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第114章 欲哭無淚【1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1:10
A+ A- 關燈 聽書

即便她不是君子,也要報。

秦沫沫的行動來得太快,凌晨手足無措,當他回過神時,秦沫沫早已把他撲在身下。

最重要的是,她整個身體都趴在他的身上,唇瓣緊緊貼在他的唇瓣上面。

他們再一次撞吻了,凌晨腦海里飛速閃過之前每一次跟秦沫沫接吻的場景。

有意的!無意的!他已經都記不清他們究竟吻過幾次,他跟孟夕顏似乎都沒有吻得如此之多。

趴在凌晨身上的秦沫沫,豁然睜大眼睛,瞬間,滿臉通紅,她把凌晨撲倒了。

只見她立即挺直腰板,跨坐在凌晨的腰間,裝作若無其事的整理自己垂掉在眉前的散發。

凌晨看著這樣的秦沫沫,很想笑,明明都紅了臉,還故作鎮定。

他下意識伸出舌頭舔了舔被秦沫沫吻過的唇瓣。

秦沫沫見狀,立即伸出右手,用食指和拇指捏住凌晨的唇瓣,嘟著嘴巴教訓:「誰讓你舔了。」

隨後,她又拉著自己的T恤把凌晨的唇瓣擦試了一遍。

凌晨看著她多此一舉的動作,打算調。戲秦沫沫一番。

而且剛才秦沫沫拉著T恤擦他嘴巴的時候,衣服領口被拉大,他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

於是,只見他壞壞的說:「沫沫,你今天是不是墊了胸墊,胸好像變大了。」

秦沫沫聽著凌晨的話,「唰」一下,臉更紅了。

但是仍然假裝鎮定的說:「我才不會做那麼無聊的事情。」

凌晨說:「我記得你的胸明明是B,今天看上去怎麼像C。」

秦沫沫說:「我明明一直都是C好不好!」

凌晨說:「明明就是B!」

一旁,桂姨看著兩人鬧騰的模樣,聽著她們爭論的話題,羞得面紅耳刺,立即退下,順便把看戲的傭人都支開了,給這兩人騰出空間來鬧。

然而,秦沫沫仍然在糾結胸部大小的問題,只見她氣呼呼的將T恤的領口往下拉了拉,然後抓起凌晨的手點在自己的胸部上面,說。

「這是肉才軟軟的好不好,我哪有墊胸墊。」

「噗嗤!」秦沫沫的行動把凌晨逗笑了。

但是笑聲過後,他臉紅了,身體好像有種不該有的反映,糟糕,他必需把秦沫沫快點打發離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秦沫沫見凌晨笑了,才發現自己被耍,氣極敗壞的秦沫沫深吸一口氣,抱著凌晨的頭,拿自己的腦袋,毫不客氣的猛然撞下去。

秦沫沫這一撞,把凌晨撞得眼冒金星,心想,這女人怎麼這麼蠢,她自己的腦袋就不會疼嗎?

當他抬頭看向秦沫沫時,只見秦沫沫不停的在摸腦門。

看著這個樣子的秦沫沫,凌晨除了好笑,還是好笑。

秦沫沫見凌晨又笑了,又生氣了,再次捏著他的嘴巴,不讓他笑,口中還一邊質問:「今天在公司揪了我兩次耳朵,用筷子打了我一次,剛才還打了我一巴掌,還把我的臉揪紫了,這賬怎麼算?」

凌晨真的很想笑,心想,這個傢伙把他嘴巴捏住,還問他賬怎麼算,他要怎麼回答她?

「秦沫沫,你在做什麼?」正在兩人鬧騰的開心的時候,凌夫人的聲音忽然傳入他們的耳中。

而且,秦沫沫從她的聲音里能聽得出來,她在顫抖,被她氣得顫抖,因為她在欺負凌晨。

頓時,兩個人都懵了,誰也沒想到凌夫人會在這個時候過來。

凌晨的反應比秦沫沫快,他扭頭看到凌夫人的時候,連忙把秦沫沫捏在他嘴巴上的手拿開。

然後托住她的腰,把她移到旁邊的地毯上。

這時,秦沫沫恍過神了,坐在地毯上,傻傻望著凌夫人,不知該怎麼向她解釋自己欺負凌晨的事。

接著,凌晨快速從地毯上爬起來,順帶還把秦沫沫也拉了起來。

他笑臉迎迎的問:「媽,你怎麼來了?」

凌夫人怒視著秦沫沫,咬牙切齒的說:「我要是不來,怎麼能發現這個女人這樣欺負你。」

凌晨立即替秦沫沫解釋:「媽,你誤會了,我跟沫沫只是在鬧著玩。」

這會,凌夫人已經走進了客廳中間,站在凌晨旁邊,她忍著氣把秦沫沫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只見她的臉頰一邊也呈現紅色。

隨後,她又看向了凌晨,只見凌晨手臂上有一個新添的牙印。

她抓起凌晨的手臂,搖晃在秦沫沫面前,質問:「秦沫沫,這是不是你乾的好事?」

秦沫沫嚇得連忙往後退了兩步,她不敢抬頭看凌夫人,不敢回答她的問話,因為那的確是她乾的好事。

「你怎麼不說話了,剛才不是還挺帶勁嗎?」凌夫人見秦沫沫低頭不說話,更生氣。

凌晨從小到大,她都捨不得動他半根汗毛,這個秦沫沫倒好,欺負起來,一點都不含糊。

氣死了,氣死了,這個秦沫沫都快把她氣死了,關鍵的是,凌晨還幫她講話。

狐狸精,真是狐狸精,這個秦沫沫!在凌夫人心裡,秦沫沫這個狐狸精的銘牌已經是撕不掉了。

「媽!我和沫沫真的只是鬧得玩,不信,你可以問桂姨她們。」

「鬧著玩,鬧著玩都能把你傷成這樣,那不鬧著玩還得了。」

這話秦沫沫聽不下去了,她和凌晨本來就是鬧著玩,於是,只見她忽然抬頭看向凌夫人,用手指著自己的臉說:「我的臉也被凌晨揪疼了。」

……凌夫人無語!

她橫著眼睛看向凌晨,只見凌晨無奈的笑了笑,說:「媽,我們真的只是鬧著玩。」

這下,凌夫人更無語了,她兒子怎麼可以這樣玩呢?她一手培養出來的紳士怎麼變成如今這副模樣。

居然在客廳里,肆無忌憚的瘋鬧,還讓媳婦坐在他的腰間,這讓別人看著怎麼想。

凌夫人瞥了秦沫沫一眼,只見她還捂著自己的臉,似乎真的很疼。

之後,她又對秦沫沫說:「秦沫沫,你怎麼這麼沒有教養?就算是鬧著玩,你能在客廳里坐在凌晨腰間嗎?成何體統!」

秦沫沫欲哭無淚,心想,不就是和凌晨開個玩笑嗎?至於嗎?

於是她隨口反問一句:「不在客廳里,難道在卧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