?那個揪著少夫人臉頰的男人還是他的少爺嗎?

或者只是她看錯了?或者又是她出現幻覺了?

桂姨揉了揉眼睛,兩人針鋒相鬥的場景還在繼續,她連忙過去勸架。

只見他拉着凌晨的手臂說:「少爺,你這是做什麼呢?少夫人皮膚嫩,經不住你這樣揪。」

聽着桂姨的勸架,凌晨委曲了,少夫人皮膚嫩,他就不嫩嗎?何況還是秦沫沫這個傢伙先動的手。

為了表示自己是弱者,凌晨立即舉起自己的右手,向桂姨告狀:「我手上這印子都拜所賜,上次咬的牙印才剛好,這次又咬。」

桂姨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凌晨,會告狀的凌晨,20年前她就在凌家做傭人,凌晨是她看着長大的。

她剛剛認識凌晨的時候,凌晨才6歲,可她從來沒聽過凌晨告狀,這倒是新鮮事,26歲才學會『告狀』。

可凌晨畢竟是男人,秦沫沫是女孩嘛!自然是要讓著的。

於是,桂姨繼續拉着凌晨揪著秦沫沫的左手手臂說:「少爺,少夫人是女孩,你讓著一點嘛!」

凌晨說:「你看她從頭到腳,哪一點像女孩了。」

一旁,傭人聽着兩人的鬥嘴,都在偷笑,大夥都發現,凌晨和秦沫沫在一起之後,改變了不少。

好像把以前失去的童真都找回來了,以前她們的少爺雖然溫和,也常常對她們笑。

可從來沒見過他如此可愛的一面,不過還真是托少夫人的鬧騰,才讓她們看到不一樣的少爺。

然而,被揪著臉的秦沫沫見凌晨不打算放過她,氣得又加重力度咬他。

凌晨疼得悶哼一口氣,氣得加重了揪秦沫沫的力度。

在這會之前,凌晨一直都沒有用力揪秦沫沫,這會他真的用力了。

瞬間,秦沫沫疼得「啊!」一聲大叫,咬住凌晨的嘴巴很自然的鬆開了。

她紅着眼睛,捂著自己的臉,委曲兮兮瞪着凌晨,那副模樣,似乎真的受了什麼天大的委曲。

凌晨看着秦沫沫極度委曲的眉眼,立即把自己的手臂伸在她面前說:「你看,又把我手咬紫了。」

捂著臉只顧自己疼的秦沫沫,哪有那個美國心情去察看凌晨的傷勢,滿腦海都在想,怎麼報復凌晨。

凌晨見秦沫沫還捂著臉不吭聲,以為自己真把她揪得厲害了。

因此,他把自己的被咬的手臂忽略了,伸出右手挑起秦沫沫的下巴,拿開她捂在臉頰上的左手,細細觀察被自己揪過的臉蛋。

他好像下手真有點重,被他揪過的地方,很紅,似乎還透著一點點紫色。

忽然,他有點心疼,這麼美的一張臉,被他揪的通紅,着實有點殘忍。

他輕輕撫摸著秦沫沫的臉頰,不敢看她淚水還在眼眶轉悠的眼睛。

他心疼的說:「沒打算揪你這麼重的,一不小心下重手了,對不起呀!」

碰到秦沫沫以後,凌晨總是在向她道歉!

秦沫沫咬着唇瓣,瞪着凌晨,忽然從沙發上猛然跳起撲向凌晨撲住,此仇不報非君子。

【今天加更2000字,不知道有沒有人會打賞!一塊錢也好的!哈哈哈哈!請原諒作者就是這麼臉皮厚的求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