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第116章 如夢初醒【3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01:25
A+ A- 關燈 聽書

聽着秦沫沫的問話,凌晨立即把手拿開,他看着秦沫沫掛在他身上的模樣,哭笑不得。

秦沫沫見凌晨害羞了,連忙盯着他的眼睛問:「對不對,你想吻我?」

凌晨見秦沫沫開始耍無賴,立即去拉她的雙手,不讓她摟着自己的脖子。

秦沫沫卻還繼續調。戲凌晨問:「對不對呀?」

「對不對呀?」

她可還記得,這個傢伙在客廳的時候也調。戲她了,笑她墊胸墊。

秦沫沫管自己此時的行為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凌晨一邊抓着秦沫沫的手,一邊說:「沫沫,別胡鬧了,摔了可別怪我。」

秦沫沫說:「別說話,吻我!」

「噗嗤!」凌晨忍不住又笑場了,這個傢伙,成天沒事盡學不好的東西。

當他再次看着秦沫沫那張小臉蛋時,那個傢伙正把嘴巴微微嘟起,閉着的眼睛還留着一條細縫在偷看他。

「噗嗤!」頓時,凌晨又笑了。

面對秦沫沫這個小萌物,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凌夫人也是如此,蕭夏也是如此,秦沫沫耍起無賴,誰都沒轍。

凌晨笑過之後,忽然托住她的腰,將她猛然放在床上,秦沫沫嚇得立即睜開眼睛。

當她睜開眼睛時,只見凌晨的臉與她近在咫尺,秦沫沫的心跳莫名加速,她剛才只是逗凌晨的。

今天的她沒打算勾。引凌晨,於是,她輕輕抬起手,點在凌晨的胸膛,把他往上面推了推。

凌晨卻盯着她的眼睛問:「不是讓我吻你嗎?」

秦沫沫傻笑着說:「呵呵!呵呵!逗你玩的啦!」

凌晨卻壞笑着說:「可是我打算認真了,怎麼辦?」

秦沫沫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凌晨,即便她曾經有幾次主動勾。引他,他也從來沒有上勾,總是拒她千里之外,今天這是怎麼了?吃錯藥了么?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秦沫沫不習慣凌晨這麼正經的跟她說話,而且還是說打算認真,惹得她不由得臉紅,把臉偏向一邊。

就在秦沫沫把臉偏向一邊的時候,凌晨偷笑了一下,可秦沫沫沒看到。

於是,凌晨故意把秦沫沫的臉撥正,問:「沫沫,你躲什麼呀?不是讓我吻你嗎?」

秦沫沫見凌晨的狀態反常,立即又把臉偏向另外一邊。

凌晨又故意她的臉撥正說:「秦沫沫,你不躲呀!」

「你不躲呀!」

「你倒是讓我吻呀!」

於是,兩人就以這種璦昧的姿式,在床上開啟了一場搖頭大戰,秦沫沫躺在床上,凌晨伏在她的身上,不停擺正她左右晃動的腦袋,讓她給自己吻。

直到秦沫沫覺得自己腦袋搖得發昏,才忍不住笑着說:「好了啦!別鬧了,我知道你在逗我的。」

凌晨第一次說認真的時候,那一剎那,秦沫沫的確當真了。

但是凌晨接下來的舉動讓她徹底明白,這隻不過是凌晨的反奸計而已。

凌晨見秦沫沫投降,也笑場了,他繼續把她的臉龐擺正,說:「你別躲呀!」

秦沫沫聽着凌晨笑場的聲音,忍不住捂著肚子哈哈大笑。

凌晨盯着身下嬌俏的美人,聽着她純真的笑聲,像著魔了一樣,眼神怎麼也挪不開。

忽然,只見他猛然捏住秦沫沫的雙齶,俯身就吻住了她的唇。

瞬間,卧室安靜了,吵鬧的說話聲停止了,秦沫沫的笑聲也停止了。

如果說屋裏還有什麼聲音,那僅僅只剩下兩人心跳的聲音。

上一秒秦沫沫還在大笑,下一秒她的唇就被凌晨吻住了,她的笑聲也戛然而止。

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目不轉睛盯着凌晨的眼晴,凌晨那傢伙卻還在享受她柔軟香甜的唇瓣。

一時之間,秦沫沫不知該用什麼言語來表達自己驚愕的心情,只是下意識的伸出雙手,摟住凌晨的脖子,輕輕閉上眼睛。

秦沫沫主動迎合凌晨的時候,親吻著秦沫沫的凌晨如夢初醒。

他的唇瓣不再像剛才那般激情,而是硬生生的貼在秦沫沫的唇瓣上,眼睛也豁然睜開,只見秦沫沫輕輕閉着眼睛,當然,這次她也沒有給自己留縫隙偷看他。

驟然之間,凌晨貼在秦沫沫唇瓣上不知如何是好,他想他一定是瘋了,才會吻秦沫沫。

一定是瘋了,他剛才一定只是把秦沫沫錯看成孟夕顏了。

凌晨在自欺欺人,今天一整天他都沒有想過孟夕顏。

今天一整天,他的腦海都只有身下的秦沫沫。

可他卻依然在騙自己,他還給自己找了一個借口,這個借口是秦沫沫太漂亮了,身為男人的他沒把持住而已。

好吧!這個借口可以成立,畢竟像秦沫沫這等大美人,不是誰都可以把持住的。

況且這個傢伙剛才還一直在對他傻笑,所以他才會鬼迷心竅。

凌晨的身下,秦沫沫見凌晨突然停止了繼續吻她的動作,她偷偷把眼睛睜開,看到凌晨在發獃。

秦沫沫不禁皺起眉頭,輕輕嘟起嘴巴,碰觸凌晨的唇瓣,提醒他請繼續。

可是凌晨卻被秦沫沫逗笑了,凌晨真的很容易被秦沫沫逗笑,無論她生氣,還是賣萌,他都會笑。

笑過之後,凌晨連忙從秦沫沫身上爬起來,捏着她的下巴說:「繼續看你的電視。」

緊接着,他又把遙控器塞回她手裏。

秦沫沫見凌晨突然不吻她的,嘴巴又撅得老高,以示她的不滿意。

只見她不情不願把電視打開,口中還嘀咕著:「好不容易有點感覺,怎麼就停了咧。」

本來凌晨還挺鬱悶的,但是被秦沫沫連續的反映逗得實在沒法鬱悶了。

他轉身抬起頭,用力點在她腦門上問:「秦沫沫,你腦袋每天都在想什麼?」

秦沫沫聽着凌晨的問話,皺起眉頭回憶自己每天在想什麼,可是她什麼也沒想起來。

所以,她很無奈的說:「啥也沒想,不過你很快就會被我搞定了。」

凌晨沒接秦沫沫的話,而是坐在她的旁邊,一本正經把話題轉移了,他說:「沫沫,你還是不去上班比較好。」

秦沫沫半眯着眼睛,緊緊抿著唇瓣,扭過頭,盯着凌晨,很嚴肅的問:「你是不是覺得我在盛唐給你丟人了?」

【今天的最後一更,弱弱的說兩個字,票票!哈哈哈哈!】作者發書都是準點定時發的,有時候系統會抽,請大家多多包涵!